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0章 严老九

第30章 严老九

    (感谢:朱率打赏了100起币)

    绑票卢家胜勒索了三百万两银子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萧震雷将买房子的钱如数付清,房产过户手续也办妥了,那栋实际上是一栋豪华别墅的宅邸已经是他的了。www.00ks.com现在已经是四月中旬,这段时间萧震雷在上海滩各地进行考察,准备筹备建立工厂做生意,现在他手上一共有三百九十三万两银子,这么庞大的一笔钱款不能放在家里生锈,必须要找门路用出去,用钱赚钱才能把经济搞活,否则就只能坐吃山空,还有更重要的一,就是要拉起自己的人马势力,仅仅有钱是不行的,有钱没有势力保不住自己的财产,因此现在对于萧震雷来,头等大事就是收弟、拉队伍。

    萧震雷已经找来法斯特将公共租界范围内一些势力打听清楚了,实际上公共租界并没有明面上的地头蛇,因此也不存在帮会,不过暗地里却是存在财雄势大的涉黑大佬,例如闻名上海滩的绅士严老九,论在上海滩的声望,严老九未必在黄精荣之下,此人明面上有自己的正当生意,与公共租界内不少工部局董事都有着不错的交情,可他在暗地里又开地下赌场、地下钱庄,经常收拢一些跑路到上海滩的江湖豪客作为爪牙,除了开地下赌场之外,他还贩卖军火,这些地下生意都是需要大量钱财才能玩得转的,由此可见他财势绝伦。

    不明底细的人只知道严老九是上海滩上闻名遐迩的人物,时常赈济灾民,生意都做到国外去了,又与洋人的关系匪浅,因此对他印象都是正面看到的,清楚严老九底细的人都知道这个可不仅仅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听了法斯特的介绍之后,萧震雷抽着烟转身对马双和法斯特道:“就是这个严老九了,我们要在公共租界打开局面,就先拿他开刀!”

    马双不知道严老九的厉害,可法斯特却清楚得很,他劝道:“先生,我知道您急于想做事出来,不过我既然拿了您的薪水,我觉得我有义务提醒您,这个严老九不好惹,他在公共租界通吃黑白两道,与工部局董事局的好几个董事的关系匪浅,在私底下他手下又有几十个江洋大盗组成的打手团队,您现在加上我也只有三个人,而且我再次声明一,我不会参与打打杀杀之类的勾当,您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我可以断定不需要严老九亲自出面,他手下的人就已经将您料理了,如果您真的想动严老九,我劝您还是等自己的势力足够大之后再动手不迟,现在去无疑是送死的结果!”

    萧震雷看着法斯特冷声道:“一个月两百两银子的薪水是那么好拿的吗?这么多钱足够买下你的命了,更何况你还牵着我一条命呢!你拿了我的薪水就要替我做事,现在你带我们去严老九的地下赌场!”

    法斯特闻言脸色数度变幻不定,最后发疯似的捏着拳头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嘴里叫道:“噢,上帝啊,我怎么遇到这样的人啊,我这是被逼着上了贼船啊!”

    发泄一通后,法斯特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懊恼地、胆战心惊地带着萧震雷和马双前往严老九的地下赌场。

    在法租界,赌场可以明目张胆的开在醒目的位置,而在公共租界不行,工部局警务处方面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情况,因此即便要开赌场,严老九也只能在地下暗地里进行。

    开地下赌场的风险很大,一旦被查就会出问题,严老九的地下赌场只做有钱人的生意,当然道上那些人如果有钱也可以进去玩几把,陌生人进去玩需要熟人介绍,一个常客只能带两个人进去。

    法斯特尽管现在混得不如意,不过他以前也是这里的常客,他有资格带两个陌生人进入严老九的地下赌场,在他的介绍下,萧震雷和马双得以进入。

    三人都穿着西装,进入地下赌场之后看见一个空间很大的厅,摆着十多张赌台,玩法多种多样,有摇骰子、梭哈、俄罗斯轮盘、麻将、牌九。

    这个时代可没有赌场推出筹码之类的玩意,全部都是现钱开赌,这间地下赌场也不是一般的赌档,在规模和内部设施上要比上海滩其他赌场高档得多,只因为出入这里的人可不是仅仅是只有钱,来这里玩的人不乏名人。

    三人在赌场里逛了逛,法斯特走在萧震雷身边低声介绍:“先生你看那边那位带眼镜、穿条格子西装的青年人,他叫秦连魁,是一名律师,不久前刚刚开了一家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对各国法律和租界的法律非常精通,接过几起官司基本上没有输过,在租界政法界打响了名声!”

    “哦?”萧震雷顺着法斯特的指引看过去,只见在一张玩梭哈的赌台边坐着六个人,的确有一个穿着条格子西装、带着金属框架眼镜的青年人,那人就是秦连魁。

    此时的上海滩只须缴费而不必上课的“野鸡大学”不少,发出去的文凭泛滥,使得上海滩的律师多如过江之鲫,这许多律师中有真材实料地极少,有些所谓的“强盗”律师,伙同巡捕房中人拆账,包办窃盗抢劫案件。又有所谓“茶馆”律师,自己往茶馆里一坐,委托黄牛沿街兜揽生意,敲当事人一笔竹杠,再去找相关人士纳贿,辛苦一场,赚几文佣金花用。五花八门,光怪陆离,形形色色,无奇不有。

    秦连魁其人,字待.时,他是上海滩上律师中的前辈级人物,真才实学,经验闳富,精湛的法学造诣,和多年的体验阅历,使他洞澈人情,看破世间百态,判断能力之强少有人比;闲来无事的时候,他喜欢替人拆字,一解疑难,由于臆则必中,老上海人都他是“通天眼”,而此时的秦连魁远不如后来那么有名。

    正在萧震雷心里动着心思的时候,法斯特继续介绍:“秦连魁的左边穿着马褂中年人是朱如三,右边穿深色西装、黄色领带是通行经理卢绍堂,对面的是地产投机大王钟克城,先生不会不认识吧?”

    穿越过来前后加起来差不多二十多天,接近一个月了,萧震雷对上海滩的一些名人富户也都有所了解,法斯特介绍的那三个人都是清末民初的名人,也是名人中喜欢流连赌场的闻人。

    他当然知道朱如三是何许人也,老上海人都知道在插袋角有一朱姓富户,是上海滩上真正的名门望族。朱家富甲天下,纱厂、面粉厂在全国各地都有分号。而卢绍堂作为通商银行苏.州支行经理当然有钱得很,赌起来手面上也是阔绰得很,而钟克城则是上海滩上非常有名的地产投机大王,身家巨富。

    民国后来有位名人过这样第一句话形容民国四个名人在赌桌上的风采,其中就有三个在这里,“钟克城赌得最豪,朱如三赌得最精,卢绍堂赌得最刁,唐生治赌得最恶”。

    萧震雷头道:“这几个人在上海滩上有着偌大的名头,上海滩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在赌场里转了一圈之后,萧震雷心下已经有了主意,他找了一张摇骰子的桌子坐下,这张赌桌上下注的有十三个之多,加上萧震雷就有十四个了,因此赌桌被挤得满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