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4章 被跟踪

第14章 被跟踪

    一直过了一个星期,枪杀洋人的事儿好像没人记得起一样,这事儿就这样过去了,但萧震雷更加心谨慎,这上海滩的事儿邪乎得很,谁都不准,越是嘚瑟,往往死得越快,就连黄精荣那样的人一般都不愿意动家伙搞别人,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尽量用钱解决,以免惹来疯狂的报复,除非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动刀枪。www.00ks.com

    这天码头上又来了几个人,不过这几个可不是巡捕,而是穿着黑色对襟短装,下身穿着青色灯笼裤,脚上一双老式布鞋的青帮子弟,青帮的人基本上都是一副穿着,名言人一看就看得出来,别人没注意,正在干活的萧震雷注意到了,这些天他一刻也没有放松警惕。

    那几个青帮子弟进了码头之后,管着苦力们的工头们都被叫到了码头大门处旁边一间平房里,这是管理码头的办公室,为首的青帮子弟赫然就是青帮本土帮老头子范高头的徒弟,号称“四庭柱”之一的刘福彪。

    “刘爷,今天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您请坐,请坐啊!”一个工头一副讨好的表情,连忙掏出一包老刀牌香烟,抽出一支递给刘福彪。

    刘福彪接过香烟叼在嘴上,旁边一个手下掏出洋火给他上,他吸了几口,右手伸到头抓了抓光溜溜的头皮看着这满屋子的包工头道:“各位工头不必害怕,今天把诸位叫过来不是找你们的麻烦,也不是要提高码头的抽水,这张报纸想必诸位应该都知道吧?”

    一张报纸出现在刘福彪的手上,那就是萧震雷和马双八天前的傍晚杀死英国大兵的背影照片,工头们当然都知道,识字的应该还看过,工头们不知道刘福彪为什么提起这件事情,一个个都看着他,听他下文。

    一个工头替大家问了:“刘爷,这事不是完了吗?法捕房都把那两个凶手开枪打死了,公共租界的洋人们也结案了啊,怎么您这是……”。

    刘福彪没回答那人的话,继续道:“今天把你们叫过来,就是要问问你们,在咱们的码头上,有没有与这两个人的背影相似的?无论有没有,今天我来问你们这件事情都不准出去,谁要是出去,可别怪我刘福彪心狠手辣,绑上石头扔到海河里喂王八都是轻的!如果你们当中明明有人知道或者看见过有这样的两个人的背影跟报纸上相似的却不,事后被我知道了,嘿嘿,那是你故意欺瞒我刘福彪,故意跟我过不去,那我也能对不起了,诸位都明白了吧?好了,有没有人见过有这么两个人的?如果有就出来!”

    工头们听完刘福彪的话都低声议论纷纷,刘福彪却不声不响用鹰一样的眼睛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工头,当其中一个工头发现刘福彪正在盯着自己的时候,心中一慌,以为刘福彪看出了自己心里藏着事,害怕之下连忙站出来道:“刘、刘爷,我知道有两个人的背影与这报纸上图案上相似,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俩,他们俩…….”。

    “等等,这位留下,其他人全部出去,记住,忘记刚才的事情,我没有来过,你们也没有被叫过来问过话,什么都没发生过!”刘福彪完,挥挥手:“去吧去吧!”

    其他工头闻言转身依次离开了,屋里只剩下刘福彪和他的手下,再加上这个工头,刘福彪将他的手下几个人也全部赶了出去,到最后只剩下刘福彪和这个工头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了!”

    “是是是!”工头连忙答应,咽了咽口水道:“刘爷,这两个人是在我手下干活的,他们是从安徽过来的,一个叫马双,一个叫萧震雷,马双先来两天,后来就介绍萧震雷过来干活!”

    “萧震雷?”刘福彪眉头一挑,“好霸气的名字,如果真是他俩干的,还真没辜负他这个响亮的名号了!哦,你继续!”

    “是!”那工头道:“我也是在别人开玩笑的时候才发现他俩的背影与这照片上相似的,有一个苦力开玩笑有可能是他俩,其他人都不相信,因为这哥俩都是老实巴交的泥腿子,平常一棍子都闷不出一个屁来,他们有胆子干出那种惊天动地的大事?别那些苦力们不信,我也不信!”

    刘福彪在工头完之后思索了片刻问道:“那你认为是不是他们俩干的?”

    工头连忙道:“别别别,刘爷,我只是把我看见的告诉您,至于是不是他俩干的,这我真不敢下结论,万一真是他俩干的,事后要是他俩知道是我告的密,以那两位的手段,恐怕我这一百多斤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啊,刘爷,您就别难为我了!”

    刘福彪摆摆手道:“行了行了,我难为你了吗?你先回去吧,记住我的话,别在外面乱嚼舌头,出了事可别怨我!”

    “知道,知道!”工头连声答应,转身走了。

    下午只干了两个时就收工了,码头上轮船上这批货到现在就算是彻底下完,至于明天好有没有活干,还得等明天早上过来了才知道,如果明天没有包扛了,这些苦力们就得再找别的活干,不能再这儿干等着。

    下了工之后,马双和萧震雷走出了码头,马双问道:“哥,现在还早,咱是回城里还是干什么去?”

    萧震雷想了想拉着马双就向法租界走去:“双,咱们好像还没怎么把这大上海好好逛过一回,反正现在还早,明天也不知道有没有活干,咱们现在就去逛逛,坐坐电车到大上海各地方看看!”

    马双也想去各处逛逛,当然同意萧震雷的建议,两人走向法租界,那里有通往上海县和租界其他地方的有轨电车。

    两人就这样逛了一个下午,到天黑的时候逛到了公共租界东区北面的宝山县境内,眼看着天就要黑了,马双道:“哥,咱回去吧,天黑了,早回去,明天不定还要干活呢!”

    萧震雷头道:“嗯,那走吧,咱沿着黄浦江走到公共租界坐电车回去!”

    两人走了十几分钟,萧震雷感觉跟在身后的人终于消失了,这整个一个下午,自从十六铺码头出来之后,他就感觉有人跟着,也利用种种机会窥探跟踪的人,很快便被他发现跟踪之人的身影,如果所料不错,那应该是帮会中人,而且是青帮的人,看来某些人还惦记着那件事情,还在寻找他哥俩,更是怀疑到了他们头上,下午那几个青帮子弟应该就是为这件事情来的,工头们都被叫走了,也就是是工头出卖了他哥俩!

    工头?哼,敢出卖老子,既然你他吗不想活了,那么老子就成全你!萧震雷将拳头捏的咋咋作响,心还有跟踪的那帮人,老子倒要看看到底是在谁在查老子!

    两人沿着黄埔江又走了一阵,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从下午到现在天色一直不太好,阴沉沉的,天黑之后外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没过多久,竟然下起了雨。

    “完了,哥,现在怎办?”马双哭丧着一副脸摸了摸脸上的雨滴问道。

    萧震雷看了看周围,发现前面路边有一栋黑影,应该是一个窝棚,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拉着马双跑了过去躲在窝棚面对黄埔江的屋檐下避雨。

    这雨下了一个多时也没见停的意思,萧震雷也现在什么时候了,只感觉两人的肚子都饿得咕咕直叫,可现在这个季节如果在雨中淋雨了,很有可能感染风寒,病倒了可不得了,即便肚子饿得厉害,萧震雷也阻止马双要冒雨回去。

    (收藏了吗?推荐票呢?给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