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闯武侠 > 第79章再收徒

第79章再收徒

    这乞丐姑娘闻言用一种打量珍惜动物的眼光仔细看着肖晨。wWw.00ks.com

    肖晨浑身都感觉起了鸡皮疙瘩,在其诡异的眼神下一阵不适,开口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眼神闪烁了几下,语气中带着几分怀疑与期盼,“你是百毒公子吗?”

    肖晨脸上不见任何表情,心中却疑惑更甚。

    锦州泽水城对于他来已经足足有一年未曾踏足,不论是身形样貌皆是有不的变化,自忖这泽水城该是没有几人能够认出其样貌,也不知这姑娘是如何猜到的,更不知自己如何露了马脚。

    如果连这姑娘都能认出自己的模样,那是不是,泽水城城主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行踪。

    “哦?你为什么猜测我是百毒公子呢?”诸多疑惑盘旋心间,肖晨急于找到答案。

    乞丐姑娘展颜一笑道:“看来你真的是百毒公子哩。前几天江湖上就已经传言,百毒公子灭了锦林贼余孽,一路向着泽水城而来,似乎想要找泽水城杨大年寻仇,不想我居然能够碰到哩。”

    乞丐姑娘的声音没了故意的遮掩,清脆动听,却让肖晨皱了皱眉头,不想自己路上耽搁的功夫,就已经有人将消息传到了这里。

    “呵,聪明的姑娘,你是如何肯定我就是百毒公子的?”印证了心中所想,肖晨索性也就不再伪装,盘膝直接坐在了地上。

    “啊!你真的是啊!”一声带着惊讶的低呼让肖晨一脑门的黑线,不想居然让这姑娘给套了话,其刚才明明不确定自己身份,却引诱的自己亲口了出来。

    那个聪明两字还真是没有形容错,不,应该叫狡猾才是。

    “嘻嘻,我住在哪里有半年多,几乎都没人经过,刚才没有细想便过去问你,被你掳来后听到你的问题自然便会联想到那个传言,索性就猜一猜,没想到居然真的猜对哩。”乞儿姑娘的声音中充满了欣喜和得意。

    看了肖晨半晌后才又开口道:“肖大侠,传言你不是才及冠之龄吗?为什么头发都白了?”

    “咳咳~”肖晨被这姑娘的话直接呛了一下,“肖大侠”这三个字可是其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称呼,谁没一个大侠梦,可惜的是刚闯荡江湖没选好技能,现在技能树都有些歪了,许多手段看起来都不是那么光明正大,江湖中人更是直接将他划分到了魔门势力。

    百毒公子这个名号成了彻彻底底的反派人物的代表,不论是刚开始杀锦林贼,还是将陆家灭门,肖晨被越传越是恐怖,简直就是所过之处哀鸿遍野的大魔头。

    本以为此生怕是再无可能听到这一声这样的称呼,不想今天猛然被称呼一声“肖大侠”,肖晨还十分的不适应。

    “不要叫我大侠,别扭,我这头发,功法所致。”肖晨对着这姑娘了一句后在心中暗自腹诽:被人叫大侠都不舒服,果然是个反派命么?

    “公子还真可爱哩。”乞丐姑娘露齿一笑,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两个酒窝,甚是可爱。

    “好了,吧,你所知道的那些规律。”肖晨急于探听这城主杨大年的消息,虽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往锦州而来了,可只要做的干净,朝廷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是不能拿肖晨怎么样。

    当下这乞儿姑娘就将那城主府换班巡逻等等规律一一道来,可惜的是城主府内部的一些情况她也不太了解。

    肖晨又询问了下为何这姑娘在此处沦为乞丐,听起口音绝不是本地人。

    据这姑娘所述,她叫师飞,本是随父亲一起来这里争夺许久之前出现的那天级的《长春功》的,她天生经脉虽然宽广却十分脆弱,只有那特殊的“生”属性功法能够弥补这个缺陷。

    其父亲是赫赫有名的贼王师空,虽然只有练液成罡境界,可是据连不朽金丹后期的大牛都被偷过,一手轻功和妙手空空之术最少这姜国是没有对手。

    可是自从他将这师飞放在客栈中前去追赶秘籍下落后,却是再没了音讯。

    师飞也知道其凶多吉少了,身上银两被消耗一空,虽然学了很多妙手空空之术,可这姑娘却宁愿沦为乞丐也不做那偷窃之事。

    之所以刚才能够悄无声息的接近肖晨也是因为贼王轻功的不凡,虽然没有内力,但这师飞却颇得其中三味,一些简单的,不需内力的步法就能轻易瞒过江湖人士的感知。

    听到这么个理由肖晨也有些无语,是这姑娘运气太背,还是自己运气太好,当初只不过是想要转移下江湖人士的注意力,却害死了这姑娘的父亲。

    摇了摇头,肖晨将这些烦人的念头抛出脑外,对着师飞道:“愿意跟着我吗?”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这姑娘直接变坐为跪在地上砰砰的磕起了头。

    脑门上竖起三条黑线,肖晨可从未过要将这师飞收入门下,还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如果是拜师的名义,既能防止肖晨别有用心,保护她的安全,又算有了一个可靠之人依附,对其来怎么也不会亏。

    磕玩九个头,这师飞姑娘悄悄抬起头偷看着肖晨,眼神中有着对前路的担心和忧虑,又有着一丝丝的渴求。

    “罢了罢了,今日我就收你当个入室弟子吧。”肖晨念及她父亲的死多少也与他有些关联,又觉得这姑娘品行不错,虽然天生身体瘦弱,经脉又有些问题,不过肖晨有的是办法,既然其已经磕了头,也算是一种缘分,索性将之收入了门下。

    “既然入了我门下,你的名字里加个‘暄’字吧,就叫师飞暄,至于身体问题我会给你解决,你也无需担心。”家里已经有了一个石之轩,一个石青璇,再加一个师飞暄又有何妨,虽然“飞”和“妃”不同,但听起来一个样就是了。

    师飞暄又磕了个头,眼神中流露出欣喜的模样,名字中赐字,是得到承认的一种象征。

    肖晨名声虽然凶恶,但其重情重义的传闻却也不少,还是多少有些可信度的。

    既然承诺了会给她解决身体问题,自然不会食言,师飞暄感觉今天果然如那街头算命所言,鸿运当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