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1章 找茬

第31章 找茬

    (感谢:反对的话打赏了588起币、心漂浮打赏了100起币)

    萧震雷并不会赌博,他今天就是来找茬的,为什么找茬?逼迫这家地下赌场的幕后主人严老九现身!

    “买啦,买啦……”荷官双手捧着骰盅摇了几下放在桌上催促着赌客们下注。www.00Ks.com

    摇骰子是最简单的赌博玩法,有赌大的,4到10为,11到17为大,摇到豹子则大通吃;也有赌单双的,如果押单,荷官摇到的数加起来是单数则赢钱,反之输钱。

    在荷官的催促下,赌客们纷纷下注,其实这张赌桌上的荷官应该称为庄家,正规赌场的荷官一般只负责摇骰子,不能做庄,庄家和闲家都是赌客,而这里并不是很正规,摇骰子的人既是赌场的荷官,又是赌桌上的庄家。

    萧震雷掏出一张义善源钱庄的面值十两的银票放在自己面前的字上,在这里赌的人都是有钱人,一把押五两已经算是押得很了,赌桌上这次押得最多的是五十两,押得最少的是二两,而每次最低下注不能低于1两,这就是这家地下赌场的规矩,没钱别来玩。

    1两白银在这个年代相当于一个纺织工人一个月的薪水,有的工厂的薪水还没这么高,因此这种地下赌场是真正的销金窟。

    萧震雷在赌桌边玩了一个多时,法斯特和马双两人始终在站在他身后,明知道萧震雷是来找茬的,他们俩也因此不敢到处乱走。

    在这一个多时里,萧震雷有输有赢,但总体来是输得多,他先后从口袋里拿出来二百多两银票,全部都输完了。

    就在这时,法斯特弯腰在他耳边低声道:“先生,严老九出现了,西北方向穿白色绸子料衣服的人”。

    萧震雷听了,不动声色,手指头轻轻地敲着桌子,脑子里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下一局又开始了,他掏出一张五两的银票放在字上。

    对面荷官不断地喊着,催促着赌克们下注,就是不开盅,萧震雷敲敲桌子叫道:“该买的都买了,别人不买你叫也没用,开啦开啦!”

    萧震雷表示抗议之后,荷官不得不开盅,骰盅打开时,里面躺着5,9,在荷官陪了五两银票之后,萧震雷也不把银票收回,直接再押到上面,再开时骰盅里面的是11,4,萧震雷又赢了,赌本也从5两变成了0两。

    自从萧震雷上赌桌之后,这赌场上就开始邪门了,一连8次摇出来都是,萧震雷每次都押中了,第8次摇出之后,萧震雷的赌本就由最初的5两变成了180两,这时赌桌上的赌客们看萧震雷的目光都变了。

    从第5把的时候开始,有赌客就注意到不对劲,三两个赌客开始跟着萧震雷押,到了第六把,这赌桌上所有的赌客都开始看萧震雷押什么,他们就押什么。

    庄家一连摇出了八把,这在赌局上是极为罕见的现象,这种罕见的现象在赌场方面看来还不算什么,但却因为这连续八把开出了,使得赌场方面赔得一大糊涂,不仅要赔萧震雷的钱,还要陪赌桌上其他赌客的钱,而这些赌客虽然都跟风,但都是有钱人,下注的钱当然不会少,总数加起来有两万多两,这次赌场方面就要配两万多两。

    荷官的额头上汗珠不停地往下滴,脸上已经出现了怕人的惨白色,而赌客们却不管这么多,见荷官只站着不动,却不赔钱,自然有人叫起来:“喂,赔钱,赔钱啊!”

    “对,赔钱啊,难不成你们赌场还想赖账?知道这里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吗?快赔钱!”有人起哄,当然有人附和,赌桌周围开始吵闹起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刚刚到这里的严老九立即派人向那荷官询问情况,便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严老九四十多岁的样子,个子很高,脑袋上有儿秃,头只有一些稀稀落落的几根毛发,双眼眼眶有些凹陷,颧骨凸起,神色阴霾,他听那荷官完之后转头看向萧震雷。

    萧震雷穿着一身西装,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油光水滑,面相器宇轩昂,严老九脑子里思索了片刻,对萧震雷没什么印象,想来应该是不认识的,但在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很少有不认识的,而且他有一个特殊的优,那就是记性好,只要他见过的人,从来都不会忘记,可他是真的没见过萧震雷,而且萧震雷给他的感觉是有深不可测。

    严老九沉着脸转头对身后一个三十多岁中年人道:“阿鬼,赔钱,一文钱也不能少,接下来由你做荷官!”

    “是,老爷!”叫阿鬼的中年人答应一声走到赌桌边让原先的荷官给赌客们赔钱,他自己走到荷官的位置上站定。

    阿鬼这个名字听起来有让人害怕,但实际阿鬼是一个长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年人,一张普通的脸看上去有些木讷,这个外貌很容易迷惑别人,不过萧震雷从阿鬼的眼神中看到了偶尔迸射出来的精光。

    “各位爷!”阿鬼保持着一张木讷的脸色不变,等到赌客们的钱都赔付之后,他向周围赌客们拱了拱手用明亮的声音道:“现在由在下主持这张台子,我们赌场方面既然在这里摆台子讨饭吃就不怕赔钱,无论每次下注额度有多大,我们赌场方面一律接下,如果各位赢了,在下代表我家老爷答应各位,一律照赔不误,一文不会少,好,现在赌局继续!”

    骰盅被摇了十几次之后被阿鬼轻轻放在了赌桌上,他伸手向前道:“诸位现在可以下注了!”

    话音落下,赌桌边的赌客们都没有下注,全部扭头看向萧震雷,想看他如何下注,他们是准备跟风的,就连赌场内其他赌台的赌客们全部都被吸引过来看热闹了,这其中名震上海滩的名律师秦连魁、富豪朱如三、地产投机商钟克城、银行经理卢绍堂,他们也被这边热闹的气氛吸引过来了。

    全场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萧震雷,他没有半怯场,抽了一口烟之后微笑着伸手在面前的银票上数了数,抽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继续押在字上。

    其他赌客见状有些犹豫不定,因为前几场,萧震雷都是有多少银票都押多少,而这次他只押了一百两,这明什么?明他也没有把握?是了,一定是了,其他赌客们认为一定是这样,因此一个个都押了很少的钱在上面,即便输了也只是几个钱而已。

    在赌客们的哄闹声中,阿鬼揭开了骰盅的盖子,4,10,赢了!

    “啊哈哈哈——”刚才还安静得一枚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声音,现在突然之间爆发出巨大的哄闹声,所有的赌客都欢呼起来,在赌场的赌桌上从来都是赌客单独面对赌场,基本上输多赢少,而现在却是如此多的人一起面对赌场,而且赢了,接下来还要大赢特赢。

    赌客们看向萧震雷的眼神充满了无限的热烈,他们基本上确定萧震雷肯定是一个赌术极为高明的超级高手,要不然连赌场方面的镇场高手阿鬼都束手无策?

    “赔钱!”阿鬼脸上的肌肉抖了抖,向身旁的助手挥了挥手道。

    助手立即从提箱里拿出银票给每一个押对的赌客赔钱,赌客们拿到钱一个个都喜笑颜开,这就是人的贪财心理,他们可不管萧震雷和赌场方面有什么恩怨,也不管这件事情最后如何收场,他们只知道现在跟着萧震雷下注就会赢钱,谁也不会嫌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