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8章 大侠霍元甲

第8章 大侠霍元甲

    陈琪美一路上心有余悸,很快便回到天宝客栈。Www.00kS.cOm他性格豪放,善于组织,在同仁中以“四捷”即口齿捷、主意捷、手段捷、行动捷而著称。他在上海滩常出没于酒楼、茶馆、戏院、澡堂、妓.院,交班结友以为反清力量,故人他“多有党羽”。去年秋,他在汉口筹办《大陆新闻》,万事俱备却因清吏的破坏而中止。回到上海他知道想要起事必须要有自己的武力,于是经人介绍加入了青帮,一跃成为大字辈的大佬,要知道此时在上海滩的大字辈的大佬也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进了天宝客栈之后,他就看见自己的把兄弟刘福彪和几个帮中兄弟坐在一张桌子边喝酒,刘福彪乃是青帮老头子范高头的徒弟,号称“四庭柱”之一,是青洪帮中真正不要命的亡命徒,连忙走过去拱手道:“刘大哥和几位兄弟来了?”

    刘福彪正端着酒杯喝酒,听见声音扭头一看,立即放下酒杯站起来道:“兄弟,你回来得正好,我们也刚到不久,正想找你事呢!”

    陈琪美见刘福彪神情严肃,便知道此事不,连忙拿过一张椅子,大家坐下后,便问道:“刘大哥,出了什么事情,看你这样子事情很急?”

    刘福彪头道:“对,今晚不知道是哪路英雄在黄埔滩公共花园门口干死了八个洋人,现在洋人们都发疯了,停泊在黄埔江的英国兵舰上的英国大兵全都上了岸,包括所有的租界巡捕在内把整个租界翻了个个,这还不算,洋人们还让清廷狗官出动了衙役和捕快在南市一带大肆盘查,这次可惨了,帮中很多兄弟都是有案子在身,这下可好,我手下许多兄弟都被抓了进去,听现在搜查正在从南市向顾家宅以西方向转移,看样子这几天上海滩要不得安宁了!我来就是想请兄弟想个办法,看能不能把人给捞出来”。

    陈琪美闻言皱眉道;“这件太麻烦了,关键是这次死的是洋人,你知道刚才我撞见谁了吗?”

    刘福彪配合地问道:“谁?”

    “租界警务处副督察长麦高云!”

    刘福彪大吃一惊:“他?他找你干什么?”

    陈琪美心有余悸道:“这件事情麻烦大了,麦高云认为杀死那几个洋人的是我们的人干的,可我根本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如果真是我们的人干的,我不可能不知道!麦高云限令我三天之内交出凶手,否则后果自负,看他那口气,摆明了认定是我们干的,这要我们如何交人?”

    “什么?怎么会这样?”刘福彪惊得差跳了起来,这件事情非同可,如果租界当局认定是革命党人干的,恐怕革命党人以后想要在租界活动基本上不可能了,出了这种事情,租界当局肯定会通缉革命党人!

    陈琪美唉声叹气,刘福彪惊得目瞪口呆,其他几个帮会兄弟没什么主见,插不上嘴,饭桌上一时间沉寂下来。

    良久,刘福彪一拍脑袋道:“兄弟,你这事有没有可能事霍师傅做的?”

    陈琪美抬头看了刘福彪一眼,连忙道:“刘大哥,这种话还是不要乱,我们也不要乱猜,其实我也这么怀疑,只是不敢肯定,我这么匆忙地回来就是来求证的!”

    “那…….那咱们去问问?”刘福彪试探了问了一句。

    陈琪美皱着眉头思考着,正想话,就听见楼梯响起,抬头一看,就看见一个身材瘦高、鼻梁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头戴财主帽子的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从楼梯上走下来,他起身拱手道:“劲荪兄,快过来喝一杯!”

    “哈哈,来的早不如来得巧,正好肚子饿了!”那中年男子笑着从楼梯上快步走了下来,一个帮会兄弟起身让了一个位置,中年男子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坐下。此人姓农,名竹,字劲荪,出身于满人官僚家庭,在日本留学时加入同盟会,后来奉孙文之命回国在天津开设淮庆药栈,以经商为名,走南闯北,以采购药材为掩护,结识武林英豪。

    陈琪美拿起酒壶一边给农劲荪倒酒一边问道:劲荪兄,怎么不见霍师傅师徒下来吃晚饭?”

    “哦,霍师傅师徒刚到上海,想熟悉一下环境,这不今儿早上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农劲荪拿起刚倒满酒酒杯就一饮而尽。

    陈琪美闻言扭头和旁边的刘福彪对视了一眼,心里越发认定那件事情很可能是那俩师徒做的,斟酌了一下,陈琪美便对农劲荪道:“劲荪兄,天黑之时在黄埔滩的公共花园门口发生了一起袭击洋人的重大事件,一共有八个洋人被杀,据是两个男子做的,现在外边洋人们都发疯了一般寻找凶手,大街上到处都是洋人大兵和租界巡捕!”

    农劲荪四十多的人,人生经历丰富,陈琪美的这翻话他怎么会听不懂?他表情一凝:“你怀疑这事是霍师傅师徒做的?不可能吧,我与霍师傅相交莫逆,对他的为人十分了解,霍师傅不是一个鲁莽之人,我看这事还是等他们师徒回来了再,咱们不要在这里猜疑,免得伤了义士的心!”

    陈琪美闻言头:“有道理,我们好不容易将霍师傅师徒从天津请来,如果因为一件我们还不能确定的事情就胡乱猜疑,确实会寒了义士之心!”

    几人着话,不久,就感觉客栈门口有人进来,一个戴着财主圆帽,身穿短装马褂,脚上一双老式布鞋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身体壮硕的年轻人,年轻人的手上还提着大包包东西。

    “霍师傅回来!”刘福彪正好面对客栈大门坐着,一眼就看见了,立即站起来道。

    其他人扭头看见也都站了起来,农劲荪急忙走过去道:“俊卿兄,你们师徒可回来了,出去了一天,我们还以为你们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情,大家正担着心呢!”

    那中年人抱拳拱手道:“哈哈,元甲和徒儿初到大上海,在各大街上转了转,被这大上海的繁华给迷住了,因此多看了看,耽搁了一些时间,让劲荪兄、英士兄担心,恕罪恕罪!”

    原来这中年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河北武术家霍元甲,他身后的年轻人正是他的徒弟刘振声。此次他带着徒弟刘振声从天津到上海来是因为农劲荪和陈琪美力邀,此前有一个从英国而来的大力士名叫奥比音到了上海,此人在租界摆下擂台讥讽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上海民众十分不满,但又无人敢应战。农劲荪从报上得知此消息,遂向上海知名人士、同盟会员、革命党人陈其美推荐了霍元甲。陈琪美随即邀请霍元甲来上海会会那奥比音,给中国人争一口气,霍元甲受邀之后欣然答应,随即带着徒弟刘振声在农劲荪的陪同下来到了上海。

    陈琪美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才有人在公共花园杀了八个洋人,现在洋人们都疯了,到处抓人,我还担心你们会遇到麻烦!”

    霍元甲闻言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道:“敢情是这样,我怎么大街上到处都是巡捕设卡盘查呢!”

    刘福彪没什么心计,见霍元甲这么,当即一拍大腿道:“霍师傅,我们还以为是你们师徒做的,正替你们当着心呢!不是你们做的就好,你不知道……”将整件事情详细地讲述了一遍,完扭头对陈琪美道:“哈哈哈,兄弟,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霍元甲心思敏捷,将诸人脸上的表情扫了一眼便明白这几人定是认为是自己师徒做下那事,当即笑道:“哈哈哈,元甲倒是对那做下此事的人佩服得紧,如果换做是我,我倒是可以两招解决那两个英军大兵,不过用枪我可不会,更何况还是弹无虚发地连续开枪杀死六个人,我自问没那个能耐!”

    这话一出来,陈琪美等人立即反应过来了,这事还真不是霍元甲师徒干的,到功夫,霍元甲倒是有这个能耐能用两招解决两个英国大兵,可他绝对不会用枪,也没有那么精准的枪法!

    农劲荪见状连忙道:“是啊,也不知道是哪路好汉做下这等事情,不过这次却给我们同盟会带了无穷的麻烦!”

    霍元甲立即问道:“怎么啦?别人做下此事,与你们同盟会又有何关系?”

    陈琪美当即将自己刚才在琴楼别墅被麦高云堵住,限期让他交出凶手的事情了一遍,霍元甲听后也皱起了眉头,他道:“此事确实是一个**烦,可洋人怎么就认定这事是你们的人干的?”

    刘福彪骂骂咧咧道:“谁知道那帮洋鬼子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硬是要认为这事是我们革命党人干的呢!”

    霍元甲道:“此事棘手啊,即便我们知道是谁做的,也不能将其交出去,咱们总不能把自己的同胞绑了交给洋人处置吧?这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呀!”

    可不是吗?陈琪美等人听了霍元甲的话,更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了,这件事情还真不好处理,不交人吧,洋人那边肯定会全力清剿在租界的革命党,如果没有租界做掩护,革命党在上海真的会呆不下去,可如果交人吧,且不能不能找到,即便找到了,难道还真交人不成?

    思索良久,陈琪美咬牙道:“为今之计,看来我们只能撤离此地躲藏一段时间了,等风声过了再出来活动!”

    农劲荪道:“那俊卿兄与英国大力士奥比音比武的事情怎么办?到时候如果元甲缺席,人家英国人还以为我们怕了他们!”

    陈琪美道:“那霍师傅照旧与奥比音比武,这里是不能住了,我写一封书信,霍师傅拿着书信去找浙江财阀虞先生,先住在他的府上,虞先生接到我的书信定会对霍师傅师徒礼敬有加的!”

    众人想想,也认为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霍元甲向陈琪美抱拳道:“那就多谢英士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