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69章可曾后悔

第69章可曾后悔

    这段时日肖晨功力大退,本源受损之下甚至只相当于导气通脉初期,经脉脆弱到一运功就会疼痛不止,无奈之下只能专心疗养身体。wWw.00ks.com

    “肖兄可曾后悔?”乐子岩看着肖晨十分不解。

    对江湖中人来,本源受损不是事,很有可能终身都不得寸进,即使是恢复当初功力,想要更进一步也是难如登天。

    易地而处,乐子岩想过不知多少次,为了一个女子,就算这个人是摇光,自己是否能够像肖晨一样不计后果的施为。

    “乐兄身在豪门,人情练达,才情四溢,却是少有体会这江湖中最平凡也是最真挚的情意。”肖晨轻轻拨动着琴弦,思绪随风而舞。

    “我很就没了亲人,对我来,亲情宝贵到让我觉得是一种奢望……在锦州之时,有王大娘一直照顾我,二柱是我仅有的兄弟,后来我碰到了范玥怡……”

    慢慢的讲述着一路走来的艰辛和无措,从大河派,到泽水城,认识了顾家兄弟,生死与共一步步成立山庄。

    “乐兄,我的朋友不多,对我来每一个都弥足珍贵,不论失去了谁我都会痛苦万分……”

    肖晨讲的投入,乐子岩听得认真,仿佛经历那些故事的人变成了自己,感受到了每一次激动,每一次开心,每一次悲恸。

    我的朋友不多,每一个都弥足珍贵……乐子岩扪心自问,自己的朋友多吗?多!多到遍布天下,可那些人真的是纯粹的朋友吗?

    数来数去,乐子岩发现似乎并没有一个人是单纯的朋友,每一个人都勾挂着利益,伴随着得失。

    甚至此次前来救援肖晨,一是为了摇光,二又何尝不是抱着将之收入紫莲道的想法,朋友这个词对自己来,好像沉重的有些负担不起。

    “肖兄,其实我很羡慕你,能够有生死相交的朋友。”乐子岩手中的折扇失去了往日的灵动,脸上有些淡淡的失落。

    谁会不想拥有几个刎颈之交,谁会愿意不论做何事都勾挂着门派利益,他是紫莲道传人,肩负着振兴宗门的重任。

    有得就有失,坐上了无数人羡慕的宝座,自然要抛弃一些常人所拥有的东西。

    “乐兄,如果摇光嫁给你,你给她什么样的位置。”肖晨的话让乐子岩有些发懵,这思维跳跃的也太快了。

    低着头思考了许久。

    “妾。”一个字艰难的了出来,乐子岩眼中满是无奈,连婚姻都不能自主决定,这是身为一个男人的悲哀。

    “肖兄,我很喜欢她,从未有过的喜欢,离开山庄后不知道多少次想着她的音容笑貌入睡。”似乎想到什么美好的事情,乐子岩的脸上露出了如春风和煦的笑容。

    “刚才我一直在想,如果摇光危难,我是否能像肖兄对待天枢一般不计后果的舍命相救……直到肖兄问我能给她什么位置。”顿了一顿,缓缓捂住了心口的位置,“刚才这里真的很痛。”

    乐子岩没有继续下去,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表明了结果,离开了才知道爱不爱,失去了才知道悔不悔,事不临身又如何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妻室已经定下了吗?”肖晨问道。

    “孑然一身,哪有什么亲事。”乐子岩摇了摇头,努力想将脑海中的不适感甩去。

    “乐兄,咱们两人打个赌如何?”肖晨话锋一转。

    “哦?肖兄有此雅兴自当奉陪,只是赌什么?”恢复潇洒气度的乐子岩问道。

    肖晨狡黠一笑,“三年内,如若我能让令师尊出让你娶摇光为正妻的话,不过前提是这三年内你不能娶妻。”

    “哈哈哈哈,肖兄打的好算盘,却不知我那师尊是如何执拗一个人,想要让其出这句话,难如登天。”乐子岩开口大笑声音中带着几分苦涩。

    “莫不是乐兄不敢赌?”

    典型的激将法使出,乐子岩却并未回避,“既是打赌,当有赌注,只是不知肖兄的赌注是什么?”

    洒然一笑,乐子岩让肖晨提出赌注,自信只要是肖晨拿的出的东西,怕是对其来不过是九牛一毛。

    “逍遥派传承功法,圣级上品《天山六阳掌》如何?”肖晨一开口就将本来自信满满的乐子岩震了一震。

    圣级上品掌法!虽不知逍遥派是何门派,但光是品阶就足以让人咂舌。

    “啧啧,圣级上品武技,难道肖兄不怕我杀人越货吗?”压下心中的震惊,乐子岩开口直言。

    “我肖晨朋友不多,但每一个都信得过。”轻轻押了口茶,肖晨不为所动。

    “哈哈哈,好,肖兄信得过乐某,乐某自然会替肖兄保密,不过这赌注,我还真就不敢应下。”乐子岩苦笑了一下,心中不由想到怕是这前半辈子苦笑的次数加起来都没有和肖晨聊天这短短时间里来的多。

    《紫莲圣法》是一部囊括了内功、外功、轻功的绝秘籍,可惜紫莲道除此之外却是再没有拿得出手的圣级功法了。

    肖晨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左手伸出一根手指,直视着乐子岩开口道:“我要的不多哦,十万两。”

    “十万两是不是太过儿戏了一些?这价值可是相去甚远。”

    “我的是黄金。”撇了撇嘴,肖晨强调了一声。

    乐子岩扶住额头,对肖晨这爱财如命的性格实在无奈,一两金子能换一百两银子,十万两金子,相当于一千万两白银,即使对于紫莲道这样的庞然大物,也不是一笔数目了,可惜与那圣级武技相比,依旧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直接将肖晨的话当成了见自己心情不佳,逗自己开心的玩笑,满含笑意轻轻摇了摇头,乐子岩开口回应道:“肖兄,且不你有无这圣级武技,但要是师尊知道这事,不强夺,怕也会立刻命令我另娶一人,赢了这赌注,到那时我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哈哈哈哈,那可是我为摇光准备的嫁妆,谁娶谁得。”肖晨开玩笑似的出了这句话,两人畅快的在花园亭中相视而笑。

    乐子岩放下心中包袱,心中感慨能够结交肖晨这样的朋友是如此让人心情愉悦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