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21章 买房

第21章 买房

    待那些帮会中人狼狈而逃之后,白人法斯特从房内心走出来凑到阳台往下看,见那些人从公寓大门走上大街消失不见之后才转过身来,看见萧震雷正盯着自己,而且脸色极为不善,连忙上前行了一个绅士礼道:“这位尊敬的先生,刚才真是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办法才会这样做的,不让我真的会被他们打死!,还请您原谅我刚才的举动,不过您放心,我相信您是来找我干活的,出您的要求,我一定会把您的事情办得让你满意”。Www.00kS.cOm

    萧震雷冷笑着抽着烟,吞云吐雾道:“哼哼,你以为就凭你这几句话就可以让我放弃对你的愤怒?我今天来找你是准备让你给我找一栋房子,房子要大、要豪华,但价格又不能太高,市值一万大洋的房子,你必须要用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将价格砍下一半以上,如果办不好这件事情,你知道后果吗?哼哼,只要我一句话,刚才那些人就会将你沉入江底喂鱼!”

    法斯特长期混迹于上海滩,对当地的灰色势力非常清楚,但他对于那些在公共租界内活动的流动性极大的江湖豪客和江洋大盗们却又不太熟悉,经过刚才的事情,他还以为萧震雷和马双是活跃在公共租界的亡命徒,他宁愿得罪当地的帮会,当地的帮会不会杀洋人,就算他欠钱也没有生命之忧,可得罪了那些江湖豪客,恐怕死了连尸体都找不到,萧震雷这么将他吓得不轻,可萧震雷的要求也太高了,就算他的嘴巴很厉害,可也没有办法将市值一万大洋的房子砍价到一半价格以下。

    他哭丧着脸道:“这位先生,您的这个要求也太高了,您要知道我只是一个包打听和中间人,我不是卖房子的户主,在价钱上我是不上话的!”

    萧震雷脸色一变:“这么你就是没什么作用喽?”

    “不不不!”法斯特以为萧震雷要干掉他,吓得他脸都白了,在生死关头,他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连忙道:“先生,您别杀我,我知道有一栋房子非常大、非常豪华,价格也很低,但是没人敢买下来,因为这栋房子自从去年它原来的主人一家六十八口全部惨死在家里之后,那栋房子里不久就出现了不干净的东西,后来连续两个主人都被活活吓死了,在那之后全上海滩所有有钱人人都认为那栋房子不吉利,因此没人敢买下来!如果先生不忌讳或者不害怕被恶魔上身的话,我想您看见那栋房子之后应该会满意的”。

    “有鬼做怪?”萧震雷着又道:“这真是有趣,我倒想去看看那栋房子,去看看是否真的有不赶紧的东,走吧,法斯特先生,带我们去看看”。

    在法斯特的带领下,三人很快来到了北京路上,在苏州河南岸一动宅院门口停下,法斯特站定道:“先生,就是这里了!”

    萧震雷打量着这栋房子,只见这栋宅子门前都已经杂草丛生,更别宅院里面了,宅院里面的房子是一栋典型的西洋风格的尖塔高楼,整个洋房正面呈长方形,一共三层高,看建筑面积就知道里面有很多房间,楼上是哥特式风格的圆圆的尖塔,只略计算一番就知道这院子的面积不,至少也有二十亩大,这块地方虽然位于苏州河南岸,但毕竟是在英租界内,市值应该很高才对,可就因为出了原主人一家六十八口全部惨死,后来的连续两任主人都被吓死的事情,造成了这栋房子无人敢买,因为没人买的缘故,价格也一直下跌,看来连洋人们也不能免俗担心厄运上身。

    分开一人多高的野草,萧震雷走到宅子的院子门前问道:“能进去吗?”

    法斯特耸耸肩:“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现在的房主很少到这儿来,不过如果要进去的话,只能从铁栅门翻过去”。

    萧震雷往上一跳,双手抓住铁栅门上的横栏,将身体往上一拉,双腿就已经越过铁栅门跃进了院子里,后面马双和法斯特见状也跟着爬铁栅门翻进院内。

    萧震雷在院子里找了一根趁手的枯木棍分开密集的野草来到了洋楼门口,尽管洋楼的台阶上和门廊里布满了灰尘,还有一股腐朽的味道,看上去这栋洋楼很有历史沧桑感和厚重感,感觉就像一座神秘的古堡,它是有着历史的传承一般。

    此时法斯特和马双两人已经走了过来,法斯特介绍道:“这座房子已经建成五十十多年了,当初建的时候墙体的主体材料全部是用的青石,在水泥发明出来之后,后来的房主又用水泥混合砂石对墙体进行了翻修和加固,可以这栋房子非常坚固和结实,完全可以当碉堡用。现在的房主是上一任房主的儿子,叫麦德斯,听混得不怎么样,有回国的打算,如果先生您真的想要买下这栋房子,我们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砍一些价钱!”

    萧震雷走到窗户边透过窗户看向房子内部,大门内是一个若大的客厅,而里面的情况让他有些诧异,扭头问道:“你确定这房子的主人麦德斯不常来吗?”

    法斯特笑道:“这家伙的老父亲就是被这里不干净的东西吓死的,你想他会经常来吗?看看这房子周围的模样就知道这里至少也有好几个月没有人来过了!”

    这房子有古怪!这是萧震雷观察房子内的情况后发现的,绝对有古怪,想想看,好几个月都没有人来过了,而客厅里的地面上却有许多新鲜的脚印,欧式真皮沙发长椅上(填充物当然不是海绵,而是天鹅绒之类的东西)光洁如斯,难道这里真的有鬼?

    萧震雷沿着洋楼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洋楼周围有什么异常情况,沿着原路返回时若有所思,回到洋楼门口问道:“那么法斯特先生,这栋房子现在是什么价钱呢?”

    法斯特道;“上个月麦德斯找到我,希望我给他找一个买主,他出的价钱是四千五百英镑,这个价钱现在已经非常低了,您应该知道如果这里没有发生那么多事情,市价绝对在一万英镑以上!”

    萧震雷掏出香烟叼了一支在嘴里,见法斯特正看着他吞口水,于是丢了一支烟过去,那法斯特大喜,连忙接住,含在嘴里之后连忙掏出火柴划燃给萧震雷上,再给自己上。

    萧震雷吸了两口问道:“那你认为麦德斯可以接受的最低价格是多少?”

    法斯特想了想回答:“如果先生真想买下来,我想凭我的谈判能力应该可以将价钱砍到三千五百英镑,再往下就很困难了!”

    萧震雷退到院子中间的杂草中抬头看了看二楼和三楼以及楼的圆,对已经走过来的法斯特道:“如果你能将价钱砍到三千五百英镑以下,不仅你欠我的可以一笔勾销,而且每少一百英镑,我就支付你二十英镑的中介费用,至于麦德斯给你多少中介费用是你们之间的事情!”

    法斯特立即道:“每少一百英镑,我要三十英镑的佣金!”

    萧震雷抽了一口烟答应:“可以,前提是这笔生意一定要谈成,否则的话,我不你也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法斯特一也不在意萧震雷的威胁,他笑道:“当然,只要与钱有关的生意,我都会全力以赴,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找那位麦德斯先生!”

    三人花了一个时找到了洋房的主人麦德斯,法斯特这个家伙既当中间人,也作为萧震雷的谈判代表直接与麦德斯商量价钱的问题,这家伙的谈判能力果然非同一般,他死死地抓住那栋房子曾经发生过诸多诡异事件的问题做文章,再利用麦德斯急于想脱手的心理,将房子的价格直接砍到了三千两百英镑。

    这栋房子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卖出去,其实是有钱人以为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担心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不敢买,而敢买的人又嫌价格太高,所以这房子就一直空了下来。

    由于萧震雷手上暂时还没有那么多钱,所以先付了三十英镑的定金,保证三天之内将剩下的钱款如数付清,到时候再去租界工部局办理房产转让手续,而麦德斯拿了定金则保证三天之内不准将房子再卖给别人,如果三天后萧震雷还没有付清剩下的余款,房主麦德斯则有权将房子卖给其他人,收取的定金也将归他所有,萧震雷不得再讨要定金,双方签订合同之后按上手印之后,合同即生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