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章 沿街枪战

第2章 沿街枪战

    尽管公园内正在嗨得正酣的洋人们没有人发现门口发生的事情,但是这黄浦路上却有人在散步,萧震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续干掉两名守门的英军大兵之后就被人发现了,只不过距离有些远,而且这件事情与洋人有关,目击者们还处在目瞪口呆之中萧震雷就拉着马双跑远了。wWw.00ks.com

    “嘟——嘟——”在这关键的时刻,巡街巡捕的口哨声响了,这是巡捕们在巡街时发现警情通知同伴的措施,为了就是及时通知附近的同伴过来增援。

    听到这个警哨声,马双吓得腿都软了,噗通一声扑倒在地上,萧震雷一看,急忙回身将其拉起,两人继续向前跑,却不想这时前面几十米处从公园内围墙翻过来两个巡捕正好堵住了他俩的去路。

    “站住,站着别动!”前面为首的是一个身着黑狗皮制服的探目,看见萧震雷和马双两人神色慌张,两人身上又背着枪,而且他们身后还传来同僚的警哨声,便知道他们两个便是要抓的人,当即大喝一声,又从腰间掏出一把左轮手枪瞄准萧震雷俩人。

    探目即是刑事侦缉警目,俗称探目,租界中包探的头目,黄精荣在法租界的身份就是探目,黄精荣是便衣探目,而前面那探目却身穿制服,而且是洋人,萧震雷心里一沉,想也不想立即拉着马双躲在了公园围墙的石墩后面。

    “出来!再不出来我就要开枪了!”那探目双手持左轮手枪慢慢向萧震雷两人躲藏的石墩靠近。

    萧震雷此时心往下沉,不过他却对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没有丝毫的后悔,事情既然已经做下了,再后悔也是于事无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逃走,后面有巡捕在追击,前面又有巡捕拦路,想要逃出去,唯有干掉前面的两个巡捕。

    可是那个探目手上有左轮手枪,萧震雷看了看身边正在颤颤发抖的马双,用歉意的语气道:“双,都是哥一时冲动杀了两个英国大兵,连累了你,不过双你放心,哥就是死也会帮你逃出去!”

    马双尽管和萧震雷一起来大上海有一段时间了,可他毕竟是一个乡下伙子,哪里经历过这种阵势?一时间吓得有些六神无主,此时他已经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额头上落下,结结巴巴道:“震、震雷哥,这这下闹大了,我们不会被洋人抓起来杀了吧?”

    萧震雷见马双吓得不轻,连忙安慰:“双,相信哥,哥会带你出去的,不过你一定要振作,前往不能再害怕了,来,听哥的,深呼吸,对,深呼吸,吸气——呼气,好,不害怕了吧!”

    萧震雷一边取下背在背上的一杆长枪,发现这是一款李-恩菲尔德弹匣式短步枪,刚才顺手拿走这两支枪的时候也没有注意,现在准备用枪才发现是这款枪型,弹匣在下方,双排弹匣,弹匣容量五发子弹,双排弹匣就是十发,7.7毫米口径,枪重大约8.8磅,全长110毫米,枪管长640毫米,子弹初速78米每秒,最大射程一千码。

    这款李-恩菲尔德弹匣式短步枪采用了由詹姆斯·帕里斯·李发明的旋转后拉式枪机和盒形可卸式弹匣(此后,英军的多种恩菲尔德手动步枪均是这个系统的改进),后端闭锁的旋转后拉式枪机,装填子弹速度比较快;安装固定式盒型双排容量10发弹匣装弹,弹匣虽可拆卸,只是为维护或损坏更换方便,在使用中弹匣不拆卸,子弹通过机匣部抛壳口(装弹口)填装,提高了持续火力,是实战中射速最快的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之一,而且具有可靠、枪机行程短、操作方便的优。

    萧震雷拉了拉枪机,很快便熟练起来,通过装弹孔可以看到这支李-恩菲尔德弹匣式短步枪的弹匣里还有满满的十发子弹,他将枪机前推让子弹上膛,拍了拍枪身道:“伙计,今天能不能逃出去就看你的了,双,你躲好,等会打起来,枪子儿可不长眼睛,听明白了吗?”

    马双看见萧震雷这副要跟租界巡捕干仗的架势,当即吓尿了,哭丧着脸道:“震雷哥,当真要打啊,我们只有两个人啊,巡捕们肯定正从四面八方围过来……”。

    萧震雷低声喝道:“少废话,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有强行杀出去了,你先躲着不要动,我让你跑你就跑,知道吗?要不然我们俩都得死在这儿!”

    “好,好吧!”在生死关头之下,马双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萧震雷身上,正是萧震雷现在表现出来的镇定和强势才让他没有被吓瘫。

    两人躲在石墩后面,看不见前方那探目已经走到了什么位置,萧震雷思索着如何杀死那拿枪的探目,低头一看,脚下正好有一块石头,连忙对马双道:“双,我脚下有一块石头,你捡起来向前面扔过去,快!”

    马双闻言战战兢兢蹲下身体捡起那石子然后起身扔向前方,正握枪对准石墩的探目见一个黑东西向自己砸过来,下意识闭眼偏头躲闪,就在这时,萧震雷突然闪身出来对准那探目就是一枪。

    “砰!”清脆的枪声响彻了整个黄浦滩,盖过了旁边公园内的舞曲音乐声,公园内正在花天酒地的洋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地惊慌失措,整个场面全乱了,绅士贵妇们此时已经顾不得礼仪和体面,狼狈至极地向公园外逃离。

    那声枪响之后,拿枪的探目胸口中弹,仰面倒在了地上,萧震雷立即拉动枪机重新上膛,单发手动步枪就是这不好,上膛需要手动,不能连发,不过这款枪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非常先进的步枪了,在射速上是这个时代最为快速的步枪之一。

    “砰!”上膛之后,萧震雷一不做二不休,再开一枪将跟在探目身后还来及躲避的印度籍巡捕打死。

    前面拦路的巡捕被清除了,萧震雷立即对马双道:“双,快跑,一直向前跑,我在后面跟着!”

    “哦,好!“马双也没顾得上客气,迈开脚就跑,不过由于刚才的惊吓,他的腿有软,跑了几步差扑倒在地上,后面跟上来的萧震雷搀扶了一把才没让他倒下。

    两人跑了几十米,后面就传来了枪声,子弹在萧震雷的耳边嗖嗖直线,萧震雷回头一看,原来是一队公园内负责安全的英军士兵冲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几个只拿着警棍的印度阿三巡捕。

    萧震雷心中一凛,知道今晚只怕不好善了,想要逃离这里就必须要与后面那一队十几个英军大兵大战一场了,他当即侧身靠在了围墙上,端起步枪向追在最前面的英军士兵就开了了一枪,然后又迅速退壳上膛。

    见第一个士兵被中弹,后面的几个英军士兵吓得立即趴在了地上,其他人则躲在围墙石墩后面,英军士兵开始还击,子弹不断地向萧震雷的藏身地招呼过来。

    待火力稍弱,萧震雷立即闪身出来向一个趴在地上的英军士兵开了一枪,这一枪直接爆了那英军士兵的头,红的白的在夜晚路灯的照射都能看得清楚,其他的英军士兵慌忙躲了起来,趴在地上的直接跑到围墙边石墩后面躲着。

    “砰!”一个英军士兵忍不住露头,却又被萧震雷一枪给干掉了,这连续好几次弹无虚发真正吓傻了那剩下的十余名英军士兵。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一名英军士兵心伸出脑袋观察情况时,前面已经不见了萧震雷的身影。

    此时的萧震雷已经用在马路上抢来的一辆洋自行车载着马双穿过了上海县城北城墙进入了法租界的法兰西外滩路,江边就是十六铺码头,右边则是快要到大东门了。

    萧震雷思索着今晚英租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租界工部局肯定会闹翻天,不定现在租界各巡捕房已经接到了电话,连夜追查凶手肯定已经成为租界当局的头等大事,在租界公然袭击杀死英军士兵,还名目张胆地与英军和巡捕枪战,简直是挑衅租界当局、挑衅大英帝国,这是租界当局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身下的自行车必须要处理,就连顺手抢来的两支步枪也必须要藏好,一旦被人查出来就会面临无穷无尽的麻烦。

    想到这里,萧震雷脚下用力蹬着踏板,自行车加速向南行驶,现在这个时间段上海县城的各城门已经关闭了,进城是进不去了,唯有去南边的南市寻找地方过夜。

    两人骑自行车很快就沿着东城墙护城河绕了一圈到了南市,萧震雷将自行车推进了护城内沉入了水底防止被人找到,将两只步枪和一些步枪子弹埋在护城河边上后与马双一起进了南市。

    南市是上海县城的物资转运中心,凡是要进入上海县城或者从上海县城出来的货物物资都要先经过南市再转运出去,南站火车站就在这里,交通工具除了火车和马车之外,在陆家浜南面还有船运码头。

    两人在南市了转了一会儿,萧震雷带着马双找到了一家宁波客栈下榻,进店之后,萧震雷对站在柜台内的掌柜道:“掌柜的,还有房吗?给我们哥俩开一间!”

    头带着地主老财帽子的掌柜见有人要住店,脸上立即堆起了职业性的笑容:“有有有,二位哥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