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19章 消息

第19章 消息

    天麻麻亮的时候萧震雷像定了时的闹钟准时坐起,他警惕地扭头观察着四周,见没有动静才放松下来,这也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即便现在穿越到了清朝末年也改不了。Www.00kS.cOm

    见马双还没睡醒,萧震雷也没有将其叫醒,他在废弃厂房附近四处走动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些生锈的铁丝、丝线、布条和木料,然后开始利用这些东西在周围布置一些陷阱,主要目的是防止有人无意中闯到这里来发现厂房内藏着的红土,如果有人无意中闯到这里必定会触动他布置的机关,机关发动后就会将闯进来的人吓走。

    布置完后,萧震雷坐在厂房门口抽着烟,思索着以后的计划,抽完两支烟的时候马双醒了,萧震雷当即带着他出了废弃厂房,走过一段之后来到了上海火车站北站附近,上海北站是沪宁铁路的起始站,这条铁路于1905年开始修建,1908年正式通车,也就是去年,从上海北站到公共租界的北区很近,走几分钟就进入了公共租界北区境内。

    马双跟在萧震雷身边一边走一边问:“哥,今天咱干什么去?”

    萧震雷叼着烟道:“先吃早饭,吃完了咱再去买栋房子,买下房子了咱再去为那批‘红土’找买家!”

    马双忍不住道:“哥,你不会真的把那些烟土卖出去吧?”

    萧震雷笑道:“你看我是那样的人么?我了会把那批祸害人的东西烧掉就会烧掉,之所以找买家就是为了弄一笔钱,这回咱们来一个黑吃黑!”

    马双又有些担心:“哥,干这种买卖的人没一个是吃斋颂佛的,手黑着呢!咱只有两个人,只怕干不过人家啊,我怕到时候他们反过来把咱们给黑吃黑了”。

    萧震雷拍了拍马双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哥不会干没把握的事情,咱们两个人确实有势单力薄,不过也正因为只有我们两个人才好保守秘密,这种事情一旦传扬出去,我们恐怕就在上海滩混不下去了,到时候黑白两道都会追杀咱们!”

    马双一想也是,人多有人多的好处,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萧震雷这些的举动被他看眼里,多少让他对接下来为烟土找买家的事情放心了一些,不过他又想起买房子的事情,问道:“哥,你刚才吃完早饭就去买房子?去哪儿买?咱手上可没有能攒够在这大上海买房子的钱呐!”

    看见前面有一家早铺子,萧震雷指着那店铺道:“去那里吃!我现在手上有三十二英镑,大概可以换成三百二十块大洋,前几天我已经打听过了,以现在的房价,如果只是在上海县城周边买房子,倒是可以买一栋二进二出的房子,可如果在县城内或者英法租界内卖一套二进二出的房子怕是不够,不过我还是决定在英租界内买房子!”

    马双诧异加不解,忍不住问道:“哥,这是为何?你不是在英租界买房子的钱还不够吗?而且我们才做下那么大的事儿,你却要在英租界内买房子,这可是在洋人的眼皮子底下啊!万一被洋人发现这两件事儿是我们干的,只怕我们跑都来不及就会被抓了!”

    萧震雷一边过马路一边道:“只要看好了房子,我们可以先住进去,给原主人付一部分定金,并不需要付全款,等我们有前了再付剩下的钱不迟,而且不过几天我们就能拿到卖**的钱了,至于安全问题不用担心,只要咱们俩不,是没人会发现是我们干的,杀洋人那件事儿已经过去了,昨晚抢**的事情,没人会追究,没人会追查,即便有人追查也查不出什么,卢家胜绝对不敢声张他在货栈里藏了那么多**,所以他即便知道**被抢了也只能吃一个哑巴亏,明白了吧?咱们这笔财发定了!”

    马双听后放心多了,两人走到早铺子门口找了一张桌子坐下,萧震雷摊子老板喊:“老板,来两碗稀粥、二十个大肉包子、一碟腌萝卜!”

    这年头干苦力的一般没什么钱,都只吃烧饼、红薯,这些玩意饱肚子,不容易饿,而大肉包子要比烧饼贵,但份量又比烧饼少,因此干苦力的很少吃肉包子,只有附近的居民和稍微富裕一些的人家才吃大肉包子,可也没人一次性买这么多。

    早摊子老板见萧震雷一次性叫了二十个大肉包子,立即堆起了笑脸答应:“好咧,两位稍等,马上就来!”

    填饱了肚子,萧震雷和马双乘坐有轨电车到公共租界中区下车之后转了一圈,到了中午时分两人去澡堂子洗了澡,搓了背,又去理发店将乱糟糟的头发修剪了一番,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都换上了新买的笔挺西装、黑亮的皮鞋、衬衣、领带、礼帽,马双的手里还提着两套在成衣店里买的上好布料裁剪的青色对襟短装、灯笼裤、崭新的尖头老式布鞋,所有开销加在一起才花了不到五块大洋。

    中午,萧震雷带马双在四川路上一家西餐厅吃午餐,这可让马双出尽了洋相,想他一个乡下子,哪里吃过什么洋大餐?好在有萧震雷教他,倒是没有被周围用餐的洋人们鄙视。

    马双学会之后,用餐刀笨拙地切着牛排,同时声问道:“哥,你好像也从没有吃过这洋大餐吧?你是怎么会洋人这一套的?你又是怎么会洋话的?”

    萧震雷笑着对周围正在用餐的洋人怒了努嘴道:“看着听着就学会了,这又不是多难的事情!”

    马双恍然大悟,心原来是这样,难不成这洋话很好学?我怎么就那么笨呢?

    吃得差不多了,萧震雷向侍者打了一个响指,老外侍者很快拿着菜单走过来弯腰用英语道:“先生,请问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埋单!”

    付了餐资,萧震雷又拿出一张票第给外国侍者问道:“先生,我刚刚从英国留学回来,想在公共租界买一套房子落脚,你知道哪儿有房子出售吗?”

    在这个时代,不管是酒馆、旅店的二,还是西餐厅的侍者们的消息都是非常灵通的,他们在伺候各种顾客的时候听到的消息远比从事其他职业的人要多得多,因此萧震雷才会向这个洋人侍者打听消息。

    早上的时候马双问起为什么要在公共租界买房子,当时萧震雷并没有明,原因只有萧震雷自己知道。经过这些天的观察,他发现此时上海滩大部分帮会势力都集中在法租界一带,但主要是青帮中的本土帮;在公共租界讨生活的都是一些江湖豪客,这些人长期干着杀人越货的无本买卖,并非长期盘踞在公共租界,而是拥有很大的流动性;在法租界和公共租界之外的上海县境内,南市属于青帮本土帮,沪西地区由青帮中的湖州帮控制,在闸北、宝山一带由青帮中的山东帮和江苏扬州帮控制。

    萧震雷是想着要在上海滩发展自己的势力的,因此必须要找一块地盘落脚,在法租界不行,法租界鱼龙混杂,帮会林立,更遭的是巡捕房与帮会成了一家,自己贸然插进去一脚必然会引得其他帮会和巡捕房的群起而攻之,沪西、南市、闸北、沪东、宝山一带这些都是青帮的地盘,现阶段还不具备去和青帮抢地盘的实力,因此唯一的选择就是公共租界,也只有公共租界几乎没有帮会存在,毕竟这里是洋人们的大本营,租界工部局对这里的帮会管制还是相当严厉的,法租界经常发生警务人员与帮会人员勾结的事情,但公共租界很少有这种事情发生。

    外国侍者见有费,连忙收进自己的口袋道:“先生,您算问对人了,在九江路的英吉利公寓05房间住着一位法斯特先生,他的职业是一个中间人,用你们大清国的话就是一个‘牙人’,他和我是很要好的朋友,我相信他一定有您想知道的消息!”

    外国侍者的比喻并不准确,牙人是做正当生意的中间人的称呼,就是靠一张嘴吃饭的,这样的人基本都是伶牙俐齿、能会道,律师、状师都可以是牙人,通过做中间人在交易双方抽取佣金,而中间人是广义的,它并非只指做正当生意中间人的牙人,还包括非法交易的牵线人,例如**的皮条客、黑市交易的中人,这类人都统称为中间人,用现代的话就是中介,它是一个中性词,不管是从事合法或者不合法交易的中介,都称为中间人。

    “谢谢!”萧震雷站起来拿起旁边的礼帽戴在头上走了出去,马双也立即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