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26章 交易

第26章 交易

    萧震雷根本不担心胡二不带着钱与他交易,卢家胜的土栈已经被烧了,那批红土也没有了,也就是卢家胜现在非常缺货,他不能按时完成与各大烟馆老板之间的交易,这会让他失去信誉,要知道这年头不论是做正经生意还是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讲究诚信的,一次不诚信就失去了生意伙伴的信任,下次再想做生意就困难了。Www.00kS.cOm

    因此萧震雷断定一旦卢家胜知道他手上有一大批红土,必然会想办法将这批货弄到手,即便不愿意大出血当冤大头,也会来个黑吃黑,但不论卢家胜怎么选择,此人都必须带着九十六万的现钱跟着马双走,否则卢家胜就看不到红土,这就是萧震雷的依仗。

    出去之后,萧震雷立刻开始布置,他买了一些油料,将油料藏在那五十四袋红土的下面,这是为焚毁这批红土做准备的,另外他还买了一些制作炸弹的原料,在上海滩这个十里洋场只要你有钱,什么东西都可以弄到,这些原料并不难弄。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萧震雷才将计划布置得万无一失。

    却胡二心惊胆颤、且又极为兴奋地回到卢府上将遇到萧震雷的情况对卢家胜了一遍,最后又道:“老爷,如果我们得到这批货,那么我们也可以跟各大烟馆的老板们有一个交代,即便赔一些钱也是值得的!”

    卢家胜是一个精明的人,听了胡二报告的情况之后他想到的不是得到这批货就可以给各大烟馆一个交代,而是他可以挽回自己的损失,并且还能赚一大笔,另外还可以掐断这刚刚出现的一家可以大批量出货的卖家。实际上他毫不在乎各大烟馆老板对他怎么看。现在的大上海,红土出货量最大的就只有他这一家,各大烟馆老板想要大宗购进红土必须找他,否则就没有货源,这是他的凭仗。

    思索了一番之后,卢家胜面露阴狠之色道:“你的想法是不错的,不过老爷我是绝对不会拿出哪怕一个大子的,但是我们一定要弄到这批货,同时还要弄清楚对方是什么人,货是从什么渠道运进来的,上海滩出货量最大的是我们,现在竟然出现了另外一家出货量不比我们的卖家,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明天晚上戌时你带四个人去二号钢桥等着,老爷我亲自带十几个好手暗中跟着,一旦到了目的地看见了大批的货,你马上发信号通知老爷我,到时候老爷我就带着人马冲进去将他们抓住,抢了货再逼问货的来路!”

    胡二有些吃惊道:“老爷是想黑吃黑?咱们还不知道对方底细就来一招黑吃黑,万一子很硬,岂不是给我们自己带来无穷后患?”

    卢家胜狠声道:“怕什么?上海滩的势力难道老爷我不清楚吗?如果对方子硬,绝对不会想要借用我们的散货渠道了,直接去找本地的地头蛇们岂不是要好的多?这明对方是外来的,绝对不是本地势力!”

    胡二想了想也觉得自家老爷分析得很有道理,又问起另外一个细节:“好的,老爷!不过对方要求我们带现银或是现大洋,其他庄票和钞票一概不要,难道我们要带着九十六万银子去?这得用马车拉啊!”

    卢家胜有的是钱,对于他这种世代都从事走私红土买卖的生意人来,一百万两只是九牛一毛,拿出来连嗝都不打一个,不过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他在心里权衡了一番,道:“钱还是得先拿出来,对方不看到现银肯定是不会带我们去找到那大批红土的,拿去了咱们再拿回来就是了,丢不了,你去准备准备,让下面的人把家伙都准备好,免得到时候万一真打起来吃亏!”

    “明白,老爷!”

    第二天晚上,胡二带着四个人拉着一辆马车等在二号钢桥上,五个人的腰间都带着手枪,清一色的十响单发盒子炮。

    戌时,马双带着一破布毡帽准时出现在了二号钢桥上,钢桥上的电杆灯光将他的影子照在桥面上,影子越拖越长。

    来到胡二等人面前,马双按照萧震雷的嘱咐压低着布毡帽,遮住大半张脸,问道:“胡先生?”

    胡二一愣,还从来没人喊过他胡先生,别人都是叫他胡管家,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待马双喊第二遍时才反应过来答应:“我就是胡二!”

    马双一切都按照萧震雷的嘱咐进行着交易的步骤,他道:“按照道上的规矩,先看货样,再验钱款数目!”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红土丢过去。

    胡二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一生土里土气的子竟然知晓这么多道上的规矩,接过马双丢过来的红土,在身旁一个跟班用手电筒灯光照射下查验货样的情况,看了看成色,又凑到鼻子下闻了闻,再用手指扣下一片塞进嘴里尝了尝再吐掉,道:“是上好的红土,三子,打开马车上的箱子让这位兄弟查验货款!”

    叫三子的跟班答应一声就转身走到两辆马车后面将车上的十四个箱子一一打开,胡二又对马双道:“这位兄弟,两辆马车上一共有十四个箱子,为了携带方面,我们家老爷准备的全部都是鹰洋,按照现如今银两与鹰洋之间的兑换比例,九十六万两银子可以兑换一百三十七万一千块鹰洋,这里其中十三个箱子中都装有十万块鹰洋,最后一个箱子装的是七万一千块鹰洋,你可以清一下!”

    尽管事先有萧震雷的提醒和警告,但马双看到一箱箱白花花的鹰洋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还是眼睛都直了,不过马双虽然也爱财,但他不是一个极度贪财的人,他是那种爱财但又要取之有道的人,这一从他的性格中就有所体现。

    连续用手在几个箱子里翻腾了一番,没有发现搞鬼的情况,马双经过粗略的清确定数量应该没有多大的出入才挥手道:“钱款数量没问题,现在我带你们去看全部货物,跟我走!”

    胡二向四个手下了头,立即跟了上过去,其中两个跟班赶着马车走在最后面,等马双等人走了大约几百米,从钢桥的桥面钢架下方翻出来十几个身手矫健的人,其中就有卢家胜卢老爷,卢家胜从腰间抽出一支左轮手枪向其他人晃了晃道:“走,跟上去!”

    另外十几个打手全部都端着步枪,跟在卢家胜的身后尾随着马双等一行人而去。

    在钢桥的一端桥头,待卢家胜带着十几个手下过去之后,萧震雷从桥墩下翻身上了桥面掏出一支烟燃,一边抽着一边注视着那群人的黑色背影。

    (大大们看书记得加入书架收藏,有推荐票的多多奉献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