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54章张狂陆家

第54章张狂陆家

    “肖庄主如果现在能够悬崖勒马,归顺于我陆家,我还能在族长面前替你美言几句,许你一世荣华,不然我陆家定将你这珍珑药庄夷为平地!”陆正元眼神阴毒的盯着肖晨,森然的语气让整个偏厅的气温都下降了几分。www.00ks.com

    “你陆家的胃口未免大的过分了些吧,一帮蠢材,也不怕磕断了那一口狗牙。”对陆正元的威胁不以为意,肖晨轻轻吹了吹茶杯,喝下一口香茶。

    “辈不识抬举,三日后我陆家家主登门造访,且看你还能猖狂几日,老夫不奉陪了!”

    一挥衣袖陆正元转身欲走,背后肖晨却悠悠道:“我有让你这老狗离开吗?”

    知道陆家已经不会放过自己,肖晨又怎会容这老家伙安然回到陆家。

    陆正元霍然转身看着肖晨,手臂一躬,竖掌防备肖晨,“想要将老夫留在此地,怕是你还没这能耐!”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肖晨足下轻,运起《行》从座椅之上直冲陆正元而去,双手直拍其胸口。

    陆正元右手虚划一圈,运起了看家本领,双手交替出掌,一片掌影如繁花绽放,且战且退却是自知内力质量不敌肖晨,准备以精巧功夫取胜。

    抽髓掌为上乘掌法,运劲吐劲皆有其独到之处,配合紫霞真气将陆正元打的节节败退。

    心中慌乱的陆正元虽然早知肖晨功力不俗但只道肖晨精通剑法和指法,于近身招式之上并不擅长,不想也厉害如斯。

    退意大生之下双眼不停做瞧右看,却是连个能够擒作人质之人都没有,只得查看退走的路线。

    肖晨蔑然一笑,过招之时最忌分心,右手断骨抽髓虚晃一招,左手悄无声息的出一指。

    一时不防之下陆正元立刻中招,大腿处出现一个手指大的血洞,观肖晨轻功也是不俗,这下却是跑到跑不掉了。

    狂啸一声,“贼卑鄙!”陆正元倏然掌势一变,变守为攻,再不吝惜真气,心里想着,纵然战后被俘也绝不能如此屈辱的束手待毙。

    有心拿陆正元练招的肖晨并未硬碰硬,抽髓掌与三阴蜈蚣爪交替使用,招式初时还有斧凿痕迹,后来越用越是顺畅,虽不能如剑招一般不着痕迹,却也不再拘泥与死板的套路。

    转眼已经过了百余招,陆正元气力有些不济,毕竟年老体衰,比不得年轻人精力旺盛。

    有心控制之下肖晨也降低了招式的威力,只为多增加对敌的经验,看出肖晨意图的陆正元更是狂怒。

    想他身为陆家二长老,纵横江湖几十载,虽没有级高手的名望,可江湖人士见了哪个不尊称一声陆长老,如今居然龙游浅滩遭虾戏,沦为一辈陪练,悲愤羞愧之下再不顾忌身体经脉的承受能力,掌力犹如潮水般涌来,突如其来的超常发挥让肖晨也被逼的一时陷入了防守。

    看出陆正元已经陷入癫狂,以肖晨的恶劣性格又怎会放过这打击敌人的绝佳机会,手上全力防御,嘴上略带讥讽的道:“哟,老狗想要咬人了,不知牙口尚还利否?”

    “竖子欺人太甚!”暴怒下的陆正元脸色涨红再不理会肖晨的进攻,宁愿生受肖晨一掌也要打他一下,这般以命博命的打法让肖晨十分不适应,守多攻少。

    肖晨嘴下不饶人继续抽空道:“老狗发飙了,哎呀呀,不知将你擒下后要不要先打掉那一口的狗牙,哦差忘了,你这个年纪怕是也没几颗牙了。”

    陆正元憋紫了老脸也不答话,只是一个劲的狂攻,那脸上的颜色却是比运起紫霞真气的肖晨还要夺目。

    待又过了三十招,陆正元掌势渐缓,一副内力不济的模样,招式之间已经是频频露出破绽。

    肖晨见不会再有什么收获也就准备将其拿下,转守为攻,三阴蜈蚣爪直抓其身体脉门。

    不到三招右手就将对方左手合谷穴捏住,内力一涌对方便右膝着地,失了抵抗之力。

    肖晨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是第一次不用一些伎俩与江湖中人正面对撞,直接比拼招式内力,能够如此顺利的克敌制胜让其十分得意。

    还未等肖晨收敛表情来一番获胜宣言,陆正元面上忽的青筋暴起,不顾经脉损伤内力反噬,右手闪电般在肖晨手腕之上。

    措手不及之下肖晨腕上如被针扎一样,慌忙松手只见一个黄豆大的血洞,鲜血直流。

    连两指阻止伤口流血后再无发现什么异常。

    委顿在地的陆正元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七窍之中鲜血直流,却是内力反噬,经脉已经乱成一锅粥。

    其气息混乱显然内伤不浅,吐出一口血,理顺了气息后却是张口大笑,状若癫狂。

    “哼,老家伙命不久矣还笑成这样,怕别人不知道你是条疯狗吗?”大意之下被这老狗所伤,肖晨阴沉着脸色语气不善,抬起右手就要毙其于掌下。

    “哈哈哈,辈果然是辈,老夫纵横江湖几十载,你以为真就没有对付你的办法了吗?嘿,中了老夫的蓝沙蛊,纵使你有通天医术也要下来给老夫陪葬!”神情中充满了阴狠恶毒,陆正元罢不待肖晨动手便准备自绝经脉。

    看出其意图的肖晨又怎容他自尽,连续几指下去已经是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觉得不放心的肖晨又将其下巴卸掉,防止他咬舌自尽。

    不理会躺在地上的陆正元,肖晨闭眼内力在体内连续游走几圈后终于在丹田底部发现了一个细之物,想必就是其所的蓝沙蛊。

    肖晨暗自悔恨,那些反派多少次是自以为是,废话太多被主角临死干掉,连番的出言侮辱,这陆正元对自己明显已是恨极,同归于尽都在所不惜,自己居然还能毫无防备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俯身在陆正元身上摸索一阵未曾找见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后,肖晨对其道:“你现在交出解药,我可以饶你性命。”

    一指解开其哑穴,却并没有将其脱臼的下巴安上,陆正元口齿不清的道:“你不是身负绝医术吗?你不是很厉害吗?有本事你自己解啊,哈哈……”

    虽然口齿不清但肖晨明显能感觉到其话语中浓浓的蔑视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