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4章 “捉鬼”

第24章 “捉鬼”

    回到新买的房子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原本萧震雷打算回来之后就立即将院子里里外外收拾一番,将那些齐人高的野蒿子铲除,再把洋楼里好好清扫一下,可因为那两个跟踪的青帮帮众而耽搁了不少时间,现在天色已晚,看来只有等明天再处理。www.00Ks.com

    不过决定今晚住进来,萧震雷和马双就连夜将房子里粗略地打扫了一番,至少没有了灰尘,只是家里还有一些乱,马双因为昨晚只睡了几个时,今天白天又忙了一天,打扫完房子之后就哈欠连天想睡觉,萧震雷神秘地对他:“双,你没听法斯特这里以前一直在闹鬼吗?今晚咱们就来捉鬼!”

    马双听得心肝儿一颤,脸色发白道:“哥,我胆,你别吓我啊,这里真的有鬼?”

    “跟我来!”萧震雷拿着烛台转身就走出了二楼的房间,马双见房间里漆黑一片,立即跟了过去。因为这里一直长期没人居住,早已经停水停电,两人只能用在这里找到的蜡烛照明,所以明天还得去供电部门和水厂找人来开通水电。

    一直向楼下走到一楼西北角靠近厨房的杂物间门口,萧震雷将烛台放在一张破桌子上,伸手向下压示意马双蹲下,马双不知道萧震雷要搞什么,但还是照做,萧震雷立即将蜡烛吹灭了,走廊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

    对于从生活在乡下农村,并且深受封建迷信毒害的马双来,呆在一栋有鬼、伸手不见五指的房子里真是要命,他浑身打着哆嗦,牙齿不停地打着颤,“哥,太黑了,我……”

    不等马双完,呆在他身边的萧震雷就低声道:“别出声,鬼差不多就要出来了!”

    这话让马双更加害怕,紧紧地靠在萧震雷的身边,萧震雷也不在意,他将一根长木棒子拿在手上,低声道:“等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声,否则把鬼给吓回去再想捉住他就很难了,知道么?”

    “知、知道了,哥!”马双回答得连他自己都感觉有些底气不足。

    萧震雷的烟瘾很大,不过因为要捉鬼,担心抽烟会把鬼吓跑,所以他都忍着没有抽烟,两人就这样一直蹲着没有出声,杂物间门边安静得只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杂物间内的角落里的柴草堆突然发出了响声,黑暗中一捆柴草被推倒下来,马双吓坏了,刚要喊出来,萧震雷就一手捂住了他的嘴巴,马双这才生生止住了叫喊。

    感觉从杂物间角落里的柴草堆里一前一后出来两个人,突然一道耀眼的光束从杂物间里射出来照在杂物间门口对面的墙壁上。

    紧接着就从杂物间里传来一个女人抱怨的声音:“我当家的,每天都这样爬下水道真是臭死了,干脆我们直接住进来,住在这里找东西多方便?”

    “闭嘴!”前面一个粗豪的男人声音怒斥道:“你这娘们懂什么?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不是你家的房子,是洋人的!你明天要是住进来,后天这房子的主人就知道了,扮鬼吓人的把戏就露馅了,明白吗?更吃亏的是我们以前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要不找到这批宝藏,我实在难以甘心,这前前后后我们已经杀了七十个人了,其中两个还是被我们吓死的,前后花了我们三年的时间,这三年来,我们过得什么日子?”

    着那男人就从杂物间里走了出来,面向了走廊的尽头——大厅方向,后面的女人不知道嘟噜着什么也跟着走出了杂物间,就在这时,萧震雷举起木棒面对着女人的背部敲下了木棒,头被砸之后,女人立即晕了过去,萧震雷迅速上前扶住她的身体让她平躺在地板上,再又快又轻地跟着前面的男人走去。

    前面那男人感觉后面的女人没动静了就出声道:“你快,今天咱们再从一楼开始找,我他吗就不信找不到藏宝地!”

    “不用找了!”后面传了一声。

    “不找我们他吗的吃什么?我擦!”男人骂了一句,但很快感觉不对,立即回头,不过还没等他看清楚后面是什么就感觉脖子受到了重击,顿时晕死过去。

    搞定了这两个“鬼”之后,萧震雷掏出香烟上一支吸了两口后捡起地上的手电筒照过去喊道:“双,把烛台拿过来!”

    上蜡烛之后,房间里亮起了灯光,萧震雷让马双将这一男一女分别用绳子捆起来,马双做事很仔细,他将这一男一女捆得结结实实。

    萧震雷决定将这一男一女分开拷问,以此获得更多的信息,从刚才听到的一些零零散散的话中只能得知这栋房子里有宝藏,但具体的信息就不知道了。

    将那女人的嘴堵上之后丢进了隔壁的房间,萧震雷示意马双把中年男人弄醒,马双也不含糊,甩手几巴掌将中年人扇醒了,但这家伙却不睁开眼睛。

    萧震雷抬脚踢了踢中年猥琐男人道:“别装了,睁开眼吧!”

    被捆绑住的中年男人很明显知道了自己的处境,打死都不睁开眼睛,他紧闭着眼睛一副惧怕的表情道:“不不不,好汉爷,的懂,真的懂!睁开眼睛看了好汉爷的尊容,人就铁定是死定了,好汉爷看中了人身上什么东西尽管拿走,想让的办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只要的能办到的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绝不含糊,只要好汉爷不让人睁开眼睛就行”。

    萧震雷闻言哑然,随后忍不住骂道:“吗的,这年头的人怎么都这么猴精?好吧,既然你不想睁开眼睛那就不睁开吧,不过呢,如果你不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话,即使你不睁开眼睛也铁定没命,懂吗?”

    中年猥琐男人急忙头如鸡啄米一般:“懂懂懂!人懂,好汉爷想知道什么尽管问,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哟呵,想不到啊,你这猥琐男竟然有文采!”萧震雷着笑了起来,抽了一口烟后问道:“你们进这荒废的房子是来干什么的?”

    尽管中年猥琐男闭着眼睛,但依然可以转动着眼珠子,听到萧震雷的问话之后,眼珠子急速转了几圈回答道:“人是见这房子建得很大气,又长时间无人居住,正好这几天手头有紧,所以就动了进来顺手牵羊的心思”。

    “看来你这猥琐男不老实啊!”萧震雷着抽了一口烟向马双摆了摆头道:“兄弟,给这家伙一颜色看看,不然的话,他不会老实的回答我的问题!”

    “得咧!哥,瞧好了吧!”马双答应一声就开始招呼中年猥琐男,别看马双心思单纯,没什么心机,人又老实,还有胆,可他是那种嫉恶如仇的人,对待他认为是坏人的家伙绝对下得了狠手。

    “啊——”,“啊——”,“啊——”,“啊——”。

    连续四拳击打在中年猥琐男的腹部,中年猥琐男就发出四声惨叫,并且嘴角开始流血,显然这四拳的力道不轻,看样子中年猥琐男受到严重的内伤。

    “不?”萧震雷再次问道。

    中年猥琐男尽管被打得不轻,但依然还是刚才那样的辞,他前后花了三年的时间来找宝藏,显然不可能因为挨一顿打就把秘密出来。

    萧震雷见这家伙不肯松口,知道必须要改变策略,他脑筋一转道:“你以为你不我们就不知道吗?实话告诉你吧,在招呼你之前,我们就已经招呼过你老婆了,她挨不过已经了,我现在问你就是想看看你们俩到底谁的更可信,既然你不,那留着你也没什么用,双啊,把他装麻袋里扛到河边扔河里去,记得扔之前在麻袋上绑上一块石头,不让麻袋浮上水面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马双见萧震雷挤眉弄眼,立即配合答应:“明白!”着就真的找来一条麻袋罩在中年猥琐男的身上将其装了进去,然后把麻袋口系紧往肩膀上一扛就往外走。

    中年猥琐男吓坏了,他虽然很爱财,但他更惜命,宝藏固然好,可命只有一条,没了命有宝藏也得不到,总归是别人的,被装在麻袋里的他立即大叫:“别杀我,别杀我,好汉爷!我,我,我全!”

    中年猥琐男被放出来之后竹筒倒豆子一般将秘密了一遍,原来他们确实是来这栋房子找宝藏的,既然是宝藏,那么藏宝肯定不少,因此藏宝所需要的地方必然不,而这个院子占地面积达到了二十三亩,房子的建筑面积有一千平方左右,在这里是可以藏下不少东西的。

    据中年猥琐男所,宝藏是当年刀会的财物,在刀会被困上海县时,其首领把大量的财物通过秘密渠道运到租界委托好友——一个洋和尚保管,再后来洋和尚在租界娶了一个大清女子开始开枝散叶,但这个秘密始终没有泄露,直到半个世纪之后,当年运送这片财宝的头领的后人得到了财宝就藏在这栋房子的消息,他们就是中年猥琐男和他的老婆,他们为了得到宝藏,不惜毒死了当年洋和尚的后代一家六十八口,房子后来被租界当局拍卖给另外一个洋人,于是他们夫妇挖了一条地道每晚出来扮鬼吓人,一次就将这房子的第二任主人吓死了,麦德斯的父亲,也就是后来买下这栋房子的第三任主人,在买下这房子不到半个月也被吓死,从此这栋房子闹鬼的传闻就传遍了上海滩。

    宝藏就藏着这二十三亩的地界上,但他们一直找了两年多就是找不到藏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