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仙侠 > 第80章意想不到的助力

第80章意想不到的助力

    收了这个大龄徒弟后,肖晨将她带回了客栈,扔给店二一锭十两重的银子后,吩咐他热上洗澡水,再置办一身新衣。www.00ks.com

    天色已经漆黑,一般人自然是买不来衣服,可这二在城中对一街两行却是混的流油,不到盏茶时间就拿了新衣回来。

    二柱对肖晨收徒之事没有任何意见,只是在两人独处之时问道:“晨哥,何时动手。”

    肖晨已经拿定主意,既然那城主府已经有了防备,却是越早动手越好了,当下也就道:“明日晚间,你准备一下。”

    二柱精神一振,了头起身回房,知道其实肖晨所谓的准备也只是告诉他动手在即,要他好好休息而已。

    肖晨摩挲着下巴,那些守卫兵丁,能避开的要尽量避开,事到如今已无他法,只能尽量保证自己容貌不被看到,更不要被那些兵丁围困住。

    二柱无所谓,江湖人士对他知之甚少,即便动手也不会猜测是其所为,肖晨的毒功是不敢用了,特征太明显。

    含沙射影,一阳指书,星火剑法,柔云剑法,三阴蜈蚣爪都不能用,这些武技早已经暴露在众人眼前。

    换命剑法可以用用,自己从未使用过,不会被认出,抽髓掌用的很少,而且原来都是只用招式,如今身具《化功**》,却能发挥其“抽髓”二字的威力了。

    这掌法虽然用毒修炼,可使出来的效果,就像是以绝内力将骨髓强行抽离一般,甚是凶残,功力稍弱谢中招后非死即残,即便侥幸留下一条性命也成了废人,肖晨从未动用过其真实威力,除非顾若海和顾若彪在场,不然绝不可能认出来。

    这个月的购买机会肖晨留了下来以备不测,如今这个风起云涌的混乱时刻,还是留个后手的好。

    第二天,肖晨在大厅中看着收拾干净,变得颇有倾城之姿的师飞暄直接没了言语。

    朱唇贝齿,螓首蛾眉,站在肖晨面前巧笑嫣然,一身淡青色碎花长裙,如嫡仙下凡,清纯动人又好似可望而不可即,将客栈众人的眼光都吸引了过来。

    “师父,好看吗?”俏生生的立于肖晨身侧,师飞暄笑着问道。

    愣了下,肖晨慨然一笑,这徒弟还真是胆大,居然开起了自己的玩笑,“嗯,不错,没有亏了飞暄二字。”

    暄字代表着太阳般的温暖,飞暄二字形容又如空中高阳,既温暖,又不可触及,却是对其容貌最好的形容。

    其实肖晨的话应该反过来,是这个名字没有亏了其容姿,不过谁让这徒弟居然敢开师尊玩笑呢?

    翻了个可爱的白眼,师飞暄坐在了肖晨身边。

    肖晨将头上带着黑纱的斗笠拿下,扣在了其头,“你这张脸可是招灾引祸的神器,我可不想昨天刚收你当徒弟,今天麻烦就上门了。”

    一个满脸痞气的汉子脸上挂着**的笑容走了过来,“兀那两个子,美人留下,你们可以滚了,大爷我……”

    话还没完,二柱的大刀横拍而出,将这个没眼力的汉子打的直接撞飞了不知多少客栈的桌椅,最后撞在墙壁之上。

    定了两秒后噗通一声直挺挺倒在地上,溅起一地灰尘,其两眼翻白直接晕了过去。

    以肖晨行医的经验来看,这一下少也断了五根肋骨,脏腑震动,若无名医,最少要在床上躺个半年才能痊愈。

    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师飞暄道:“你看,我没有错吧。”

    “师父讨厌哩,碰到你,那分明是别人的灾祸好不好。”终究是个姑娘家,师飞暄吐了吐舌头,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二柱盯着刚才那汉子起身的一桌,“你们三个,把他抬走。”

    与那汉子同桌的三人身体一抖,慌忙应是,狼狈的抬着已经昏过去的同伴逃离了客栈。

    那客栈掌柜刚才见事情不妙就已经躲在了柜台之下,此时见风波平息,心翼翼的从柜台后探出了脑袋。

    咚咚两声,似有暗器飞来打在柜台上的声音将其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

    “掌柜的,这银两够赔偿你这桌子否?”肖晨的声音远远传来。

    掌柜定睛一看,才看清那哪是什么暗器,分明是两个银光闪闪的大元宝。

    闪电般的一探手将之收入怀中,掌柜才起身低头哈腰的回道:“这位大爷,足够了,足够了。”

    肖晨不再多言,吃完早饭后带着师飞暄一人一斗笠出了门。

    据师飞暄所,她手中握着那城主府管家的把柄,想要问出城主府内部的情况对其来再简单不过。

    城主府占地实在城内,远没有珍珑药庄那么夸张,可是想要直接找到杨大年所居也是不易,那杨大年可是有好几房妾,谁知道他当晚住在哪个屋。

    通过门卫传报,师飞暄轻易的见到了这位在城主府手握大权的城主府大管家。

    一遮掩都没有,师飞暄直接向这人索要城主府布防图和一切需要的东西,甚至这大管家还承诺将普通侍卫调离一会儿。

    匆匆见面不到一刻钟,那大管家就离开了。

    肖晨对师飞暄所握把柄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把柄,居然能让忠心耿耿的大管家做出这样的事情。

    百般追问之下,师飞暄才娇羞不已的向肖晨了实情。

    那大管家本是城主正妻娘家的世交发,只因家道中落便年纪进了这女子府中做个陪读。

    后来年纪渐长,这位正妻嫁与城主时也就跟了过来,慢慢坐上了管家的职位。

    之所以对师飞暄言听计从是因为其不心撞到了这位大管家和城主正妻野,合,地就在那条胡同之内。

    那段时间城主已经早已移情那二夫人,虽是二夫人,其实也就只是个妾而已。

    备受冷落的正妻不忿之下与从喜欢自己的管家发生些什么也就不见怪了。

    被撞破后,那大管家心地不错,也未曾为难师飞暄,反而经常送些吃食给她,能够安然的在那胡同内安家,也是多亏了大管家帮忙,不然那些兵丁早就将她赶走了。

    如今有人想要除去这杨大年,杨大年死后家业顺理成章落入正妻之手,百利而无一害,那管家自然是愿意推波助澜一把。

    肖晨听了震惊不已,发!胡同!居然这样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