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29章 遗祸

第29章 遗祸

    范高头、陈琪美、刘福彪、黄精荣等这些人一直在派人寻找萧震雷和马双两人,尽管上海滩看着不大,可在萧震雷和马双两人有心躲藏之下,还真没有被范高头等人找到。www.00ks.com在两个跟踪的弟被电车撞死之后,刘福彪就失去了萧震雷和马双踪迹,不过这件事情也引起了刘福彪的怀疑,他倒不是怀疑这两人是被人做了手脚才被电车撞死的,他只是怀疑那两个弟死得太巧了一,怀疑归怀疑,刘福彪自从没了萧震雷和马双的消息之后,也只能把这件事情暂且放下。

    卢家胜被勒索了三百万两之后心里当然不甘心,不仅不甘心,而且对绑架他的萧震雷狠得牙痒痒,只是他不知道是谁绑架了他罢了。想他卢家胜在上海滩也是一号人物,尽管势力不是最大的,可以在上海滩比他有钱的人还真不多,什么时候被人绑架了,还不知道绑匪是谁的?事后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会泄露到外界,被新闻媒体给捅了出来,这个面子可是丢大了。

    为了出这个口气,他派人将报道此事的记者绑架了,取走了记者所知道的全部信息,而后亲自到青帮老头子范高头的府邸求见,他认为想要找到绑架他的歹人,恐怕只有依赖于青帮了,毕竟青帮在上海滩的消息最为灵通。

    法租界,范高头府邸。

    从大门外一直到三进的里间,过道两旁每隔两米就面对面站着两个打手,这些人穿着清一色的对襟短装,衣襟敞开,露出里面的白色内衬棉布汗褂,双脚叉开与肩同宽,双手背在背后,双眼目视前方,无论是从里看向外面,还是从外看向里面,都很有派头。

    范高头看着跟在管家身边走过来的卢家胜抱拳高声道:“哈哈哈,这是什么风把卢老爷给吹来了?”

    在上海滩值得范高头亲自出门迎接的人不多,不过卢家胜确实要算一个,范高头是走邪道的,属于级地头蛇,而卢家胜这家伙是捞偏门的,他想要在偏门上赚到钱,自然不能得罪范高头这样的级地头蛇,每月的买路钱、孝敬钱自然是一个子也不能少的,这只是因为这种钱不能省,但这不代表他畏惧范高头的势力,因为他与洋人的关系匪浅,否则他凭什么做红土生意?只要在洋人哪儿上几句话,范高头在租借的日子就不好过。从另一方面来,卢家胜是范高头的财神爷,他的到来就意味着是给范高头送钱来的,所以范高头亲自出门迎接就不会让人意外了。

    卢家胜抱拳回了一礼苦笑道:“范老爷子,别提了,被疼折腾得半死,付了一大笔赎金不,事后还被人捅到了报纸上,想必这几天你也知道了吧?”

    范高头一边做着里边请的手势一边道:“略有耳闻,难不成卢老爷今天是为这件事情而来?”

    话间到了内堂,范高头请卢家胜坐下,侍女很快就端着托盘带来两杯茶,卢家胜接过茶碗放在桌子上道:“正是,外界都知道卢某人被人绑票勒索了,对赎金的猜测也是众纷纭,可没有一个人知道卢某人具体被勒索了多少钱,不瞒范老爷子,卢某人被勒索了这个数!”完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范高头眼睛里冒出精光,身体前倾问道:“三百万鹰洋?”

    “三百万是不错,不过不是鹰洋,是三百万两!经过这一次,我卢某人可谓真正是倾家荡产了”卢家胜有些颓废地纠正道。按照现如今的兑换比例,一百两成色上等的白银可以兑换一百四十三块鹰洋,此时上海滩最大的钱庄之一义善源在日后因为股灾的原因持各业股票向上海道台刘燕翼借款十万两被拒绝之后不得不宣布破产,十万两就逼得一家实力极为雄厚的钱庄倒闭了,由此可见三百万两这笔钱的数目有多么骇人。

    “嘶——”范高头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等范高头话,卢家胜又道:“那三百万银子不是我卢某人的,已经在别人的腰包里了,难道范老爷子就对那三百万银子不动心?今天我卢某人来不为别的,就为出一口恶气,只要范老爷子愿意帮卢某人抓到那个天杀的绑匪,把他交给卢某人处置,从他那搜到的三百万银子我卢某人分文不要,全部归范老爷,而且我还可以提供一些有关绑匪的消息,不知道范老爷子意下如何呢?”

    范高头闻言眼神中精光大盛,沉声道:“卢老板此言当真?”

    卢家胜敲着桌子道:“范老爷子,你我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我卢某人在上海滩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话从来都是算数的!”

    “啪!”范高头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声道:“好,卢老板,那咱们就这么定了!”

    卢家胜也站起来道:“当然!”

    两人随即又坐下,范高头问道:“不知道卢老爷可以提供一些什么消息?”

    卢家胜回忆了一会儿:“卢某人被绑票的那几天时间里一直被蒙着眼睛,即便有机会拉下蒙在脸上的黑布也不敢这样做,唯恐绑匪杀我灭口,因此卢某人只能从对方的口音上判断,绑匪应该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人,主要负责出面与我话的是一个声音中气十足的年轻人,依卢某人的感觉,那人的身形应该很高大,身体很壮实,他着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官话,还有,他们应该在公共租界一带活动!”

    范高头闻言头,不过又很快皱眉道:“在公共租界?这怕不好办啊!”

    英租界和法租界,是泾渭分明的两个地区,双方“人物”虽有来往,但是利害关系和所持立场大不相同。活动在英租界的一般都是江湖豪客,这样的人不会经常呆在一个地方,流动性极大,而且公共租界当局对于地头蛇的态度要比法租界强硬得多,所以帮会人物多只在公共租界一带走动,但却不敢“活动”,而在公共租界活动的都是江湖豪客,租界当局拿那些流动性很大的江湖豪客们没有什么办法,却对地头蛇的打击是相当严厉的,因此范高头有顾虑是很正常的。

    不过范高头显然经不住那三百万两银子的诱.惑,他认为即便惹上了公共租界那些江湖豪客,只要能得到那三百万银子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