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5章 挠钩

第15章 挠钩

    两人躲在屋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着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震雷发现前面来了人,还拉着车,是一辆黄包车,这么晚了竟然有黄包车来这荒郊野地?来干什么?他连忙示意马双不要话,两人慢慢起身躲到后面去不让车夫看见。www.00Ks.com

    果然,那黄包车夫鬼鬼祟祟的模样让萧震雷起了疑心,黄包车车夫停下之后,车上下来一个人,两人都是一副短装干练型打扮。

    “二狗子,时辰应该差不多了吧?”拉车的矮壮车夫问那从黄包车上下来的瘦高个。

    瘦高个一边穿蓑衣戴斗笠一边答道:“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到了,走,咱们去江边等着,拿上手电筒和挠钩!”完已经穿好蓑衣、戴好斗笠,便从江堤上走向江滩,后面的矮壮车夫答应一声,从黄包车上拿了一根长竹竿做的挠钩和手电筒跟了过去。

    待两人走远,萧震雷扯了扯马双的衣袖低声道:“咱们跟过去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待会无论看到什么都别出声,知道吗?”

    马双答应:“知道了,哥!”

    缀在那一高一矮身后,萧震雷和马双都很心,直到到了江滩边上才停下来,俩人在江滩边找了一颗大树爬上去观察着那一高一矮两个人。

    此时那俩人正抱着胳膊蹲在江边,俩人都穿着蓑衣、戴着斗笠,不知道在等什么,无聊了便各自燃一支烟抽着。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萧震雷和马双都坐在树杈上,头上有树冠遮挡着,还能遮挡一些雨水,身上只是滴了几滴。

    又过了半个时左右,正当萧震雷和马双都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江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身影,那是一艘大货轮,应该有三四千吨的排水量。

    看见那大货轮之后,萧震雷和马双两人都隐约听到蹲在江边的其中一个人的话:“来了来了!”

    萧震雷和马双不知道什么意思,但看情况应该是关键时刻到了,所以只能咬牙坚持,继续坐在树杈上等待。

    这时萧震雷又发现那货轮上侧弦面对江岸这边闪烁着手电筒的灯光,连续闪烁了三下就停止了,岸边那瘦高个也立即用手电筒打着灯光,同样将手电筒的灯光连续闪烁了三下。

    看到这里,萧震雷隐约明白了,这肯定是接头暗号,心中不由纳闷,他们在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打了接头暗号之后,货轮会在这里靠岸不成?不能啊,没有码头怎么靠岸?难道不怕搁浅?

    过了好几分钟,大货轮过去了,但从大货轮的侧弦上又开始闪烁着手电筒的灯光,在一公里之外的江边也亮了灯光接头,这是怎么回事?

    约莫过了一刻钟左右,萧震雷注意到从江面上向岸边飘来一物,待那物品近了,蹲在江边的瘦高个伸出挠钩将那漂浮在江面上物事钩上岸来,尽管夜晚光线不太好,但从瘦高个打的手电筒的灯光照射下,他还是看清了被钩上来的东西,原来是一个鼓鼓的**袋,也不知道那**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要用这样的方式下船?还得让专人在江边接驳?在码头直接下货不好吗?这多麻烦啊。

    正思索间,那一高一矮两个人已经回转了,瘦高个拿着电筒和竹竿挠钩走在前面,矮个儿扛着那湿漉漉的麻袋走在后面,不管那麻袋里装着什么,浸泡在水里这么长时间后份量可不轻,而那矮个扛着它竟然很轻松地跟在瘦高个的后面,看来也有一把子力气。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河堤,正好经过萧震雷和马双两人藏身的大树下,就在这时,萧震雷突然飞身而下,一个手刀切在瘦高个的脖子上,在那矮个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右脚就踢在了他的太阳穴上,两人几乎是同时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树上的马双根本没有想到萧震雷会突然袭击这一高一矮两个人,待这两人倒下不动,他才快速从树上溜下来有些担心道:“哥,你、你把他俩杀了?”

    “没有,他们只是晕过去了!”萧震雷随口了一句,然后蹲在地上将缝着麻袋口的麻线拆开。

    “双,拿着手电筒给我照着,我看不见!“萧震雷弄了一阵没拆开,拿起地上还亮着的手电递给马双,马双接过照在麻袋上。

    这次萧震雷很快就将麻袋口拆开了,用手打开麻袋口一看,只见里面是一块块半截砖头大的暗红色东西,看上去很像糖年糕,马双忍不住道:“哥,这是什么?”

    萧震雷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让这一高一矮两个人在这里蹲守这么久,还让大货轮上的人打暗号接头确认岸边是自己人,再从大货轮上沿着江边一路上抛下这样的一**袋东西。

    从麻袋里拿出一块,在手电的照耀下,萧震雷仔细观察这东西,确实不认识,凑到鼻子下闻了闻,当一股有些熟悉的罂粟气味冲进鼻孔时,萧震雷终于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他吗的**烟。

    **烟在这个时代有不少名称,其中最通常的称呼是“红土”,也有人叫它“**”,绝大部分都是从印度漂洋过海来的。一块这样的**在这个时代可以卖到两百块到三百块大洋,是绝对值钱的东西,比黄金还金贵,后来的民国初期,很多军阀把**当做钱款去购买军火,可以抵得上硬通货,比钱还具有购买力。

    吸**是什么滋味?何以它会使得国家搆衅,千万人甘冒生命危险,而仍趋之如鹜?它的味道确很香甜,没有雪茄香烟的呛辣,因此很多人都是只吸一次就上了瘾。吸食成瘾之后,不但终身难以戒除,须臾不可轻离,而且,瘾头还会渐次加深,瘾君子长日一榻横陈,吞云吐雾,志气消沉,体格愈弱之外,尤将精神日耗,于是死神提前来到。

    早**产地都在国外,循着海路运入中国,而以印度为大宗。印度烟土分两种,由印度政府自种的称“土”,又名“白皮”、“洋药”、“疙里疙瘩”,每箱一百斤,约一百六十枚至二百枚。凡英国官方种的叫“大土”、“红土”、“大洋药”,或曰“公班”、“刺班”、“姑”,每箱四十枚,重一百二十斤。其余波斯产者曰“新山”。“红肉”,土耳其产者称“金花”。

    “这是**!”萧震雷着便将手上的这块**烟丢了麻袋之中,撑开麻袋口估算了一下,大约有四十块左右。

    即便按照最低价一块**卖两百块大洋,这一麻袋**也价值八千块大洋,这笔钱绝对不是一个数目。

    “**?”马双闻言怒道:“这些混账竟然在这里贩运**?天杀的混蛋,我杀了他们”。

    马双的伯父原来是镇子里的最有钱的地主,就是因为抽**而败了家产,搞得家破人亡,他对这事记忆犹新,因此特别痛恨贩运**的毒贩子。

    “等等!”萧震雷连忙拦住要杀人的马双道:“双,这些混蛋确实该死,等我问清楚了再杀不迟,你先把他们捆上”。

    “好了,哥,你问吧!”马双抽出裤腰带将一高一矮两个人捆在一起后气呼呼退到一边。

    萧震雷将那瘦高个拖到一边扇了几个耳光,瘦高个就醒了,看清楚面前的萧震雷之后又惊又怒:“你们是谁?干嘛打晕我们?我告诉你们,识相快放了我们,否则,哼哼!”

    “哟呵,都到这时候了还这么硬气,行,看来不给你一颜色看看是不行了!”萧震雷着一把抓住瘦高个的左手一根手指用力一掰。

    只听见咔嚓一声,随即瘦高个就发出一声惨叫:“啊——”

    “怎么样,很爽吧?嘿嘿,咱们再来!”萧震雷着又掰断了瘦高个的一根手指,瘦高个再次发出一声惨叫。

    连续被掰断三根手指之后,瘦高个受不了了,连声讨饶:“别掰了,爷,大爷,好汉,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求你饶了的吧?”

    萧震雷收回手燃一根烟抽着,吐出烟雾道:“吧,你叫什么?这家伙叫什么?你老板是谁?货栈在哪儿?将这江边挠钩的勾当一五一十的出来,如果有一个关窍没明白,那么下一次就不是拜手指这么简单了,我会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片下来下火锅!”着晃了晃从他身上搜出了的匕首。

    瘦高个吓得脸色惨白,连声道:“是是是,好汉,我,我,我叫王二狗,他叫丁四,我们是闸北卢家胜卢老爷的家丁,我们卢老爷的烟土货栈是新开河路上鸿泰货栈!这些**是从印度国贩运过来的,因为**在租界是属于违禁品,从吴淞口到租界码头一带军警林立,关卡重重,为了避免被军警查到,必须先将这些**卸下,我们卢老爷算准了每夜黄浦江涨潮退潮的时间,从轮船上将这些‘土麻袋’一袋袋抛下船,这些‘土麻袋’浮在水面,个大,醒目,等到潮汐退却之时,水势倒灌,或由舢板捞起接驳,或由预伏在岸边的好手利用竹竿挠钩再一只只捞上来运走,各中关窍就是这样,好汉,我知道的都了,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真是好手段,走私都这么有技术含量,在这年头真是不多见,不得不你们家卢老爷真是这方面的人才啊,佩服佩服!”萧震雷完不等瘦高个反应就再次将他打晕了。

    接下来萧震雷又把矮个子丁四弄醒,依葫芦画瓢审问了一遍,丁四交代的与瘦高个王二狗的差不多,他知道的还没有王二狗多,问完之后,萧震雷就将他打晕了。

    那些通过贩运烟土发财的财主们一直琢磨着想出什么好办法能够躲过重重关卡的盘查,有人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利用涨潮退潮的办法将烟土运上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人发现,在历史上直到民国初期才被人发现这种走私烟土的办法。

    因为最擅于钻漏洞的土商,他们本身就有极大的漏洞存在,闸北的卢家胜卢老爷就是这样的土商。到了后来的民国初期,这种走私的方法被人发现,一些江洋大盗、豪强获悉了个中秘密,立刻如法炮制,驾舢板的驾舢板,使挠钩的使挠钩,照样的去接土。一捞到或是一钩到,拖它起岸装上车子就跑,江面宽阔,地区辽远,英界法界华界,错综复杂,各有各的势力范围圈。土商明明吃了大亏,却不敢奋身追赶、高呼求救。这是水上行刦,江湖上的暗语,叫做“挠钩”。这便是在上海闹了若干年,令老上海闻之色变的“抢土”案件之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