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11章 头版头条

第11章 头版头条

    这一夜,整个上海滩,不论是租界还是华界,都闹翻了天,英**舰“林纳特”号、“普洛弗”号上的水兵和守卫英国驻沪总领事馆的海军陆战队以及公共租界各巡捕房的巡捕,法租界各巡捕房的巡捕、大清上海县道台府、知县衙门几乎所有的衙役和捕快都出动了,在整个上海滩翻了个个,都没能抓到在公共花园门口杀死了六个英国士兵、一个英国探目和一个印度籍巡捕的两个名凶手。www.00ks.com

    黎明时分,折腾了一夜的英国水兵和海军陆战队不得不在军官的命令下撤退,水兵回到了军舰上,海军陆战队继续回去守卫英国驻沪总领事馆。

    这件事情其实与法租界和上海县衙、道台府没多大关系,深夜时分,法租界的巡捕们和上海县衙、道台府的捕快及衙役在搜查无果之后早就回去睡觉了,谁还真的听英国人的?

    天刚麻麻亮,萧震雷和马双两人就从院子里出来,锁上院子们之后两人很快离开了,此时大街上还没什么人,等走过一段进入了宝昌路法租界之后,街面上的人就开始多了起来。

    睡了一觉之后,萧震雷感觉身上有一股使不完的力气,按照他以前的经验,这是身体在长力气,这就让他纳闷了,按照这具身体的年龄来,已经有二十三岁了,就算还在长力气也不应该这么明显,而且现在他感觉精神非常的好,头脑非常清晰,思维速度极快,这到底是这么回事?难道这是灵魂穿越过来的福利不成?

    萧震雷思索了一阵,想不出什么头绪,晃了晃脑袋就不想了,抬头正好看见街边路边摊上有卖早的,于是对身边的马双:“双,走,咱们先去吃东西,吃饱了再去干活!”

    “好咧!”马双答应。

    两人走到早摊子边上,萧震雷对早摊老板道:“老板,来两碗混沌,要大碗的,另外再来十张饼!”

    马双见萧震雷叫这么多吃的,连忙道:“哥,多了多了,叫这么吃不完!”

    萧震雷坐在长凳上:“坐,坐,吃得完,我还不知道你么,再多你也能吃完!”

    坐在长凳上,在早摊老板正在忙碌的时候,萧震雷打量着街道上行走的人们,这个时代的男人们每个人都还留着长辫子,只有极个别人已经剪了辫子,这样的人也只能呆在租界里生活,如果去华界,铁定会被官府中人当做革命党给抓起来,即便不是革命党,擅自剪去辫子也是很大的罪!

    坐了一会,就听见有人叫卖香烟:“卖香烟啦!老刀牌香烟、白鹤牌香烟、飞马牌香烟,双喜牌香烟,卖香烟啦!”

    昨天还没事,现在听见这烟贩子在叫卖香烟,萧震雷就感觉烟瘾有些犯了,立即伸手喊道:“诶,卖烟的,来一盒老刀牌和一盒双喜牌!”

    岂知早摊子的老板听见转身道:“这位客官,怎么能买老刀牌呢?这是洋人的烟,要吸烟就买白鹤、飞马、双喜都可以!”

    尽管早摊子老板没明白,但萧震雷却是听明白了,原来早摊子老板是想让萧震雷支持国产香烟,老刀牌香烟是英国惠尔公司生产的香烟,属于洋烟,而其他几个牌子属于国产香烟。

    190年,英美烟商在上海浦东设置“英美烟草公司上海分公司”,往中国各个地区倾销香烟。华侨简照南、简玉阶兄弟认为洋货充斥,国货不振,长此下去,国家前途不堪设想,遂决心从事实业以救国。

    经过一番考察,兄弟俩租得香港罗素街一座旧式仓库为厂址,于1905年在香港建立“广东南洋烟草公司”,与“英美烟草公司”相抗衡。南洋公司的首推产品为“白鹤牌”卷烟,当时因发生美国政府虐待华工事件,反美浪潮席卷中国,“白鹤牌”乘此机会一举打响。随后,南洋公司又推出“飞马”、“双喜”牌卷烟,与英美公司抢占市场。英美公司惊恐万状,以南洋公司卷烟的包装模仿了英美公司,从而构成了仿冒侵权为由,禁止南洋公司的卷烟在市场上销售。南洋公司在竞争中终因亏损较大,于1908年被迫停产关闭。

    简氏兄弟没有被英美公司的强大所吓倒,1909年,简氏兄弟筹集资金1万元东山再起,建起了“南洋兄弟烟草公司”。

    面对“英美”咄咄逼人的气势,“南洋”进行猛烈的还击。首先,“南洋”不畏削价风,趁“英美”在上海“布防重兵”之际,将“南洋”产品向其“守备空虚”的内地薄利多销,使“英美”首尾不能相顾。其次,“南洋”还推出了广受欢迎的有奖销售。

    为示“南洋”爱国真心,简氏兄弟还广济博施,资助公益事业。简氏兄弟的爱国热情,感动了亿万同胞,广大消费者拒吸“英美”的“三炮台”,争购“南洋”的“喜鹊”。这样,在激烈的竞争中,“南洋”不但未被“英美”挤垮,反而越来越发展壮大,

    现在是1909年,后来民国时期很有名的三炮台香烟和哈德门香烟都还没有面世,哈德门香烟要等到1919年才生产,而三炮台要等到191年才注册生产,现在洋烟中只有老刀牌香烟销路最好,最为有名,其他杂牌香烟的销路都不怎么样。

    萧震雷也不与早摊老板计较,要了一包白鹤牌和一包双喜牌香烟,又要了一盒洋火,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这个时代的香烟没有过滤嘴,口感实在不怎么样,燃抽了几口,吐出嘴里的烟叶碎末,扭头一看,只见马双正用眼睛盯着自己嘴上的香烟,萧震雷笑了笑将另一包烟丢过去道:“双,你也想抽烟?你可要想好了,抽烟不是什么好事儿,别看我现在抽着很好玩,很酷的样子,要知道抽烟会上瘾的!得,你想抽就抽吧”。

    马双没有接那盒烟,从萧震雷已经拆封的那一包香烟中抽出一支含在嘴里用洋火燃了,吸了一口便被呛住了,不住地咳嗽,眼泪都咳出来了,“不行了,不行了,哥,我还以为这烟是什么好美味,哪知道又苦又辣,我还是不抽了!”着将那只吸了一口的香烟扔得远远的,刚落在地上就被一个路过的乞丐给捡走了,那乞丐看见捡了这么好一支烟,脸上露出丰收的表情。

    不多时,两碗混沌和十张大饼送上来了,萧震雷连忙招呼马双开动,两人喝一口混沌汤,吃几口大饼,津津有味,吃着大饼,萧震雷感觉这个时代的大饼真的很美味,绝对不是食物本身的美味,而是这具身体缺乏营养所致,尽管他这副身体在同时代的人当中已经是相当强壮的了,但依然缺乏营养,他相信只要保持足够的营养,这副身体还能够长得更加强壮,如果专门制定一套训练方法,只要两三个月,这副身体的战斗力就能超出前世自己的一大截,毕竟这副身体的骨骼先天上就很粗壮,现在的身高就差不多有一米八八了,比这个时代绝大多数洋人都高得多。

    早刚吃了一半,听见有孩子喊:“卖报卖报,昨日傍晚时分,六名英国大兵、一个英国探目和一个印度巡捕在公共花园门口被杀,俩凶手背影被拍下,租界巡捕房正全力追捕中”,他连忙扭头向喊声方向看去,招手喊道:“孩,来一份报纸!”

    那孩子还没过来,马双停下狼吞虎咽,惊异道:“哥,你什么时候会识字了?”

    “呃?”萧震雷急忙掩饰道:“我不认识,不过我在学,一天学十个字,一年就能认识大部分字了,两三个月就能看报纸,双,要不你也跟哥一样,学认字,学会了认字,以后也不会被人骗啊!”

    马双听萧震雷这样,眼睛顿时放光,人们都是有求知欲.望的,他也渴望上学,以前是没条件,家里穷,请不起先生教,现在听萧震雷可以跟着一起学,这当然好,能认字在这个时代可是文化人,是很受人尊敬的。

    “哥,这,这能行吗?”

    “行啊,怎么不行?这样,从明天开始,哥每天教你认十个字,过一年你就是文化人了,就这样定了啊!”

    马双欣喜地答应:“诶,我知道了,哥!”

    卖报纸的孩走了过来递上一份报纸,萧震雷接过报纸递上两文钱。打开报纸一看,只见头版头条上就印着一副黑白模糊的图片,图片上正是他和马双背着步枪逃离的背影,不过这照片是黑白的,而且清晰度不够,又在傍晚光线暗淡的时候拍的,不是很清晰,想要从这背影上找到凶手难度很大,要这张照片有什么价值的地方就在于它记录了两名凶手的衣着。从这张图片可以看出,这两名凶手穿着非常普通的粗布短褂,和其他中国人一样,脑后有辫子,辫子缠绕在头上。

    萧震雷将报道文章看了一遍,对于繁体字,他还是认识的,文中报道的全部都是猜测之词,唯一有价值的只有这一副照片。

    萧震雷一边吃着早,一边思索着,这张照片并不能明什么,看不清相貌,只凭背影根本无法确定凶手的身份,所以他完全不担心现在去码头干活会被人查出来,相反,如果不去码头,让码头上的熟人看见这张报纸,恐怕还会让人联想起来,如果去了,别人反而还不会相信是他俩,谁会知道两个杀人犯会有胆子继续回码头干活?现在要做的就是一切如常,不能有丝毫的改变,否则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