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57章成擒

第57章成擒

    三指尚未临身之际陆正平便已有所觉,强行扭转身躯,躲开了穴道要害,但三道指劲依旧打进了其身体,其面上忽的潮红如血。wWw.00ks.com

    肖晨见《一阳指书》竟然失效不敢犹豫当即和身扑上,一掌向其背脊打去。

    到底还是瞧了这种混迹江湖的老手,其不管是灵觉还是反应速度都远远强于陆正元,怕是距离练液成罡也是不远。

    硬扛了肖晨一掌后,陆正平借其掌力狼狈后退,避开了后续招式,吐出了一口鲜血后眼神狠毒的看着肖晨,“嘿,贼胆量不,居然敢暗算老夫,当真不怕我陆家灭你满门吗?”

    “老狗不要想拖延时间了,本庄主没你想的那么蠢。”在陆家人身上吃过一次亏的肖晨怎会给陆正平喘息的机会,脚下一措双掌又向其攻去。

    “贼子尔敢!”一声爆喝传遍整个山庄,一计不成,陆正平明显想叫来客厅的楚正虹支援。

    肖晨见状攻势更是迅猛了几分,双掌不断拍向其周身要穴,一副以命博命的打法,如果被陆正平和楚正虹两头夹击,结果怕是不太妙。

    陆正平爪影漫天,将肖晨的攻击尽数挡下,专心防守,一反击的打算都没有。

    刚才的三指肖晨虽然用的是柔和指力,而且并未命中穴道,但异种真气被打入经脉,必要需要分出一部分真气来约束,不然任其在体内爆发,必将造成严重后果。

    肖晨有心速战速决,见老鬼防守严密,虽然年纪不,但是手上功夫依旧硬朗,当下顾不得吝惜真气,脸上紫光更显。

    这时楚正虹恰好飘然立在了院墙之上,短短不足半分钟就来到了战场,但其却并未着急动手,而是双手抱胸静立,不知何意。

    “贼,我那二弟蓝沙蛊的滋味如何?”陆正平见肖晨招式之间有所放松,出了一句让肖晨错愕的话。

    肖晨闻言停下了即将挥出的手掌,一瞬间脑中思考了无数可能,淡淡开口道:“毒性不烈,爆发太慢,一无是处。”

    “贼口气倒是不,既然一无是处,为何我的探蛊虫会有反应?身中蛊毒还大言不惭。”脸上露出讥讽之色,陆正平趁机抚平着体内真气的躁动,想要将异种真气排出体外。

    楚正虹这时也一个闪身立于肖晨身后,露出了两面夹击的姿态。

    肖晨神色淡然,不慌不忙道:“若不如此,如何取信于你这老狗。”

    看楚正虹的反应,肖晨想起了传言中陆家以蛊虫控制外门长老之,本以为谣传,今日一见似乎还真有这种可能。

    “楚兄,如果你助我摆平陆家,我会为你解去身上蛊虫,从此不再受制于人。”防备着在原地暗自调息的陆正平,肖晨语气诚恳的向楚正虹发出邀请。

    楚正虹直视着肖晨的双眼,并未着急动手,反而像是在判断肖晨所言是否可信。

    肖晨见此心里更是肯定了传言的真实性,“楚兄,我的医术想必你有所耳闻,这里有两粒丹药,是我用来压制这蛊虫的,虽不能证明我能拔除你的蛊虫,可也能证明那蛊虫并无什么威胁。”拿出两粒自己配置的丹药,直接张口服下一颗,又扔给了楚正虹一颗。

    陆正平脸露焦急,那楚正虹江湖人称“金燕子”可知其轻功非凡,如果肖晨的丹药有效,对其来绝对是灭之灾。

    吃了有效,那对楚正虹来就有了重返自由的希望,即使肖晨不能拔除蛊虫,最多也就是换了个东家,没有效果也不存在任何的坏处,大不了先配合肖晨击杀自己再回到家族,声称是受肖晨暗算,这种百利而无一害的事谁都会去做。

    看楚正虹面露犹豫,陆正平当即一掌向肖晨攻去,口中还高声呵斥道:“楚长老,别忘了你还有家眷在我陆家!可别做出那悔恨终身之事!”

    反身与陆正平对了一掌,肖晨借力闪出二人夹击,哧笑道:“陆大长老何必急着要与肖某为难?只是一颗丹药而已,不若看看楚兄吃了后会帮谁岂不更好?”

    完肖晨也不再话,紫霞真气狂涌,脸上乃至双手都发出莹莹紫光,《一阳指书》轰然全力而发,雄浑指力直奔陆正平周身。

    刚才不敢用这压箱底的功夫,无非就是怕楚正虹来后自己无法应付,现在楚正虹虽然还没有答应,可这一犹豫也基本等于上了肖晨的贼船。

    楚正虹不敢动手,只要肖晨有那么一拔除蛊毒希望,他就不敢动手。

    不知多少次夜深人静之时,楚正虹梦到违逆陆家,七窍流血生不如死。

    没有被前后夹击的危险后,肖晨放开了手脚,指劲带起阵阵破风的尖啸声,已是六品的《一阳指书》快如疾风,陆正平不得不在掌上附着更多的内力,即使如此也只是堪堪挡下。

    指劲覆盖周身,如若躲避,接踵而至的指劲定然会命中,陆正平只能硬碰硬的接下无暇他顾,只期盼此功消耗巨大肖晨能够先一步内力不济。

    在导气通脉后期之时,肖晨内力就堪比练气成液后期,练气成液后,超越了一个大境界的内力更是强横无比,虽然不比练液成罡的精纯厚重,但《紫霞秘籍》的诸多法门却让其威力倍增,不输于练液成罡初期。

    不到二十指,陆正平就有些抵挡不住,勉力又抗衡了几指,肩上就被指劲贯穿。

    恍若收到信号一般,指劲接连打穿了其两边肩膀和四肢,残留在体内的指劲受同源真气牵引也轰然爆发。

    陆正平单膝跪地,左手撑着身体固执的想要站起,眼神中深不见底的恨意让肖晨不禁打了个寒颤,曾打蛇不死反被其咬的经历还历历在目正准备补上一指,陆正平却再也支撑不住仰面躺倒在地,任凭鲜血直流。

    肖晨在其身外一丈处还觉不放心,直接指劲外放了其周身穴道才算作罢。

    一直没有动静的楚正虹此时方才道:“你有把握吗?”

    一语双关的话让肖晨愣了一下,接着就轻笑出声,“楚兄多虑了,肖某从不做那没有把握的事,我可是惜命的很。”

    楚正虹不再犹豫,直接吞下了手中丹药,一经入腹药力滚滚而至,丹田处的蛊虫再不活跃,直接进入了休眠。

    面露震惊之色,楚正虹的眼神看的肖晨心底发毛,眼底深处的悸动与渴望像一团炽热的火焰,让人不敢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