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0章 暴打

第20章 暴打

    九.江路上的英吉利公寓听着名字还以为是多高档、气派的公寓,这栋公寓楼就坐落在九江路边上,但却谈不上多么高档和豪华,它其实是英国人在十里洋场混得非常失败的一些人的栖身之所而已。www.00Ks.com

    萧震雷和马双两人走进英吉利公寓那破破烂烂的大门时,从里面蹦出来一只奇臭无比、神情极为慌乱、而且还不停呜咽的癞皮狗,看到这只癞皮狗,萧震雷神情警惕了一些,这是他长久以来的生存本能。

    两人慢慢地、且很心地上了三楼,三楼楼梯口却站着几个眼神极为不善的年轻人,从这几个人的衣着打扮上来看,萧震雷断定他们是帮会中人。

    两人走过之后,这些帮会中人并没有刁难,直到走到05房间门口,萧震雷伸手正要去敲门,可门从里面自动打开了,一个脸色惨白、神情极为狼狈的年轻白人被两个帮会中人押着从房内出现在房内门口,后面还跟着一个穿着黑色对襟短褂,却露出胸口一撮毛的矮壮壮汉,看来这人应该是这些帮会中人的老大,而这个极为狼狈的年轻白人应该就是他要找的法斯特!

    萧震雷知道自己和马双很明显来得不是时候,连忙道:“不好意思,找错房间了!”

    尽管萧震雷极为不愿意现在这就和这些上海滩上的帮会中人发生冲突,可事情并不是他能控制的,两只胳膊被反手绑住的年轻白人看见萧震雷和马双出现在门口之后,眼神中立刻流露出一种类似溺水的人无意中碰触到某个物体时会不顾一切死死抓住的希望之光。

    年轻白人立对萧震雷道:“噢,我的上帝啊,刘先生,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快帮我把欠高利贷的钱给还了,我一定会将您的事情办得一百个让您满意!”

    萧震雷见多了世面,当然知道这个法斯特打的什么主意,他皱眉道:“这位洋大人,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并不姓刘,您还是好自为之吧!”罢就要和马双转身就走。

    可现在不是萧震雷和马双想走就可以走得了的,房内的矮壮大汉开口了:“慢着!二位既然是来找这位法斯特先生的,那么想必与法斯特的关系是极好的,既然如此,二位还是替法斯特把欠我们的钱给还了吧!免得把大伙闹得都不高兴,大伙一不高兴,就有人要倒霉了,这位先生,你呢?”

    这帮会头目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看见萧震雷和马双身上的西装,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货,能穿得起这种西装肯定是有钱人,既然有这样的冤大头,他怎能放过?放过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我了,我不是认识这个人,他的事情与我们无关,他欠您的钱是他的事情!我一直听你们青帮做事都是讲规矩的,您总不能讹上我吧?告辞!”萧震雷完就走,马双立即跟了上去。

    那矮壮壮汉被萧震雷这么一顿抢白,顿时脸上有些挂不住,脸色变得阴沉,跟着走出门口盯着萧震雷的背影眼神中有些愤怒之色,向站在楼梯口的几个手下打了一个眼色。那几个靠在楼梯口的帮会中人立即双手挽着站成一排将楼梯口给堵死了。

    萧震雷见状停下,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来问道:“你是青帮谁的手下?知不知道这里是英租界,不是法租界、南市、沪西、闸北、沪东和上海县城,这里不是你们青帮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的地方!”

    萧震雷这一番话一出口,矮壮壮汉脸上更加挂不住了,感觉今天丢了天大的面子,立即恶狠狠道:“怎么着?老子是青帮大字辈大佬李超五老大的手下兄弟田大光,你能老子怎么样?就算这里是英租界,老子今天还真想怎么样了,你以为你是哪根葱?敢与我青帮叫板?弟兄们,让这两个赤佬长长记性,让他们知道与我青帮叫板的下场!”

    “砍死他!”七八个弟从身上抽出家伙一起向萧震雷和马双招呼过去。

    萧震雷一把推开马双,双手双脚并用,拳拳到肉、一脚踢一个准,眨眼之间就将围攻自己的七八个帮会弟干翻在走廊地板上,走廊里顿时响起了一片哀嚎之声。

    萧震雷脸不红、气不喘地拍打着自己身上的西装袖子,又拉了拉西装的下摆,使得衣服更加笔挺,走到早已经惊呆了的田大光面前掏出一包白鹤牌香烟抖了抖,抖出一支叼在嘴里,用洋火燃抽了两口将烟雾吐在田大光的脸上,田大光连忙后退躲避。

    萧震雷一愣,立即甩手一巴掌扇在田大光的脸上,只听得一声轻响,再甩过去一巴掌,又是一声轻响,就这样连续打了十几巴掌,一边打一边骂:“老子叫你躲,你躲啊,还他吗黑.社会啊,青帮啊,我呸!本来呢,你们在法租界,大爷们在英租界,大家伙井水不犯河水,咱也不想与你们起冲突,给你脸你他吗还蹬鼻子上脸了?如果是范高头那老家伙,老子还佩服几分,青帮在他们这一代还算是盗亦有道,做事还讲一些规矩,李超五?潘钰清?刘福彪?他们算个屁?老子今天放你回去,你去告诉李超五,如果他这老子再敢纵容手下到公共租界里搞事,再敢捞过界,老子就做了他,听明白了没有?啊?明白了没有?不明白的话,老子再让你清醒清醒?”

    田大光连续被打了十几记耳光,一张脸早就被打成了猪头模样,此时听萧震雷最后几句话,急忙叫道:“听明白了,明白了,好汉爷,您大人有大量,的再也不敢了,回去就跟老头子讲!”

    萧震雷伸手道:“拿来!”

    田大光不明所以,愣了愣问道:“什么?”

    “借据!“萧震雷指着躲在门后的法斯特道:“他写的借据!”

    “哦,在这儿,在这儿!”田大光连忙从袖子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心惊胆颤地递过去。

    萧震雷接过来打开看了看,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票子道:“这借据上写着他借了你十块大洋的本金,对吧?一个月后连本带息还五十块大洋,真他吗是高利贷啊,没见过这么高利息的!这里是一英镑,相当于十块大洋,这是还给你的本金,至于利息,你确定你还要吗?”

    “不不不,不要了,好汉爷,是人不对,人捞过了界,人不要利息了!”田大光连忙接过那一英镑的纸钞道。

    萧震雷一脚踹过去,骂道:“滚,再让老子在公共租界看见你们,见一次打一次!”

    “是是是!”田大光被踹了一脚之后扑倒在地上,慌忙爬起来答应,又向其他手下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跟老子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