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56章百里人屠

第56章百里人屠

    一早肖晨就派遣默风将昨夜写好的书信前往文鳐城递与陆家,言自己正在陆长老陪同下誊写《珍珑药典》,待誊写完后率领家眷一起登门前来听候调遣。www.00Ks.com

    这默风正是七个选吧上来的弟子中的一人,灵活机变办事牢靠,却是此行的最佳人选。

    肖晨昨夜思考一宿后虽还没有这蛊虫的解药,但也根据大多数蛊虫的习性,配出了一种能让蛊虫进入休眠,避免其继续成长的丹药。

    蛊虫从昨日进入肖晨体内至今也才一天时间,体型却直接翻了一倍,对内力的吸收能力也愈见凶残。

    这丹药虽不能彻底解决此祸,但好歹让肖晨在这关键时刻多了些应对的时间。

    肖晨心里清楚,陆家刚开始能够容忍珍珑药庄的建立无非两,一是觉得珍珑药庄对他们的利益并无影响,横公城偏僻没多大油水,二是顾若海的存在让其多少有些顾忌。

    现在珍珑药庄不止卖药,更是卖各种毒yao毒物,严重影响到了陆家每月的收益,而且有确切消息珍珑药庄的保护伞顾若海已经返回夏国,凶多吉少。

    珍珑药庄这两个月的收入堪称恐怖,大部分想要购买所需东西的人都蜂拥而至,陆家家族庞大,收益的减少虽然不至于让其伤筋动骨,却是无法让其忍受,加上财帛动人心,珍珑药庄出产的伤药利润惊人,他们怎会任珍珑药庄继续发展。

    此次陆家长老上门,口气猖狂,嚣张跋扈,丝毫不把肖晨放在眼中,窥一斑而知全豹,陆家这是胜券在握视肖晨于无物。

    自知两者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肖晨从未想过退让,江湖从来都是拳头大的了算,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自古如此。

    既然已经有势力冒头想要一口吃掉珍珑药庄,肖晨就要让那些心怀不轨的势力看看,陆家是怎么崩掉一口狗牙的!

    派默风送去的信虽然疑不少,可是上面既有肖晨的庄主印章又有从陆正元身上搜出的名章,就算陆家有所怀疑也不会太快上门,即使其发现事情不对后,肖晨也有后招。

    一天时间,肖晨将横公城的所有人员物资全部撤回了山庄,城里的药店直接暂停了营业,对外声称药店有新的人员变动。

    两天后前往陆家的默风回来了,带回了最新的消息,陆家家主听闻肖晨主动投效大感快慰,声称许诺肖晨陆家客卿长老一职,并要肖晨于十日之内携《珍珑药典》前往陆家觐见,不得延误。

    暗笑一声陆家之人无脑,肖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时间上足够了,这帮蠢材居然妄想吞并珍珑药庄的产业,真以为“百毒公子”只会用毒不成?

    三天后在外采购药材货物等人员也全部都召回了山庄,跟着肖晨的人,每一个肖晨都不会在这种即将开战的时候让其独自在外,那是对手下之人的不负责。

    要与陆家开战的消息肖晨并未告诉普通的家丁和仆役,并不是不相信他们,而是陆家在横公城和文鳐城积威已久,出来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而已。

    七个弟子和二柱被肖晨集中起来,进行了一些简单的部署和安排,至于天枢七女肖晨本没有进行安排,但在天枢的恳求之下也只好答应由天枢和天权随行。

    待到第七日之时,陆家就已发现了事情不对劲,一般投效之人唯恐主上怪罪,都会提前到来,这珍珑药庄未免太过悠哉了一些。

    “庄主,庄外有两位陆家长老求见。”

    仆役的禀报之声叫醒了正在亭中出神的肖晨。

    “已经等不及了么?”肖晨呐呐自语,扭头对着仆役道:“带到会客厅,好生款待。”

    “是。”

    仆役扭头而去,肖晨在天枢帮助下换了一身衣服后向径直走向了会客厅。

    “肖某不知二位贵客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赎罪。”肖晨刚进得厅中大门就对着客座上的两位躬身行了一礼,言语尊敬姿态放的极低。

    在座两人对视一眼后,由其中年轻一位率先站起,对着肖晨拱手道:“肖庄主有礼了,在下楚正虹,这位是陆家大长老陆正平。”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金燕子’楚长老和‘百里人屠’陆长老,失敬失敬。”着肖晨再次躬身一礼。

    楚正虹忙一伸手将肖晨扶起,“肖庄主言重了,区区薄名怎担得肖庄主如此大礼。”

    “楚长老客气了,以后大家同殿为臣,称呼我肖兄即可。”

    两人寒暄不止却让坐上的陆正平心中不快,“子,为何来了如此之久还不见我那二弟!”

    肖晨心中一紧,面上却露出了为难之色,神色间有几分犹豫不决,“回大长老的话,二长老正在……正在……”

    “有话快!”见肖晨半天不出缘故,陆正平脸上厉色毕现,浑身杀气暴涨。

    听其外号‘百里人屠’就知道这陆正平年轻时怕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早年所杀之人不在少数,其杀气之浓烈肖晨前所未见。

    心中对这陆家老货的嚣张气焰不屑一顾,面上却装作露出一副惶恐模样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吞吞吐吐的道:“大长老,二长老正在,正在帮在下斧正《珍珑药典》。”

    肖晨这斧正一词用的极为巧妙,言语中隐隐透露出两边不敢得罪的感觉。

    陆正平闻言脸上怒色更甚,这肖晨一副胆怕事模样,谅他也不敢欺骗自己,那二弟什么德行,身为大哥的陆正平再清楚不过,分明是见猎心喜,未经家族同意要先行学会那《珍珑药典》。

    一掌将茶几拍的粉碎,怒不可遏的道:“前面带路!”

    肖晨唯唯诺诺应下扭头走出了客厅向着客房走去。

    家丑不可外扬,那楚正虹虽然也是陆家长老,可自知终归是外人,并未随陆正平一起前往,只是行了一礼后在客厅等待。

    “大长老,就是这里。”肖晨在距房门处两米远处停了下来,躬身对着陆正平行礼,低着头装作不敢抬起,悄然运起了紫霞真气。

    “混账东西!”陆正平上前运足真气一掌拍向房门,心中对这个二弟失望之极。

    肖晨瞅准机会,在这一掌半展未展将要命中已经无力变招之际快速出三指,在蓄势已久的紫霞真气推动下,三指快若奔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