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2章 第二个小弟

第22章 第二个小弟

    买下了房子,以后就可以在这里落脚了,萧震雷心里安心了一些,在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势力之前,暂时还不宜与这里的青帮为敌。Www.00kS.cOm因为这里位于公共租界,更在英租界内,上海滩的帮会人物一般不敢在英租界内乱来,公共租界巡捕房可不是吃素的,只有一些不怕死的江湖豪客和江洋大盗们敢在这一带活动,所以在英租界相对要安全和宁静一些。

    至于他和马双以前在上海县城内租的民房不能再住了,那里是青帮本土帮会的势力范围,自从昨天下午萧震雷发现有人一直跟踪自己和马双开始,他就知道那肯定是当地帮会中人,至于是谁的人暂时还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一,他们还不确认自己和马双是不是报纸上的那两个杀死那么多英国大兵的人,所以他们只是在跟踪。

    萧震雷可以装作没发现,但也受不了整天被人监视和跟踪,从昨天晚上监视的人消失之后一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天了,再也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这也让萧震雷松了一口气,也许是跟踪的人认为他和马双根本就不是报纸上的那两个人,所以放弃了继续跟踪,不过这样也好,萧震雷心想至少现在不用与青帮起冲突了。

    从原房主麦德斯的住处出来后,中间人法斯特一边走一边不停地摸着身上各处部位,就好像长了虱子奇痒无比似的,浑身不自在,眼看着走到四川路上了,法斯特才鼓起勇气扭扭捏捏道:“先生,您看,您的事情我帮您办妥了,按照我们之前的协议,您应该付给我九十英镑的酬劳…….”。

    萧震雷被法斯特这么“提醒”才想起来似的,“噢!”萧震雷拍了拍脑袋就好像自己差忘了这事一样道:“是的是的,按照约定我应该付给你九十英镑的酬劳!”着将手伸进口袋里。

    得!没钱了!萧震雷的手伸进西装口袋里停住了,但他立即叫道:“不对啊,法斯特先生,我记得好像是我救了你一命,是吧?”

    “呃?”法斯特愣了愣,他不知道萧震雷怎么突然提起那件事情,不过他却不能不承认确实是萧震雷救了他的命,“是的,先生!我很感激您救了我,我将会把份感激一直放在心里,记在脑海的深处的!”

    萧震雷抽了一口烟笑道:“法斯特先生,您知道我们中国人是施恩不图回报的,不过呢,我知道您是一个生意人,而且您是从英国来的,算得上是客人,所以我还是认为应该尊重你们英国人的习俗,将我救了您的性命这件事情按照你们英国人的习俗来处理,您看啊,我救了您的性命,那么您应该支付给我多少酬劳呢?或者您认为您的性命值多少钱呢?您千万别告诉我您的性命一文不值!”

    法斯特傻了,马双也傻了,只剩下萧震雷一个人笑呵呵、慢吞吞地抽着烟。

    法斯特看见萧震雷那副模样就知道自己应得的九十英镑的佣金是拿不到了,伸出手狠狠道:“拿来,我要抽烟,给我一支香烟”。

    这次萧震雷倒是没气,抽出一支递了过去,法斯特伸手接过叼在嘴上又抢过萧震雷手上抽了半截的烟屁股给自己燃再还了回去。

    连续抽了几口之后,法斯特的情绪才稳定下来,他伸出右手大拇指道:“先生,对于您,我只能用你们清国的一个字来形容,‘服’,我服了!我来上海很多年了,清国人给我印象有很多种,社会底层的人一般都是麻木不仁的,商人们大部分都很诚信,但也有奸诈的,官员们一般都是欺上瞒下,献媚上级,欺压下级,绅士们都很爱面子,有学识的人都很谦虚,从来不炫耀自己,可是您呢?您给我的印象与我看见过的所有清国人都完全不同,您的脸上充满着自信,无与伦比的自信,你的眼神很亮,气质很独特,就好像您不是生活在这个时代一样,可您的另一面与清国人都非常谦虚谨慎的为人处事态度完全不同,那就是狡诈,是的,请原谅我这么形容您的性格中的这种特质。我原来以为您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匪徒,但经过这半天的相处,我知道我错了,您是一个十分理智,并且很绅士的人,但是您身上又不缺乏杀手的狠辣,我看得出来,您身上没有九十英镑了,但您又没有杀了我灭口,而是用您救过我的命这件事情做文章,以达到您不想支付给我佣金的目的,我得对吧,先生?好吧,不管您承不承认,我也不打算要那九十英镑了,以后我不欠您的,您也不欠我的,我们之间一笔勾销,这下您满意了吗?”

    萧震雷没想到法斯特这个洋鬼子竟然得一套一套的,看来确实有本事,不过他可不想这么让法斯特离开,“这么法斯特先生认为自己的命只值九十英镑喽?”

    法斯特连忙道:“不不不,先生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您没有钱支付佣金给我,而我又欠您的一条命,那我们只要互相抵消,以后谁也不欠谁的,难道先生的意思不是这样吗?”

    萧震雷笑道:“当然不是,按照您刚才的逻辑,也就是我只要支付了九十英镑的佣金给您,您的命就还是我的,我随时可以拿走,对不对?”

    法斯特彻底傻了,他被萧震雷绕晕了,回过神来抱着头一脸痛苦的表情道:“先生您不能这样,我的命只属于我自己,噢,上帝啊,见鬼!好吧好吧,先生,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到底要怎么样?”

    萧震雷终于满意,心你子总算上道了,问道:“平时怎么能联系到你?”

    法斯特老老实实道:“英吉利公寓一楼门卫室有电话,您可以在任何公用电话亭查到号码!”

    “跟着我混吧,以后要随叫随到,每个月给你00两白银的薪水,干得好还有奖金,这是两块大洋,是给你这个星期的饭钱,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去赌场赌博欠了别的人钱,我不仅不会救你,还会帮着别人剁了你的手指!”萧震雷完丢了两块大洋给法斯特就带着马双走了,很快消失不见。

    一个混得被别人追债差丧了命的赌徒,即使他是洋人,能够突然得到一份月薪00两白银的工作也实在是太幸运了,要知道并不是所有来大上海讨生活的洋人都能拿到00两的月薪,这个时候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督察长布鲁斯的年薪都只有770两白银,平均算下来每个月也只有不到606两,副督察长麦高云的年薪只有000两白银,平均算下来每个月的薪水还不到00两呢!

    法斯特呆呆地看着手上两块现大洋脑袋里有些恍惚,月薪00两?那混蛋不会忽悠我吧?对了,他怎么知道我经常混赌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