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13章 黑锅

第13章 黑锅

    陈琪美在同盟会中的身份不低,在革命党诸位巨头中,与黄新、宋教人、汪金卫、胡罕民等人相比,陈琪美的资历是比较浅的,他参加同盟会的时间比这些人都短,他之所以取得较高的地位,一方面他坚决支持孙纹,另一方面是他本身的能力很强,他能干和敢干,这得益于他早年长期从商,在商界中磨练了丰富了人生经历,这也是这些同盟会巨头都不具备的经历。www.00Ks.com

    黄精荣一听这人就是同盟会巨头之一的陈琪美,同时也是范高头的结拜兄弟,在青帮中排大字辈的大佬,当即就刮目相看,也是十分敬重,连忙再次拱手抱拳行礼道:“原来是陈先生当面,精荣竟然有眼不识泰山,恕罪恕罪!”

    尽管陈琪美在青帮中的辈分很高,但青帮中人的社会地位并不一定看辈分,有些混得好的,辈分也不高,就比如杜月升后来与黄精荣平起平坐,他只是通字辈而已,当时在上海滩的还有不少大字辈的人物,现在这个时候大字辈的青帮大佬就还有三十九个,到了1919年以后,礼字辈就仅仅剩下张人奎,而大字辈只剩下十七个了。

    陈琪美还要找黄精荣帮忙,他可不认为自己的辈分高,就可以在黄精荣面前摆架子,连忙还礼:“不敢不敢!”

    “好了好了!”范高头在旁边摆手道:“你们就别互相客套了,精荣啊,这次找你来是有一件要事找你出面,公共租界到处抓人的事情事情你知道了吧?麦高云那洋鬼子认为杀了八个洋人大兵的人是英士的人干的,逼着英士交人,不交人他就派巡捕大肆抓捕革命党,就连我都损失惨重,不少铺子都被封了,再这么下去,我这老头子的棺材本都得赔掉不可,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让给你出面找公共租界的头头们和和,这事真不是英士的人干的,他们不能老盯着革命党啊!”

    黄精荣听了范高头的话,心中不由苦笑,你还真以为那些洋鬼子把我当什么了不得了人物了?他们只不过是利用我帮助他们管理租界的帮会,维持租界治安,让我去找他们和,那些洋鬼子能给我面子?别逗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嘴上却又是另外一番辞,黄精荣抓了抓头皮看向陈琪美道:“陈先生,这事真不是你们革命党干的?”

    陈琪美摇头道:“黄老板应该知道,我们革命党现在的任务是反清,不是和洋人们过不去,在反清的情况下,再去得罪洋人,我们在洋人地盘上还呆得下去么?我们没这么傻吧?”

    黄精荣头认可的陈琪美的法,思索了一番道:“老头子,陈先生,大家都是自己人,我话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实了吧,这事儿啊,你们找我去和也没用,洋人们现在是认定了是你们干的,那就是你们干的,你们就是想不是都没用,因为你们拿不出证据,不过这事我倒是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只是要花钱疏通一下关系!”

    范高头和陈琪美互相看了一眼,陈琪美便问:“不知道黄老板需要多少钱疏通关系?”

    黄精荣伸出两根指头,陈琪美问道:“两千大洋?”

    黄精荣摇了摇头道:“两万!”

    两万大洋对于现在的陈琪美来无疑于是一个天文数字,同盟会的革命经费大多是靠孙文等人在海外找华侨们募捐的,并没有自身的经济来源,可想而知陈琪美身上并不是很宽裕,听要这么多钱,他的脸色都白了。

    范高头也是皱起了眉头,三人一时间谁都没有话,房间里沉寂了几分钟之后,范高头才开口道:“这笔钱我来出吧,精荣啊,只要你把这件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就算我老头子欠你一个人情!”

    黄精荣哪敢领范高头的人情,孝敬他、为他办事是黄精荣这个辈应该做的,如果让人知道了,人家怎么看他黄精荣?黄老板的算盘可谓是打得精熟,他的目的可不是要范高头欠他的情,他受不起,他是要陈琪美欠他的情!他连忙道:“怎么能让您出这笔钱呢?这样吧,我想想办法,不过这事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办……”。

    话到这份上,陈琪美哪能不明白黄精荣的意思,他拱手道:“黄老板,琪美现在并没有这么多钱,一切还得仰仗黄老板从中周旋一二,如此事成功解决,我陈英士在此承诺,等我们革命成功之后,必然不会忘记黄老板今日之贡献,我会向中山先生详细汇报黄老板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新的政府必然会有黄老板一席之地”。

    黄精荣等的就是这一句,嘴里连忙道:“言重了,言重了,陈先生且看我黄某人的手段吧!”

    当天晚上,法租界八里.桥路附近来了大批的法捕房巡捕,这些巡捕很快将路边一栋民宅给围了,巡捕当中,黄精荣黄老板赫然在列,此次行动由法租界警务处总监麦兰亲自带队指挥。

    原来黄老板得到消息在公共租界杀死六个英国大兵、一个英国探目和一个印度籍巡捕的两个凶手就藏在八里桥路附近的一间民宅里,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黄老板去见了法租界公董局总翻译曹振声,其实哪里是他得知了凶手的消息,这一切都是他自导自演的把戏罢了。杜月升是编剧,他是导演,他老婆林桂生是总策划加制片人,而两位主演是他花大价钱买来的替死鬼,这年头只要肯出钱,多的是大把的人愿意当替死鬼。

    话曹振声是何许人也?这人可不得了,他是早期的法国留学生,清末早期留学生几乎每一个人在后来都是民国时期的上层大人物。曹振声在法租界地位与黄金荣相捋;法界有所谓一文一武的法,文的是曹振声,武的就是黄金荣。黄曹两家都是吃外国人公事饭的,平时来往得很勤,得上是通家之好。

    黄精荣尽管在上海滩吃得开,可他还不能跟租界高层直接对话,于是他找到曹振声他得知了凶犯的藏身地,让曹振声做中间人与警务处总监麦兰进行沟通。麦兰得知这个消息,当即与黄精荣见面,随后组织法租界巡捕们赶到八里桥路围捕凶犯。

    在总监麦兰的指挥下,巡捕房们冲进了那间民宅,没过多久,民宅里传来噼里啪啦一阵枪响,枪战维持了五六分钟才停止,随后不久,巡捕们抬着五具尸体出来,其中两个就是凶手歹徒的尸体,另外三个是巡捕的尸体,还有三人中枪受伤,敢情黄老板找来的两个替死鬼都不是简单角色。

    话黄老板这次做了充分的准备,在他看来,演戏就要演全套的,要演得不留任何破绽,巡捕们事后在那间民宅里找到了两支步枪和一支**,还有一些子弹,这些都是被当晚凶徒抢走的,黄老板作为法租界巡捕房的探目,在上海滩耳目众多,要打听当晚的详细情况易如反掌,因此将细节都做得很好,就连两个被击毙的凶徒的身高体型和背影都与报纸上的非常相似,当公共租界警务处从法租界警务处把两具尸体和被抢走的枪支接受过去之后,他们当即进行了结案。

    事实上他们也不能不进行结案了,上面驻沪总领事法磊士每天都打来好几通电话催促破案,向工部局施加压力,警务处实在是撑不住了,现在法租界帮助破了案件,而且凶手尸体的身高体型和背影都与当晚在公园中的记者拍摄的照片相似度很高,差不多已经可以证明被打死的两个人就是当晚的凶徒,而且这两个人被击毙之前还与法租界巡捕进行了长达五六分钟的枪战,这充分证明了凶徒枪法高超的事实,尽管还有一些疑虑,但警务处的督察长布鲁斯已经没有时间再确认证据了,因为再不结案,他就要卷铺盖走人。

    这件事情可谓是对于几方面的人都是皆大欢喜,工部局警务处的大佬们因为及时破案而免于被撤职,法租界警务处巡捕房在英国人面前倍有面子,黄精荣这位“破案专家”再次在洋人们面前证明了他的能力,因此洋人们对他更加倚重了,同盟会方面也因为这件事情不再被公共租界工部局方面敌视,被抓的革命党人都从监狱里放了出来,可以在租借自由活动了。

    至于真正的当事人萧震雷和马双,当第二天早上萧震雷从报纸上看到“两名凶手”在法租界八里桥路附近的一间民宅被巡捕们击毙的报道时哭笑不得,他不得不佩服那位黄老板的脑子,抓不到真凶,又想在洋人们面前露脸,最后不得不找替死鬼来达到破案目的想法真是太天才了。

    马双听萧震雷念完报纸上的内容后问道:“哥,这么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咱们以后是不是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萧震雷摇头道:“这事儿没这么简单,也许公共租界当局不清楚这其中的内情,可导演这一场闹剧的那位黄老板肯定是心知肚明的,这位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咱们依然要心,从今以后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提起那件事情,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知道么?”

    马双头道:“明白!”

    (大大们看书记得加入书架收藏,推荐票票多给一哦,这就是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