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章 革命党

第7章 革命党

    公共租界,马霍路,德福里一号,天宝客栈外。Www.00kS.cOm

    两辆极其简陋的老式四轮汽车慢慢停在了天宝客栈斜对面的马路边上,前面一辆车后座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公共租界警务处副督察长麦高云。他很年轻,今年才三十岁,是原公共租界工部局捕房督察长麦克尤恩之子,出生于香港,在英国受教育,并入皇家爱尔兰警察学校受训。1900年5月来华,以见习警官身份入工部局警务处,1904年任副督察长。他能在二十五岁就当上警务处副督察长,除了是因为他父亲的关系之外,他本身的能力也起了很大的作用,要知道外国人可不会如同中国人一样讲人情、讲关系,他没本事,工部局也不会让他当上副督察长辅佐布鲁斯。

    他身边坐着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名叫刘师裴,乃是同盟会会员,他衣裳破旧,带着一副眼镜,头发乱糟糟的,双手之上还戴着一副铁链,显然是刚从牢房里提出来。

    麦高云抽着雪茄,吞吐着烟雾,问道:“刘,陈琪美就在这里吗?”

    刘师裴连忙头:“对,麦高云先生,这座天宝客栈就是同盟会在上海的革命总机关,一个月前才设立,陈琪美为掩人耳目,明为**声色,实则是暗地里联络浙江一带的革命党人,革命党人常戏称此客栈为‘梁山泊’,这座革命总机关设立之后,浙江各地革命党代表陆续抵达上海,准备密谋起事!”

    “梁山泊?”麦高云笑了笑,他来中国的时间不短了,也读过一些中国的古典文学,这其中就有《水浒传》,当然知道梁山泊是水浒英雄聚义的地方,“呵呵,刘,可惜你不是水浒英雄!”

    这话从麦高云的嘴里出来,让刘师裴极为尴尬,明着他不是水浒英雄,实则是在暗喻他乃是革命党人的叛徒。刘师裴也是倒霉,他不幸暴露了身份,在租界被清廷的暗探抓获,不过清廷暗探正准备将其押入华界时被租界巡捕扣下,刘师裴就这样被关进了公共租界华德路监狱。

    这时刘师裴指着天宝客栈的门口道:“督察长先生,快看,陈琪美出来了!”

    麦高云放眼望去,果然看见一个三十岁左右、身穿白色西装、头戴礼帽、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手持文明杖的青年男子从天宝客栈里走了出来,向路边跑来的黄包车夫喊:“黄包车!”

    黄包车夫拉着车在天宝客栈门口停下,那青年男子就提着文明杖上了车,黄包车夫随即拉着车向前跑去。

    “他就是陈琪美?”麦高云问道。

    “是的,督察长先生!”刘师裴连忙回答。

    麦高云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跟上那辆黄包车!”

    不久,陈琪美乘坐的黄包车在清和坊琴楼别墅门口停下,陈琪美丢了几个铜板给黄包车夫,便拄着文明杖进了清和坊琴楼别墅。

    “哎哟喂,原来是陈爷来了,快快,姑娘们,接客啦——”门口打扮得花枝招展,脸上也不知道糊了多少粉的**子用缠绕着粉色丝巾的手指挥舞着丝巾搔首弄姿地高声叫了起来。敢情这清和坊琴楼别墅并非是什么别墅,而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窑子。

    待陈琪美进了琴楼别墅没多久,麦高云的汽车就在不远处停下了,刘师裴冷笑道:“哼,陈琪美以革命为掩护,经常用各国华侨捐献的钱款抽大烟,到妓.院玩乐、**声色,简直就是革命党人中的败类,真不知道孙大炮怎么会让他来上海主持大局!革命党人中有他这样的人在,每次起义不失败才是怪了!”

    麦高云抽了一口雪茄,弹掉烟灰,伸出手在车外招了招手,从后面那两车上就下来五六个人,全部是华人巡捕,其中一个打头的就是华人探长金九龄。

    金九龄带着五个华捕走过来在车外停下道:“麦高云先生,怎么搞?”

    麦高云下了车道:“留下两个人看着他,其他人跟我进去会一会那位革命党人在上海的总负责人陈琪美先生!”

    “明白!”金九龄答应一声,了两个巡捕留下看守刘师裴,带着剩下的人跟着麦高云进了琴楼别墅。

    “哎呦喂,今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里面请,里面请,姑娘们,快过来服侍洋大人……呃,你们这是……?”**子看着一个洋人进来顿时心花怒放,原以为有豪客上门了,哪知道话还没完就又看见五六个巡捕背着枪跟着这洋人的身后走了进来。

    麦高云停下,他懒得与这种庸脂俗粉打交道,扭头看向金九龄摆了摆脑袋,金九龄会意,上前对**子问道:“陈琪美在哪个房间?”

    “什么陈琪美?金爷的话,奴家怎么听不明白呢?”**子装作茫然不知的模样应付着。

    金九龄眼睛一瞪,凑到**子面前狠狠道:“你信不信老子立马封了你这窑子,让你去华德路监狱吃牢房?”

    “别别别,有话好,有话好,千万别封!”**子吓得脸色都变白了,尽管她极力想掩护陈琪美,但奈何她在租界这地面上讨生活,怎么斗得过租界当局?而且还是租界爪牙的巡捕房探长?她连忙道:“他在天字三号房!”

    金九龄立即向身后的巡捕们挥手,巡捕们立即持枪跑上了楼将各个关键的通道守住,麦高云才迈步穿过天井走上楼梯,金九龄紧跟其后,很快就到天子号区域。

    来到天字号三号房间门口,麦高云示意**子开门,**子敲了敲们,里面响起脚步声,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女人,看气质和打扮就知道是这窑子里的姐儿。

    金九龄当即掏出左轮手枪走了进去,那女人吓了得惊叫一声,连连后退不止,房间里的陈琪美也是大惊失色,惊慌之中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麦高云走进去摘下高筒礼帽弯腰向那窑姐儿行礼,彬彬有礼道:“尊敬的姐,实在是对不起,惊扰您了,请恕我的手下粗鄙无礼,我带他们向您致歉!您能让我单独和这位陈琪美先生谈谈吗?”

    那窑姐儿那敢不答应,别看洋鬼子平常一副彬彬有礼、声势模样,其实心黑手狠着呢,连忙向麦高云道了个万福就匆匆离开了,**子也溜之大吉,革命党人都是些亡命徒,洋大人更是不能惹,除了溜之大吉还能怎么着?

    麦高云自顾自走到桌子边坐下,看着陈琪美道:“陈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麦高云,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副督察长!”

    陈琪美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向麦高云拱了拱手:“麦高云先生可是这十里洋场的风云人物,我怎么会不认识呢?我陈某人只是一个底层的平民百姓,好像与先生素不相识,不知道先生找我有何事呢?”

    麦高云冷着脸看着陈琪美道:“今晚五十三十分左右,两个华人因为看见了公共花园门口挂着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一怒之下杀死了大英帝国六名持枪水兵、一名英国籍探目和一名印度籍巡捕,我想这种事情除了你们革命党人能干得出来之外,恐怕再也没有其他人会干这种事情了吧?”

    陈琪美一脸愕然,他还真不知道公共租界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件,他还纳闷呢,天黑之后大街上到处都是巡捕,各个路口怎么都开始戒严了,原来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急忙道:“麦高云先生,您的这件事情我真不知道,作为革命党在上海的总负责人,我敢保证我的人绝对不会这么做!”

    “够了!”麦高云大怒道:“陈先生,不要急着推脱,我麦高云在这上海滩也混了快十年了,上海滩什么地方、什么人是我不清楚的?陈先生,以前你们革命党人在租界活动,我们工部局警务处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们不扰乱租界治安,我们才懒得管,但是这一次,你们闹得实在太离谱了,竟然敢公然杀死大英帝国的士兵,这是挑衅大英帝国的威严,这件事情一旦不能处理得平息驻沪总领事先生的愤怒,恐怕不只是你们,就连你们的孙先生恐怕以后也会被大英帝国列为不受欢迎的人!你知道你们这些革命党如果被大英帝国列为通缉的对象,这是什么样的后果吗?大英帝国是日不落帝国,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大英帝国的势力,你们将会成为过节老鼠,明白吗?我给你三天时间交出凶手,如果三天之内你不交出凶手,一切后果自负!”

    麦高云走了,金九龄也带着巡捕跟着离开了,陈琪美消瘦的脸庞上滚落下来豆大的汗珠,他脸色苍白,全身精气神都像是被抽干了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麻烦大了,事情真的大条了,陈琪美想不出来自己手下那些人有谁会这么冲动干出这种事情,出了这样的事情,租界当局能善罢甘休?要与清廷的暗探们捉迷藏已经够辛苦、够累的了,现在租界工部局又认为是自己这边的人杀死了英国士兵,把租界当局给得罪了还能在租界呆得下去吗?

    为什么麦高云认定是我革命党人干的呢?难不成有人看清杀人者的面目了?陈琪美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心里嘀咕着难道是他和他的徒弟干的?想到这里,陈琪美立即起身离开了琴楼别墅,往天宝客栈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