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章 大佬云集

第3章 大佬云集

    今晚突如其来的一场枪击案让整个英租界瞬间震翻了天,枪击案发生之时,在公共花园内的洋人当中就有英国驻沪总领事法磊士、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会总董兰代尔、副总董繆森以及其他七位董事、总办禄士。www.00Ks.com在枪响之后,这些租界大佬们一个个都吓得屁滚尿流,在仓惶之中由英国大兵们保护回到了工部局大楼。

    在枪击案发生一刻钟之后,公共租界内,中区福州路上的中央捕房和南京路、**路上的老闸捕房,西区愚园路的静安寺捕房、新闸路捕房,北区的虹口捕房、汇司捕房,东区格兰路捕房、茂海路的汇山捕房、嘉兴路捕房等公共租界内九个捕房全部接到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督察长(亦称总巡,上海公共租界警务处最高长官)布鲁斯的电话,布鲁斯在电话中对各巡捕房局长雷霆大怒,随后公共租界九个巡捕房(历史上后来一共有十四个)全体巡捕出动在街面上各路口戒严和巡逻,抓捕一切可疑人员。

    公共租界工部局,坐落在江西路二十三号,最开始的时候工部局的办公地在河南路十二号,1868年在河南路十五号,1874年在江西路十七号,1880年变更为江西路号,此后一直沿用下来,而后来的工部局大楼现在还没有兴建。

    工部局总办处会议室内,租界大人物赫然全部在列,有英国驻沪总领事法磊士、工部局总董兰代尔、副总董廖森与另外七名董事列德、布兰特、麦克利、德格雷、波兰迪斯、海菲、朱满,以及工部局总办处总办禄士和警务处督察长布鲁斯。

    会议室里烟雾缭绕,刚才在公共花园中,受了惊吓的大佬们一个个夹着又粗又长的雪茄吞云吐雾,以此来缓解心中惊恐的情绪。

    良久,坐在首位的英国驻沪总领事法磊士拍着桌子怒气冲冲道:“无法无法,真是无法无天,歹徒竟然在租界内明目张胆地袭击站岗的士兵,还抢劫枪械枪击我大英帝国士兵和巡捕,我想问问,兰代尔先生,你们工部局是怎么搞的,为什么在你们的治下还有人敢挑衅大英帝国的尊严?”

    公共租界行政体制与法租界完全不同,后者是法兰西殖民帝国的一部分,受法国驻印度支那总督的支配,而上海公共租界是当地外国侨民的地方自治体,从名义上来,工部局并不直接受任何外国领事,甚至是英国领事的支配和管理,是一个高度自治的自治体。但实际上公共租界工部局要想正常行使行政权是绝对不能没有英国驻沪总领事撑腰的。因此,英国驻沪总领事等于就是租界工部局的保护伞和头上司,尽管总董和各董事的选举并不由英国驻沪总领事操控,但没有英国驻沪总领事的支持,工部局就玩不下去。

    工部局总董兰代尔硬着头皮在法磊士的严厉的目光注视下站起来看向总办处总办禄士,将怒火转移到总办的身上:“禄士总办,你来告诉总领事和各位董事,租界内治安一向良好,今晚为什么会在公共花园门口发生这么严重的事件?你今天必须给总领事和我以及诸位董事一个法!”

    租界工部局的最高领导机构是董事局,由一名总董、一名副总董和七名董事组成董事局,这九人由租界外国纳税人大会选举产生,选举每年举行一次,董事会下设若干办事机构行使租界行政职能,其中总办处有总办一名,负责处理董事会交办的重要事务,总办代表董事会主持工部局全部行政事务。工部局所有的日常行政事务文件首先送交总办,由总办签注意见后转发各处办理并向董事会汇报,他出席董事会会议并在会议上发表对工部局行政事务的意见。工部局的大政方针由董事会议决,但董事会会议的议程由总办安排。总办还担任工部局各委员会的秘书,代表董事会安排这些委员会的讨论事项。作为工部局各类文件的法定保管者,他还负责指导工部局与其他单位往来文件的保管、编目及整理。工部局董事为兼职,各有自己的事务,具体事务处理多依赖总办,总办不在时他可以委托自己的副手行使职权,总办的地位高于其他各处处长。因此,工部局总办实际上就是公共租界最高行政长官,只不过他是由董事局任命的。

    工部局除了总办处之外,还有其他职能机构,例如:警务处、火政处(负责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一切消防)、财务处、工务处、卫生处、法律处、地产委员会、乐队、图书馆、验看公所等诸多部门。

    禄士是总办,是工部局实际上的各机构最高行政领导人,今晚发生的事情事出突然,没有任何征兆,而且他的主要精力都花在了市政上,对治安上的事情管得不多,因此也没有什么好的,不过现在总董把枪口对准了他,他只能再次分散火力,将矛头对准警务处督察长布鲁斯。

    “布鲁斯督察长,你是负责租界各地治安的督察长,你来为总领事大人、总董和诸位董事解释一下吧!”

    布鲁斯见禄士总办将皮球踢到了他这里,顿时浑身冷汗直流,这件事情可以他是直接负责人,毕竟这是刑事治安事件,而且被袭击的对象还是英军士兵和英国籍探目以及印度籍巡捕,现场造成了八人被枪杀。

    在众目睽睽之下,布鲁斯不得不站起来,“总领事阁下、总董和诸位董事、总办先生,刚才我也在公园内,等我赶到公园门口的时候,歹徒已经逃走,我在公园门口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除了两名被杀的英国士兵之外,公园门口墙壁上悬挂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木牌子被重击击碎了,木屑散落在地上,我检查了公园门口两名被杀的英国士兵的尸体,他们其中一人的脾脏部位被重击致死,另一名士兵的颈椎被重击断裂而死,这两个部位都是致命的部位,他们是没有任何反抗的被杀死的,由此可见,凶手的身手十分厉害,公园围墙旁边马路上被击毙四名士兵、一名探目和一名印度籍巡捕都是被枪击击中头部而死,可见凶手不仅身手高强,更可怕的是他的枪法了得,在被如此多士兵追击的情况下,他依然可以做到枪枪命中,这不仅明凶手枪法如神,而且心理素质极为强悍,在此之前,我们警务处侦探股事先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综合以上线索,可以推断出,凶手应该是因为看见了公园门口墙壁上挂着的那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才突然暴起杀人的,这是一件突然发生的事件,我怀疑此人有极大的可能是华人,而且是华人当中的爱国份子,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因为一般华人不会怎么干,从这一来看,此人是革命党的可能性很大!

    不论如何,不论凶手是处于何种目的,都严重破坏了公共租界的治安,同时也挑衅了大英帝国的尊严,所以我们警务处绝对会尽一切努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抓获归案!”

    布鲁斯得义正言辞,让总领事法磊士等人都忍不住头,布鲁斯在刑侦上还是有些本事的,尽管他年纪已经有些大了,但他的专业知识却没有丢,这几年在副督察长麦高云的辅助下将警务处打理得井井有条,租界的治安有了明显的好转,帮会人物、革命党和清廷的密探走狗都不敢在租界内乱来。

    在布鲁斯完之后,总董兰代尔、副总董廖森和其他七位董事、工部局总办禄士都看向英国驻沪总领事法磊士。

    法磊士抽了一口雪茄问道:“布鲁斯督察长,你刚才的分析很不错,那么你准备怎么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呢?”

    布鲁斯在刚才众人在议论的时候已经想好了侦破方案,他胸有成竹道:“阁下,我怀疑凶手是初到上海或者是初进租界,在租界呆了很长时间的人绝对不会这么干,一个刚到上海的人,肯定没有固定的住所,我们可以让各巡捕房派出巡捕在租界内各旅馆和饭店严加盘查刚刚入住的客人。在各个街道路口设置哨卡盘查一切可疑人员,一旦发现可以人员立即逮捕,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快半个时了,凶手有可能已经逃出公共租界,我建议以工部局的名义照会法租界公董局和清国上海县县衙,请他们尽全力配合我们追查凶手的下落,在法租界和清国上海县县城、县郊和南市各路口设卡盘查,在各旅馆和饭店盘查刚刚入住的旅客,另外派出各巡捕房华人巡捕向当地各帮会发出协查通告,要求他们协助我们打探消息,一旦有可疑之人的消息立即报告,同时照会同盟会上海分会负责人陈琪美,让他限期交出凶手,否则我们工部局警务处就会全力清剿在租界的革命党,如此多重布置之下,我就不信凶手能飞上天!”

    工部局各大佬们听了布鲁斯的处置方案,都不由头,这个追查方案可以已经将整个上海的势力都调动了,在如此之多的势力介入下,恐怕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脱追查。

    总领事法磊士掐灭雪茄站起来道:“好,兰代尔总董,我给你们工部局五天的时间,如果五天之内还没有抓到凶手,那么大英帝国的怒火不是你们可以承受的!”

    兰代尔立即道:“布鲁斯上校,你听到总领事阁下的话了吧,五天之内破案,否则你就卷铺盖回国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