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70章《化功大法》

第70章《化功大法》

    这段时间却是出了一件让肖晨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之事。Www.00kS.cOm

    蛊虫爆发了,并不是早时陆正元的蛊虫,而是后来陆正兴在他身上下的蛊虫。

    二十天,仅仅只是二十天的功夫,这只蛊虫就已经习惯了自己所配置的丹药,丹药的药力甚至成了其生长的养分,肆意吞食着肖晨体内刚刚修炼出的一些内力。

    试尽了自己所知的一切办法,肖晨也仅仅又压制了它八天。

    从第九天开始,这只蛊虫疯狂吞食肖晨的内力,体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因为其所处的特殊位置,让肖晨束手无策。

    能够治疗蛊虫的医典药典不少,但这蛊虫明显是陆正兴自己培育的这个世界的蛊虫。

    医典上不可能有记载现成的解法,兑换后也仅仅是多学些手段而已。

    《子午针灸经》就有对付蛊毒之法,可惜丹田为人体气海受,与经脉不同,它受不的一破损。

    这蛊虫哪怕是跑在心脏,肖晨都有办法,唯独这丹田是棘手异常,陆家的威名当着不是空穴来风。

    第十天一早肖晨刚从梦中醒来,就像感觉丹田不适,调息一看,直接骇的目瞪口呆。

    那是密密麻麻无数的虫卵,密布肖晨的整个丹田,陆正元的蛊虫也在其影响下复苏,慢慢吸食肖晨的真气。

    肖晨立刻盘膝而起,这凶残的蛊虫一旦没有了内力的供应,直接就会在体内啃食丹田内壁,一但将丹田咬穿,内力溃散怕是治得了蛊虫,肖晨也成了废人。

    克制蛊虫之法不少,肖晨知道的就有很多,《易筋经》、通犀地龙丸、天心解毒丹、莽牯朱蛤……

    可惜没有一样是现阶段可以购买的,即便是最次的天心解毒丹也要肖晨进阶练液成罡才行。

    来奇怪,肖晨的武功境界虽然被打落的不像话,可系统的可购买物品却没有变化,肖晨想到两种可能,一是系统觉得境界还在,二是系统一但解锁就不会再限制。

    不管是哪一种猜测,这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因为当下了兑换的物品中,就有一样可以解决肖晨此时的麻烦。

    《化功**》,聚天下奇毒剧毒之物修炼,任何毒物,只要碰到这化功内力,立马被化成内力养分,要知道这门奇功就是依靠毒物修炼的。

    这门功法是从逍遥派北冥神功的基础上演化而来的邪功,只得其形,不得其神。

    修炼时要将毒蛇毒虫的毒质涂在手掌之上或直接吸入体内,若是七日没有新毒,不但功力减退,而且体内蕴积了数十年的毒质不得新毒克制,就会渐渐发作,为祸之烈,实是难以形容。

    化功、化功,顾名思义只能化去敌人内力,比之《北冥神功》能吸他人内力运用于己身的妙用差之远矣,连那《吸星**》都比不上。

    虽然弊端甚多可这也是当下能够解决肖晨身上蛊虫的最好方法,无法之下不得不修习,总不能任由蛊虫发作。

    自恃医术还算可以的肖晨这次碰到这奇门蛊虫也是倒了霉,一般的蛊虫,凭借肖晨的医术,研究一段时间特性,早晚都能破去。

    肖晨哀叹,星宿派啊星宿派,丁春秋啊丁春秋,咱是什么时候结下的这不解之缘,从《星宿毒经》开始,就在成为下一个星宿老怪的路上越走越远~

    虽然对这《化功da法》百般的不满意,可如此多的弊端还能够位列地级上品与《紫霞秘籍》同阶足见化功**的神奇。

    修成《化功**》之后,与人对敌掌中所蓄毒质会随着内劲直送过去,剧毒传入人体之内,受者手脚麻痹,经脉受损,内力无法使出,中掌者或沾剧毒,或内力于顷刻间化尽,或当场立毙,或哀号数月方死,全由施法随心所欲,端的是神妙异常,也恶毒异常。

    想到以后凭此功闯荡江湖肖晨心肝都颤了两颤,“百毒公子”听起来已经让人有些觉得是个反派人物了,如果再来个“化功老魔”亦或者“珍珑老魔”之类的称呼,以后怎还有脸面见得范玥怡。

    走一步看一步,事到如今想的再多也是无用,兑换后细细阅读,发现这《化功**》与《逍遥心经》有很多共通之处,一些延展性的内容肖晨一时三刻就已经掌握,也不耽搁,直接开始了修炼。

    紫霞真气具有强烈的包容性,可以和化功真气完全是针锋相对,也是肖晨功力不深又本源受损,紫霞真气十不存一,不然必然没有《化功**》生存的空间。

    真气在经脉中缓缓运行,习惯了原本体内如大河奔流的肖晨对这汩汩溪也是有些皱眉。

    第一股化功内力修炼出来后,随着内力运转不断有虫卵破裂,却是新生的蛊虫虫卵即便是一丝的化功真气也阻挡不了。

    真气以成倍的速度增长,将肖晨狠狠吓了一跳,魔功不愧是魔功,这借用毒物之力修炼其增长速度快的让人瞠目结舌。

    体内虫卵直接碎裂了一半化为诡异的化功内力,汹涌的内力直接将整个经脉填满,蕴养一番后更是将亏损的本源补充了不少。

    有心再接再厉的肖晨却感觉身体一阵酸软腹中饥饿难当,睁开眼发现天色发亮,显然是清晨时分。

    肖晨明明记得购买修习之时也是清晨,看来这一修炼怕最少也有足足一天了。

    虽然已过去一天,但对于肖晨来也仅仅是修炼的一会儿功夫,心中依旧难掩蛊毒无忧,功力快速恢复的欣喜。

    打开房门,天枢已经俏生生的立于门外,手中端着洗脸盆,一颦一笑动人心弦。

    自从其伤愈后,固执的又肩负起了肖晨的日常起居,昨日发现肖晨未曾出门还着实紧张了一番,悄悄打开房门见肖晨修炼也就没有打扰。

    在天枢心中,肖晨功力大损全是被其所害,心中的愧疚之情无以言表。

    “哈哈哈,天枢,不日我就能功力尽复,甚至更胜从前!哈哈。”心中激动不已的肖晨一把将天枢抱起在原地转了个圈。

    天枢手中的水盆直接被打翻在地,两人都未曾在意。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公子一定能行的。”听得肖晨所的天枢两眼含泪,直接扑进了肖晨怀中,嘤嘤的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