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章 临时转移

第4章 临时转移

    却萧震雷和马双住进宁波旅馆之后才算安心下来,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也慢慢平复,刚才已经让旅馆老板去准备一些热水洗漱,此时热水还没有被送上来,两人就坐在桌边椅子上等待。www.00ks.com

    马双从萧震雷干掉那两个站岗的英军士兵开始就一直神情恍惚,今晚发生的事情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他一时间根本无法消化,此时他坐在椅子上发呆,萧震雷见他精神状态不佳,知道他是因为刚才的事情还没有缓过劲来,便出声道:“双,你要是身体不适就趟在床上休息一下,等二送热水来了我再叫你洗漱!”

    话间萧震雷感觉肚子里闹腾得厉害了,才想起从码头出来这么久还没有吃晚饭,难怪肚子一直咕噜咕噜乱叫,正想起身下楼让旅馆老板送些吃食过来,马双一脸担忧地从床上坐起来问道:“震雷哥,你洋人们会不会追到这儿来啊?”

    “追到这儿来?”萧震雷听得神情一愣,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额头上开始隐隐冒出了汗珠。

    被马双这么一问,萧震雷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英国人的能量,尽管这里不是租界,而是大清帝国上海县南市,但时间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洋人们不会想不到行凶者可能已经逃出了公共租界范围,如果英国人向法租界和大清上海县衙发出照会要求协查,法租界会不会买账暂且不,以大清官吏的尿性,上海县衙怕得罪洋人,肯定会派出大量巡捕和衙役在整个上海县境内进行地毯式排查和搜索。

    想到这里,萧震雷知道不能继续呆在这旅馆里了,尽管他相信他和马双没有被人拍下正面相,但难保先前在与英国士兵战斗的时候没有出什么纰漏,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萧震雷连忙道:“双,你刚才的话提醒了我,如果洋人们向县衙施加压力,县衙肯定会派出大量的衙役和捕快前来南市盘查,我们是刚刚住进这间旅馆的,而且我们逃走的方向正是南市这边,一旦我们被查出是刚刚住进来的,那些衙役和捕快肯定会怀疑我们,所以我们不能留在这里了,必须马上走!”

    被萧震雷这么一,马双原本已经放松下来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他惊慌道:“震雷哥,那我们还等什么?快走吧!”

    萧震雷头道:“双,今晚的事情是震雷哥连累了你,我向你道歉!”着便要想马双行礼。

    马双见萧震雷这样,慌忙躲到一边没有让萧震雷对自己行礼,一直以来,萧震雷在他的心里就如同一个邻家大哥,很有安全感和信服力,自从到上海来,他都一直以萧震雷马首是瞻,现在萧震雷却对他赔礼道歉,他当然不能受了这一礼,“使不得啊,震雷哥,你这话就见外了,出门在外哪有事事都如意的,震雷哥你一直以来都很照顾我,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在外国花园门口为什么要杀洋人大兵,但我知道震雷哥你一定有你的道理,不管你干什么,我都跟着你,我们是一起出来闯荡的,当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就算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萧震雷见马双出这样的话,顿时心下十分感动,尽管马双是个乡下伙子,也没有什么文化,但这伙子心思单纯、憨厚,讲感情,这年头还这么讲感情的年轻人实在是太难得了,萧震雷喜欢与这样的伙子做兄弟,他感动道:“谢谢你相信我,双,我刚才杀那些洋人大兵其实是有原因的,你知道那外国花园门口挂的那块牌子上写着什么吗?写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洋人们不但瞧不起咱们,还骂咱们是狗,那租界土地其实还是咱大清的,只不过是租给了洋人而已,洋人们却不让咱们进公园玩,还写下那样侮辱我们的话,我当时血气上涌没有考虑到后果,一时间没忍住就动了手,谁成想那两个洋人大兵那么不经打,一下子就被打死了!”

    马双竟然有几分血性,听萧震雷了前因后果当场就眼红脖子粗,怒气冲冲道:“震雷哥,你做的对,那些洋人不把咱们当人看,咱们也不必对他们客气,几个洋狗子而已,杀了就杀了,大不了咱们不在这上海滩混了,还回去种我们地!”

    萧震雷笑道:“这倒不必,当时天色已经擦黑,根本没人看清我们的长相,我想也没有人能认出是我们干的,只要我们自己不再提起这件事情,如果有人问起,我们就装作茫然不知的模样,别人肯定怀疑不到我们身上!”

    马双头道:“是这个理,只要我们自己不,别人根本不知道是我们干的!”

    “嗯,事不宜迟,趁着县衙的衙役和捕快还没有搜查到这里,我们赶紧离开,另外找地方过夜,只要过了今晚,洋人们再想抓到我们就要困难得多,我们马上走!”

    两人当即走出旅馆房间,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离开自然也是轻松无比,下得楼来,旅馆老板正好在柜台里算账,看见萧震雷和马双从楼上下来,旅馆老板还以为他们是来催促送二送热水的,连忙道:“两位客官,厨房正在烧热水,等烧好了我就让二给二位送上去!”

    萧震雷笑道:“掌柜的先别忙,我兄弟二人还没吃晚饭,正想出去找个摊喝两盅,等我们回来,您再让二给我们送上楼吧!”

    旅馆老板根本没想其他,在这南市讨生活的大多是上海县附近的农民和渔民,南市的夜市生活也很热闹,萧震雷和马双想出去找个摊喝两盅也很正常,他连忙答应:“好好,等二位客官回来,老儿再让二给二位送热水上去!”

    “那就多谢掌柜的了!”萧震雷打了个招呼和马双一起离开了宁波旅馆。

    从旅馆出来之后,两人直奔西北方向而去,现在离开上海已经不可能了,出事了这么久,英国人肯定已经与上海县衙方面进行了协商,南市和闸北火车站以及各大轮船码头估计已经被官方力量所控制,这个时候想要离开上海肯定是困难重重,而且萧震雷也没打算离开上海,这个时代上海是整个中国与外国接触最多的地方,在这里可以知道全世界各地发生的大事情,离开了上海就等于变成了瞎子,只有在上海才可以睁眼看世界,而且现在的中国许多进步人士和名人都在上海,只有留在上海才能与这个时代的精英们接触。

    两人在南市民房之间到处乱转,看上去是乱转,其实是萧震雷带着马双故意躲避着与人照面,南市是一个大市场,杂乱无章、卫生条件非常差,尽管这样,每天晚上在这里讨生活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八万,这些人将上海周边的农产品和海产品运进上海县城和租界贩卖赚钱,又将大上海的新鲜洋玩意贩卖到其他地方赚取利润。

    两人转了一会儿便来到了陆家浜(上海县城南郊重要的东西交通干河,在民国15年6月被填成了陆家浜路),沿着陆家浜河走普安桥继续向西北方向行走,两人很快就到了宝昌路一带。

    此时的宝昌路就是后来的霞飞路,宝昌路是法租界越界筑路的产物之一,不过现在法租界的管辖区域最西边还只到顾家宅(即复兴公园、重庆南路一带),宝昌路在顾家宅以西的实际控制权还是属于上海县,但此时的宝昌路上已经非常繁华了。

    此时的宝昌路是由块石铺成,从去年开始已经通了路有轨电车,道路两侧遍栽从法国引进的悬铃木树作为行道树,上海人习称“法国梧桐”。

    尽管法租界的商人们已经开始开发宝昌路,不过宝昌路上依然有许多民宅,此时法国在法租界的驻军兵营就设在顾家宅,经过顾家宅时,萧震雷和马双两人都心翼翼地,唯恐引起兵营内法国兵的注意。

    两人一边走着,萧震雷一边观察着路边的民居,就在马双伸手抹汗时,萧震雷拉着他在一家卤料店停下,“掌柜的,来两只卤鸭、两斤卤牛肉!”

    肉食对于马双这样的苦力来实在是太稀罕了,不过吃得这么好,他真有些舍不得,连忙道:“哥……”。

    萧震雷在杀死两个站岗的英军大兵时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一些钱财,这些对于有钱人来不算多,可对于一天累死累活的苦力来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他制止马双道:“听哥的,今天咱哥俩吃好的!”

    马双见萧震雷如此,也只好作罢,闻了那卤料的香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卤料店老板连忙答应一声就用油纸包好两支卤鸭,又切了两斤卤牛肉用油纸包好一起递给萧震雷,萧震雷示意马双接下来卤菜,他掏出一把铜板付了账,随后又在附近杂货店沽了一斤白酒,在烧饼摊子上买了十个烧饼才带着马双往回走,在一家漆黑的宅院门口停下。

    “震雷哥,咱们来这儿干什么?”马双十分不解地问道。

    萧震雷扭头左右观察了一下情况,一边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截细铁丝插进锁孔里捣鼓起来,一边道:“在这里借住一晚,现在风声那么紧,旅店是不能住了,我们今晚就在这间房子里过夜”。

    “啊?”马双大惊道:“震雷哥,这是私宅啊,咱们这样擅自进去不好吧?被房主抓住了就惨了”

    萧震雷安慰道:“别担心,我刚才看了,现在已经完全天黑,这门口大门上上了锁,里面房子里没有灯,明房子的主人出远门了,今晚我们可以在这里睡个安稳觉,如果我所料不差,上海县衙的衙役和捕快很快就会进行大范围搜查,只有在这种没有人的宅子里才是安全的,即便他们查到这里来,我们大可以冒充房子的主人!”

    马双明白了,头道:“震雷哥,你真是太聪明了,这个办法都想得到,只要房主不回来,我们可以一直住下去!”

    “不,最多只能住一晚,明天早上我们照常去码头干活,以后还住我们原来租的地方,如果不去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一切如常才是最安全的!”

    马双想了想,越想越觉得萧震雷的想法是最好的,也是最安全的,在这种关头前往不能露了马脚,否则就有掉脑袋的危险,“震雷哥,我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