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78章乞儿

第78章乞儿

    在酒楼坐了一会儿之后,肖晨没听得任何关于这泽水城城主的事情,毕竟身份再尊贵,他也只是一个练气成液后期而已,相较于太上宗那些劲暴的消息,在这个时候就显得有些不上台面了。www.00Ks.com

    正待起身离开却又听到了一个劲暴的消息,周国九大门派之一的紫霄宫派出当代首席弟子也是当代的持剑人左道真率领门下九人,合力清扫金州和锦州所有魔门据和魔门安插的眼线,首当其冲的就是林州两大门派芜湖宫和重明道的据。

    局势越发的动荡了起来,肖晨心里也有些不安,按乐子岩的分析来看,这锦州却是不应该被战火波及,而且这正邪双方才刚刚有动手的苗头,紫霄宫是不是太过急切了一些?毕竟周国本土还是乱成一团。

    这紫霄宫位列正道九大门派之首,比之丹青子所在的玉清观还要强盛的多,门人弟子也不知有多少。

    那左道真身份特殊,即是当代的首席弟子,又是当代持剑人。

    首席弟子代表着其功力非凡远超同门诸多同辈弟子,那持剑人的身份则是代表其潜力巨大,紫霄宫寄厚望于他,甚至将来很有可能坐上掌门宝座。

    紫霄宫有两把宝剑一把名为庚金剑,一把名为戊土剑,庚金带杀,最为锋锐,戊土固重,既中且正。

    庚金剑为当代持剑人佩剑,戊土剑为掌门人佩剑。

    听到此等消息,肖晨没了立即离开的想法,复印又坐在桌子前静静听着那些江湖中人的胡吹乱侃。

    自动过滤一些诸如击杀了多少多少魔门余孽,声威赫赫之类的话,肖晨也算是理出了些头绪。

    左道真此次出山目的其实也是看向了奔雷剑门,希望能将之收编。

    紫霄宫一向强势,其着名门正派的称号却是不好明着做那杀人放火之事。

    所谓的魔门据,也不知道有多少是大河派的据,明面上一个中型门派和一个型门派的争斗其实是两大豪门在背后角力。

    对这自命正义的正道势力不屑的撇了撇嘴,肖晨也失去了继续听这些没什么能耐的武林人士吹嘘的兴趣,扔下一锭银子就走出了酒楼。

    眼见天色已晚,肖晨也就直接返回了客栈,放二柱一个人在房中,肖晨还真有不太放心。

    本来肖晨想让二柱先去看看杏儿的,可是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只得将这件事压后。

    第二日,让二将早餐送于客房之内,匆匆吃了一些后,肖晨又继续出门了。

    那城主府内外每时每刻都有兵丁巡逻,十人一组,虽然只是一些身强力壮的普通人,可是一旦被发现却是对复仇不利。

    整整一天在暗中蹲守,肖晨几次看到那城主在一众护卫下进进出出,身边从未离了保护之人。

    其本身就是练气成液后期的人物,身边又跟着两位练气成液的护卫头领,虽然可以将之击毙远遁千里,可定然会被识破身份,那是纵是林州也无肖晨安身之所。

    静静蹲在角落阴影中的肖晨心里默默记着兵丁巡逻的规律和时辰。

    “你在这里看什么?”一声中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猛然听到声音的肖晨被吓了一跳,三阴蜈蚣爪使出瞬间将身后之人制服。

    这人猝不及防之下发出一声痛呼,肖晨见状连忙三指出,让其口不能言,又动弹不得。

    眼见不远处的兵丁已经向胡同看来,肖晨足下一动,《行》轰然而发,手中提着那人,几闪就失去了踪影。

    几个兵丁过来查看胡同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疑惑之下也没有多想,继续巡逻站岗。

    肖晨提着这人来到一个隐蔽的胡同后,将之放在了地上,瞧那破旧的夹袄和露出来的黑色棉花,还有一身污渍,无疑是一个可见的乞儿。

    满脸的污渍只能看出其相貌比较清秀,身量不高,怕是只有十六七岁。

    “最好不要大叫,我无心伤人。现在老实,你是谁,为什么会在哪里!”虽然知道这乞儿可能是路过那里,可是肖晨依旧心生疑窦,就算自己正在出神想事情,但堂堂练气成液的武者被一个普通人悄无声息的接近背后也是十分奇怪。

    一指出,只解了其哑穴,这乞儿面带惊恐,双眼中已经是泪光闪烁,看其努力想向后挪移身体却动弹不得样子,肖晨心中一软,蹲下身来柔声道:“放心吧,我不是什么坏人,也不会伤害你,好好回答问题,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背后,完事儿给你银子。”

    手中出现一锭银元宝,在乞儿面前晃了晃,这乞儿被银子吸引,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后才慢慢平静下来,怯怯的望着肖晨道:“我,我叫飞,那个胡同是,是我家。”

    看着依旧有些紧张害怕的乞儿肖晨想起胡同中间右边一处死胡同有着简陋棚和一些破旧棉被衣物之处,随之也就释然,那里怕真就是这乞儿的家了。

    “嗯?你是女的?”随手两指解了这乞儿的穴道,肖晨才突然注意到这乞儿没有喉结,神色十分诧异。

    十六七岁时男女已经十分容易分辨,一般乞儿中绝少有女人的存在。

    一的女乞儿基本会被一些家境富裕之人带回去,从培养成婢女,供家里使唤,如果相貌不差甚至会成为暖房丫头,即便是相貌一般的,也会有贫苦人家带回去给儿孙做媳妇。

    这姑娘虽然蓬头垢面,但以肖晨如今的眼力看来容貌也是不差,应该不会流落街头才是。

    “嗯。”犹豫了下,良久才轻轻应了一声后,这姑娘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肖晨手中的银子。

    轻轻一笑将银子递到了她手里,肖晨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拿出了一锭银子,“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给你很多银子,让你从此不再做乞儿。”

    将银子捂在怀中的姑娘闻言不断头,好像深怕这银子飞走了似的。

    “你在那个胡同里的时间不短了吧,可知城主府的守卫换班时间,巡逻的时间差。”肖晨盯着这姑娘,仔细看着其眉目间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