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9章 蒙混过关

第9章 蒙混过关

    撤就撤,陈琪美等人立即将天宝客栈的大门关上,将同盟会一些很重要的文件整理大包准备带走,其他人也各自回房收拾行装,等到深夜时分趁人不注意再偷偷撤离。Www.00kS.cOm

    收拾完各式文件之后,陈琪美坐在房间的桌边燃一支烟陷入了沉思,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刘福彪,他见陈琪美如此便问道:“陈兄弟,想什么呢?”

    “哦?”陈琪美回过神来,抽了一口烟起身到门口打开门看了一眼,发现门外没人才再次关上门走过来坐下道:“刘大哥,我在想我们是不是派人找一找那两个江湖豪客?你想想这两个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杀死八个带枪的英国大兵,这是什么样的身手?如果我们能够将这两个人招至麾下,那么我们的革命事业将又添两大助力。刘大哥你想想,这两年我们举行了这么多次起事,每次都被清廷镇压了,我们在各处都受到清廷暗探的追踪,我想了很久终于让我想到了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同盟会内部意见不统一,行事之前保密上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没有自己的武力,这一次劲荪兄和我把霍师傅师徒请过来与英国大力士奥比音打擂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真正的原因是我们想成立一个武术组织,专门训练反清力量,霍师傅就是这个武术组织的总教头,在功夫的训练方面,有霍师傅就差不多了,但在枪械和军事方面,我们并没有什么出色的人才,而那两个人却能够空手抢走英国大兵的步枪,还枪杀了六个人,枪枪都命中要害,这种精准的枪法和军事素质绝对是极其罕见的,这样的人才我们打着灯笼去哪儿找?现在机会来了,只要我们找到这两个人,我自信凭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服他们加入我们、加入到反清事业的队伍中来!”

    刘福彪听了陈琪美的话,了头道:“明白了,我支持你的想法,只不过想要调动我们上海青帮的所有力量去找这个两个,只有去找我家老头子了,如果他答应的话,我想找到那两个人是迟早的事情!”

    陈琪美嚯的一下子站起来道:“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去找你家老头子!”

    刘福彪连忙道:“陈兄弟别急,现在大街上正在戒严,等深夜我们再去不迟!”

    陈琪美经过刘福彪这么一提醒,知道自己性急了一,又坐下道:“也好,那我们就深夜时分撤离之后再去!”

    …….

    宝昌路西段。

    萧震雷和马双已经在这间无人的民宅内呆了近一个时了,二楼房间里桌子上堆满了两堆鸭骨头和一些残羹冷炙,一坛子花雕酒已经见底。

    马双打着酒嗝摸着撑得鼓鼓地肚皮道:“震雷哥,从我懂事起,我就从来没有吃饱过,今晚这顿是我这一辈子吃得最饱的一次饭了,就算现在让我去死也值了!”

    萧震雷听了马双的话,心里有些酸楚,这清廷该造了多少孽啊,一个种田的农民竟然一辈子没有吃饱过饭,这还有天理吗?这样的朝廷不被推翻才真是怪了。

    勉强露出笑脸,萧震雷安慰道:“双你放心,只要你跟着哥,哥绝对不会让你再饿肚子!以后吃饭穿衣都由哥来负责!”

    马双连忙道:“震雷哥,这怎么行?你也要赚钱娶媳妇了,我怎么能用你的钱呢?”

    萧震雷眼睛一瞪:“怎么不行?以后你就跟我干,我付给你工钱,管你吃饱饭穿好衣裳,就这么定了!今晚我们做下这事太大,估计这段时间洋人们肯定会发疯似的找我们,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还得回码头去干活,一切如往常一般,你干活的钱自己拿着,吃饭穿衣算我的,既然你跟我干,我就得管你,刚才杀了那两个站岗的洋兵从他们身上搜出了一些钱,这些洋鬼子真他吗有钱啊,两个身上就有十个大洋和三十二英镑!”

    马双惊异道:“震雷哥,十块大洋?这么多钱啊,这些钱可以娶一个媳妇了,英镑是什么?”

    萧震雷笑道:“英镑是英吉利洋人用的钱,比大洋值钱得多,等哪天风声没那么紧了我就去把英镑换成大洋,你跟着哥也担惊受怕,见着有份,哥分你一半”。

    按照1909年的汇率,1英镑大约可以兑换4美元,1美元可以兑换.5个银元左右,也就是1英镑可以兑换10银元。三十二英镑就是三百二十块大洋,尽管萧震雷还不知道此事的汇率,但他也知道这笔钱相对于普通的老百姓而言,绝对是一笔巨额财富。

    是人都喜欢钱,马双也不例外,不过他也知道在今晚这件事情上他根本没出什么力,不能拿钱,连忙道:“震雷哥,既然你让我跟你干,我就跟你干,不过我可不能要你这些钱!”

    萧震雷见马双得无比认真,就只好同意:“那好吧,双,你什么时候缺钱就跟哥,哥给你!”

    正话间,外面突然响起了嘈杂声,闹哄哄的,萧震雷和马双听见了同时脸色一变,萧震雷立即从凳子上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窗户边看向外面,只见东面亮起许多火把,却是无数衙役和捕快正在挨家挨户地搜查。

    “不好,来得好快啊,衙役和捕快们已经搜查到这边来了,双,快把灯给关了!”萧震雷发现状况之后立即扭头对正看着他的马双道。

    “噢,好!”马双立即走到房门便关闭了灯开关,房间里顿时陷入黑暗之中。

    观察了一阵子,萧震雷发现那些衙役和捕快已经搜查到东面第三家,也就是只要再搜查两家院子,就会搜查到这间房子来,萧震雷思索了一阵道:“双,咱们好像躲不过去,那些衙役和捕快不管搜查的地方有人没人,一律砸开了院子门进去搜查,看来咱们只能冒充这间院子的主人了,从现在起你是这间院子的下人,我是这里的主人,咱们给他们演一出好戏,等会他们喊门的时候你去下面开门,千万别惊慌,我就在你后面,他们问什么你一概不出声,由我来应付,明白吗?”

    马双有些害怕,“震雷哥,不会出事吧?”

    萧震雷安慰道:“放心,放心,只要你别害怕,装作一副下人的模样开门就行,一切我来应付,我现在去换身衣裳,你把桌子上收拾一下,别让他们上来搜查的时候看出破绽就行!”

    “好的好的!”马双答应一声,慌忙收拾起桌子上的残羹冷炙,而萧震雷则走到隔壁衣物间找衣服,看这家的情况,经济条件应该不错,萧震雷很快就在衣柜中找到了一套马褂长袍换上,又拿了一财主帽子戴上,在镜子前一照,还真是那么回事,瞬间就变成了一副财主的模样,将辫子甩到脑后在回到那边房间时,马双已经收拾妥当了。

    过不多时,院子外面传来了哄闹声,随后就听见院子们被锤得当当直响,“开门开门,快开门,快开门!”

    萧震雷站在房子的屋檐下对着院子外喊:“是谁啊?”

    门外传来声音:“官府公干,快开门,再不开门就砸门了!”

    萧震雷闻言向马双摆了摆脑袋,马双头会意,向院子外方向喊道:“来了来了,别敲了,再敲大门都被敲坏了!”着就快步走过去打开院子们。

    院子们一被打开,外面的十几个衙役和捕快就分作两列冲了进来,一些捕快悬挂腰刀,一些衙役拿着长矛,另一些人端着步枪,武器是五花八门。

    “诶诶诶,诸位官爷,这是怎么啦,怎么这么大阵势,出什么事儿啦?”萧震雷见捕快衙役们闯进来,连忙上前向一个捕头模样的人抱拳行礼问道。

    那捕头打量着萧震雷一下,问道:“你就是这里的主人?”

    萧震雷连忙道:“是是是,鄙人李德才,添为这套院子的房主,那边是鄙人的下人马五。这位大人,这是怎么啦?我们乃是良民啊,怎么这突然闯进来这么多官兵呢?”

    “李德才?今晚有两个人杀了八个洋人逃走了,我等奉命搜查全县各地”那捕头继续打量着萧震雷和马双,然后向身边一人招手道:“翻翻户籍,查查这家主人的名字是不是叫李德才!”

    “是,张捕头!”那人答应一声立即开始翻户籍簿。

    萧震雷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心中庆幸不已,幸亏刚才为了保险在房间的抽屉里翻了一遍,将主人家藏起来的地契给翻出来看一眼,否则此时就麻烦大了。

    “张捕头,这家主人的名字确实叫李德才,今年二十八岁!”

    捕头看了看萧震雷的脸,嘀咕道:“好像年轻了一啊!”

    “呵呵,托您吉言,托您吉言!”萧震雷表现的一副被别人夸赞的模样,突然看见捕快衙役们已经闯进屋内到处东翻西翻,连忙显出一副焦急的模样,从袖子口里掏出三块大洋暗自塞进张铺头的手中道:“张大人,麻烦你让弟兄们手脚轻,千万别弄坏了家具,鄙人乃是善良之家,哪敢收留那些凶残的匪人啊!”

    张捕头手中摸到了大洋,心中暗自一喜,心这家伙还蛮懂事的嘛,怕咱弄坏了家具才塞钱的,嗯,就不为难他了,不着痕迹地收了钱之后大声道:“里面的,有没有发现?”

    那些衙役和捕快刚进去搜,哪里搜出什么来?听见张捕头一问,都答应没有,张捕头立即道:“好了好了,既然没搜到就撤离,咱们去下一家,今晚还不知道要搜到什么时候,快快!”

    这群官兵来就来,走就走,在这里总共没呆两分钟就掉头去了下一家,关上院子门之后,马双因为害怕,早就虚脱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萧震雷也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