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55章我等愿求一死

第55章我等愿求一死

    一指将其哑穴再度上,肖晨叫来了隐藏在会客正殿之中的天枢和几个仆役,吩咐他们五花大绑后丢入地牢好生看管,还特意嘱咐天枢为其治伤。www.00Ks.com

    在肖晨未解决这蓝沙蛊之前,这老狗暂时还死不得。

    直接返回自己的庄主院后,肖晨运功全力驱除这所谓的蓝沙蛊,紫霞真气汹涌不绝的向其发起冲击,想要将之灭杀。

    这蓝沙蛊形如瓢虫,喙尖齿利,腹下多足,其足牢牢抠在肖晨丹田之上,静静蛰伏,如不仔细查看却是发现不得。

    肖晨用尽全力冲击,可纵使真气再爆烈,这丹田中的蓝沙蛊仍是岿然不动,时不时还抬头咬走肖晨体内一丝真气用以壮大自身。

    感觉此法不通后,肖晨将真气凝成一股股丝线直接将其包裹,拉扯其身想要将其从丹田内壁上剥离。

    肖晨用尽全力,丹田都在撕扯之下疼痛欲裂,蛊虫却是纹丝不动,知道再这样下去即使将蛊虫剥离,丹田也会破碎,肖晨只得停下运功。

    坐在床上紧紧皱着眉头,肖晨不由有些感到棘手,越是能够潜伏下来通过吸收宿主体内血肉抑或真气的蛊虫越是强大,发作起来不论其毒性还是破坏力都远超寻常蛊虫。

    肖晨此时真是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掌,明知那蛊毒陆家以蛊毒闻名,又明知那陆正元已近癫狂,居然还能没有防备中了招。

    蛊毒分为死蛊与活蛊,死蛊多是用成熟后的剧毒蛊虫碾碎成末配以各种毒yao,与寻常毒yao一样,只是毒性更烈,毒发更快,而且因为饲养蛊虫之时手法多变,毒性复杂,十分难解。

    死蛊已经了得,活蛊却更是可怕,一经进去人体,潜伏在宿主体内不断蚕食其身体壮大自身,不同的蛊虫有其不同的特性和作用,但最终都是一经爆发就再无回天之力的结果。

    虽然《药王神篇》中记载有不少的蛊毒蛊虫解法,可面对着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蛊虫,肖晨一时间也是束手无策。

    懊恼的挠了挠头,肖晨起身走向了药房,无论如何事已至此也只能想办法解决。

    由天权在一旁搭手,一连熬了七服药依然没有什么大的进展,肖晨眉目间阴沉的像要滴出水来一般。

    针灸面对丹田内的蛊虫此时没什么大用,一不心还要刺破丹田功力尽废。

    在药房地面上席地而坐,左手托着下巴,右手不断敲击膝盖,肖晨努力回想着每副药喝下后的不同反应。

    足足半个时辰后肖晨又开始了熬药,这次只有四副,每一副都是既有差别,又有其共同特。

    一直从午间研究到傍晚,依然没有什么大的进展后,肖晨只得先停了下来。

    迈步向餐厅走去,一路揉着僵硬酸困的眉头,肖晨只能期望这蛊毒发作较慢,能有足够的时间想出办法。

    食不知味的吃了一顿晚饭,饭桌上没有一人话,在座诸人均是知道今早之事,明白肖晨怕是中了对方的暗算。

    毫不知情的也只有肖晨的两个徒弟,可颇有眼力的二人看气氛不对也不敢出言胡乱话。

    “公子,不知,不知天枢可能为你分忧。”天枢看着肖晨紧皱的眉头心如刀绞,实在不忍肖晨什么事都自己扛着。

    吃完后正准备回房继续思考的肖晨听到天枢话,虽然并未听清内容但其面上的表情已经将意思直接传递给了肖晨。

    环顾一圈看到众人都是一副担心的表情后,肖晨轻笑一声,装出一副轻松的模样道:“大家不用担心,只是一问题而已,很快就会解决的。”

    虽然言语肯定,但肖晨的话恐怕除了少不更事的石之轩和石青璇,怕是再没有人相信。

    看着天枢,恍然想起陆家威胁仍在的肖晨旋即张口吩咐道:“天枢,给我拿笔墨纸砚,二柱,你现在连夜赶往城中药店将所有人员和贵重物品都撤回来。”

    二柱应了一声当即起身出了餐厅,半犹豫都没有,骑着快马直奔横公城而去。

    天枢取来笔墨纸砚,肖晨也不让众人回避,直接在纸上写了起来:

    素闻林州陆家雄霸一方,声威赫赫,陆家家主更是雄才伟略英明神武,在下往日坐进观天自以为陆家威名不过江湖传言,今日得见陆家长老,方知所言不虚,心中仰慕……珍珑药庄卑微之地,承蒙家主青睐,肖某愿献上《珍珑药典》率一庄老少归附陆家,当牛做马,任凭差遣……肖晨拜上。

    落笔放置于案几之上,肖晨尚未开口,就听天枢急声道:“公子,你今日已将那陆家长老伤成那般模样,陆家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如若公子是担心我等才委曲求全,天枢但求一死也不愿拖累公子。”

    “我等愿求一死!”

    能够陪肖晨在这厅中就餐的除了两个徒弟,只有七女和七个选拔上来的弟子,皆是肖晨心腹。

    肖晨外表爽朗亲近平时也没有架子,但众人都了解其内里是一个极端骄傲之人,断不会为了其自身安危而受此折辱,不然也不会有大河派之事。

    古语有云“主辱臣死”,一方面几人内心早已认可肖晨,一方面也感念肖晨恩情,却是不愿肖晨因为自己等人而屈尊受辱。

    徒弟石之轩拉着青璇跪在地上,郑重的向着肖晨磕个头,道:“师尊待我兄妹如生父,徒儿愿一死以报师恩。”

    丫头青璇抬着头两眼泪汪汪的望着肖晨,“丝父,青璇又连累您了吗?”语气中的难过让闻者心酸。

    肖晨一拍额头,慌忙走上前将二拉起,环视了一圈众人后道:“我你们要不要搞的这么煽情,那封信只是缓兵之计而已,我自身修炼出了一些问题,需要一些时间解决,陆家对我而言,只要你们稍微配合一下根本不存在什么威胁。”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后同声道:“愿为庄主(公子)效死力!”

    挠了挠头,暂时放下蛊虫困扰的肖晨感动之余,越来越觉得自己有像什么教什么教的头头了,这才几个月时间就让这么多人为自己甘愿赴死,还一副大义凛然无所畏惧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