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66章我不要来生

第66章我不要来生

    “公子,来了么?”已经几近崩溃的天枢呐呐自语,眼神中爆发的光彩让所有人身体一震,“公子!公子回来就我们啦!大家随我冲出去!”

    天枢一马当先向着大殿正门冲去,熊熊燃烧的火光也不能阻挡她一往无前的身形。Www.00kS.cOm

    “冲啊!”身后的众人紧跟着天枢的脚步,向门口冲去。

    几女手中尚有六个含沙射影,在冲出大殿的一瞬间,就已经瞄准了陆家弟子。

    “天枢!”肖晨剑光一涨,以伤势姿态硬拼五个练气成液后期,剑光犹如匹练,羚羊挂角般不着痕迹从腋下回刺杀掉一人后,身形一动运起《行》想要向天枢飞去。

    一幽寒的星光如黑夜中乍亮的灯光,让刚准备动身肖晨寒毛直竖,危险!

    脚下急速向后退去,肖晨放低身形《柔云剑法》中的一招“云淡风轻”勃然而发,剑光一拢将背后四人刀剑一束,紧接着一招“柔云无常”身形旋转升空而起,躲开了那一寒光。

    直至此时肖晨方才看清那是一柄极细的昆仑刺,与峨嵋刺不同,昆仑刺更细,更也更隐蔽,一般用于暗杀。

    一击不中,影一在人群中几闪就消失无踪,让肖晨寻之不见。

    本来已经脱离几个人包围的肖晨又重新被四人围上,一时半刻却是脱身不得。

    身上只剩两个含沙射影,肖晨心中急切也是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强势挥剑一个旋转将四人逼开,手中一闪两个含沙射影已经赫然在握。

    顺着旋转之力按动机簧,银针怒发,瞬间已经将重新扑上来的四人扎成了刺猬,死的不能再死。

    一边的二柱对上了影二,凭借着有攻无守的刀法,势大力强的刀招,虽然仅有通脉后期可也将对方打的节节败退,获胜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陆家此时除了那隐藏在暗处的影一已经没有了练气成液的人物,肖晨飞起向着天枢奔去,在貂儿的帮助下,从火海中出来的人虽然面对陆家子弟身形有些狼狈,可是也无大碍。

    天枢看到远处肖晨向自己奔来,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轻松笑意,只要有公子在,所有的危险和困难都能度过。

    那笑容如初雪消融,乍寒还暖,给血色的广场上增添了一抹如阳光般的温柔。

    一寒星从天枢胸前透体而出,天枢的表情还停留在见到肖晨的开心,那样的温柔让人不禁想要拥入怀中疼惜时间仿佛已经定格在了刹那。

    身穿斗篷的影一从天枢逐渐软倒的身躯后露了出来,抽出已刺入天枢身体的昆仑刺,嘴角的残忍笑意似乎是对肖晨的嘲讽和讥笑。

    肖晨能够毁了陆家,影一能做的不多,即使死亡,也要让肖晨失去最宝贵的东西,最疼爱的人。

    “不……!”肖晨的瞳孔瞬间放大,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整个大地似乎都在颤抖,胸中的怒气犹如山洪暴发。

    身上徒然紫气横生,须发皆张,头上的发簪被爆发的真气崩散,真气缭绕仿佛置身于紫色烟霞之中,脚下生出练液成罡才能发出的先天罡气,速度徒然提升了不止一筹。

    剑光暴涨,紫色罡气犹如漫天云霞,化作罡气剑网如迅雷闪电直逼影一周身。

    危机当前影一却张开双臂,毫无所惧,全身上下没有一防备,任由紫色罡气透体而过,霎时殒命。

    从紫色罡气离体之时,影一就知道肖晨使用了秘法强行提升境界,自知绝不可能挡下这一击也就索性放弃了抵抗,只是心中暗叹一声可惜,可惜没有多杀几个,让那肖晨痛不欲生,可惜……家主,影一尽忠了。

    使用秘法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强行提升一个大境界的秘法,使用出来强横一时,付出的代价和留下的隐患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影一死的安然,脸上甚至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表情,能够让肖晨付出代价,对其来足够了,即使死去也能够面对陆正兴。

    这秘法是《紫霞秘籍》中所记载的秘法,有违道家一惯中正平和之力,这秘法能强行于任督二脉与十二正经之间贯通一道桥梁,练气成液一跃成为练气成罡,即便是练气成罡高手用来也会战力翻倍提升。

    得到此功之时肖晨就曾猜测过,这秘法的来历,宋时蒙古入侵,全真教被灭,广宁子郝大通有感武功低微无力守护道统,特意创此秘法。

    这秘法强行提升境界之后,真气不尽,秘法不消,却是有损根基,轻者功力倒退,重者根基尽毁从此再不能习武。

    《笑傲江湖》中岳不群的性子是断然不会动用此法的,以致这门秘法不为外人所知。

    肖晨双膝跪地,一把抱住已经倒地的天枢,口中急切的呼唤着,“天枢,天枢!”

    微笑着看着肖晨,颤抖着抬起手轻抚肖晨的脸庞,天枢气若游丝,“公子,以后天枢不能侍候在你身边了,真的好可惜,天枢还想看看能被公子钟爱的夫人是什么样子,天枢好想……”

    肖晨脸上的泪滴被轻柔的拭去,他读懂了,天枢的笑容是恨不相逢未嫁时的哀怨,是有幸相遇的安逸,是那丝丝缕缕的情意化作雾霭云霞填满肖晨的心扉。

    “若有来生,天枢好想嫁给公子,哪怕,哪怕是一妾室也好……”虚弱的天枢已经再没有话的力气,眼眸中的神光似乎要将这世界照亮。

    “我不要来生!我不要!有办法!还有办法的!”肖晨陷入癫狂,状若疯魔。

    双手向上一抛,天枢横空而起,双手或或戳或堵或疏,指力纵横,医指第一次被其不顾一切的施展出来。

    续接心脉,用指力堵住被洞穿的心脏,强行逼出已经在体内四处流窜的血液,逆天改命!

    一堵一疏,让空中的天枢猛然吐出一口鲜血,体内的淤血被排除,肖晨的指力直接堵住了心脏缺口,在紫霞真气曲直如意随心而动的特性之下,以真气为丝线,强行缝补心脏裂口。

    脚下一个踉跄,肖晨却是真气严重告罄,双目血泪幕然而出,唇间已是咬出了血痕。

    真气虽然已经将伤口缝补好,可如果被当做丝线的真气没有后继之源,一旦耗尽,伤口崩裂之下天枢殒命终是无可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