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2章 找茬(2)

第32章 找茬(2)

    阿鬼看了看萧震雷,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摇出来的是45,1大,怎么开盖之后就变成了4,10了?他明明知道萧震雷出老千了,可他怎么也看不出来萧震雷是如何出老千的。wWw.00ks.com

    原本木讷的脸变幻了几次之后,阿鬼咬牙盖上盖子再次摇起了骰盅,骰子在骰盅里滚动着、撞击着,一两次的清脆的声音响过之后,阿鬼将骰盅放在了桌子上,又道:“各位可以下注了!”

    众赌客都看向萧震雷,萧震雷始终微笑着,不时地抽着烟,见众人都看向自己,他又笑着将自己面前所有的银票,一共180两全部押在子上面。

    众人一看,都忍不住想:难道这个年轻人对这次十足的把握,竟然将所有的钱都押上了?

    沉默了两秒钟之后,赌客们开始三三两两地下注,有些谨慎一的还是只押了很少,胆子大一的下注得多一些,秦连魁、朱如三、钟克城、卢绍堂等人互相看了看,卢绍堂笑道:“我各位,这位兄弟确实有些本事,不过严老九是什么人?这个年轻人竟然敢在他的地盘上打脸,而且当众打脸,依我看啊,这年轻人有不知道天高地厚啊,很可能要吃大亏啊”。

    秦连魁一直在注意观察萧震雷,听见卢绍堂的话之后摇头笑道:“我看不见得,人家既然敢来挑场子,自然是有些手段的,我你们难道就不想跟着捞零用钱?噢,对了,你们三个一个个都是土豪,不在乎这钱,我可没你们手头上那么阔绰,我先跟着这位兄弟发财!”着拿出一张二百两的银票下注了,押在字上。

    朱如三、钟克城和卢绍堂都没有动,严老九是什么人,他们都清楚,尽管他们不怕严老九,但却不想因为这么钱得罪一个能够在租界洋人那儿得上话的人。

    只有少数人没有下注,其他大部分都下注了,阿鬼手按在骰盅上一把揭开,只见里面躺在11,4!

    “噢噢噢……”赌客们再次欢呼起来,这次跟着萧震雷下注押的又全赢了。

    阿鬼看见骰盅里的骰子,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看了看桌面上的下注金额,粗略估算了一下,大约要赔十万两左右,这个金额太大了,阿鬼根本不敢做主,他扭头看向严老九。

    严老九看着萧震雷的目光中金光闪闪,他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谁派萧震雷前来这里给他捣乱的,不过现在却不能计较这个的时候,他权衡一下,咬牙对阿鬼头。

    阿鬼得到严老九的授意之后便吩咐身边的助手向赌客们赔钱,再次赢到钱的赌客们更加兴奋了,一个个挤过来跟萧震雷套近乎,争取混个脸熟,萧震雷笑着一一拱手头致意。

    赔完钱,阿鬼再次满头大汗地捧起骰盅再次开始摇起来,而站在对面二楼的严老九此时也紧皱着眉头,也对现在的情况有些束手无策。

    阿鬼摇完骰盅后再次放在赌桌上,看了看萧震雷之后不得不使出赌场的杀手锏,作弊!他的脚移动着在桌子脚上轻轻踢了一下,桌子反面一枚磁铁被推到了骰盅的正下方将骰盅内的骰子死死地吸住。

    萧震雷这次依然将全部的赌资押在字上,其他赌客们全部跟风,有些赌客下注的金额竟然达超过了一万两,整个赌桌上的赌资达到了二十万两。

    “开吧!”萧震雷抽了一口烟之后笑着催促着阿鬼。

    其他赌客们也都起哄让阿鬼快开盅,在赌客们的催促下,阿鬼神色凝重地盯着萧震雷,双手伸过去将骰盅盖子揭开了。

    “445,1大!”阿鬼激动得大叫起来。

    整个赌场里顿时鸦雀无声,怎么会这样?赌客们看见骰盅里的骰子数,顿时面面相觑,又看向萧震雷,刚才不是还猜得挺准的么?怎么这次猜错了,这一把可把赌客们输惨了,大部分赌客都跟萧震雷一样,将身上的赌资全部押上去了,输了自然是变成了身无分文。

    在赌客们都还不敢相信怎么会输了时候,阿鬼兴奋地催促着助手:“还愣着干什么?把押的钱都收上来!”

    赌桌上没有一个人押大,全部都是押的,这次庄家可谓是一口将赌桌上的下注资金全部吞了。

    然而就在这时,阿鬼因为激动和兴奋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赌“摇缸”的规矩,一局揭晓,必定要等赢的吃,输的赔,台面上的赌资统统结算清楚,收支两讫。然后再将摇缸盖上,连摇几下,等缸里的骰子色全部换过,于是庄家再请赌客下注,猜赌缸里的骰子数。

    可这次阿鬼且因为太激动了,一时间有些得意忘形、手忙脚乱、粗心大意,把当荷官的一套规矩给忘了,他竟然还不等助手把赌资结算清楚就将骰盅盖上再摇起来,然后放到了一边。

    萧震雷原本是非常郁闷,他以为这一局自己是十拿九稳的,可没想到阿鬼不知道动了什么手脚,竟然让骰子固定在了骰盅底部不动了,使得他在暗中的手段没有得逞,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输掉,而阿鬼接下来的举动却被他发现了这一幕。

    萧震雷随即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他将眉头阴霾一扫而空,换上一副笑脸,喜孜孜地用手压住自己面前的赌资向阿鬼:“该你赔我了吧?”

    “该我赔你?”阿鬼不由一怔,随即便打个哈哈:“子还摆在缸里,你押的是,我摇出来的是445,1大。”

    萧震雷瞟一眼那只又摇过了的摇缸,一耸肩膀,轻飘飘地:“这位兄弟不要瞎讲,摇出来的明明是八。”

    阿鬼也去看看那只摇缸,一看之下,他脸色大变,心想偶然差错,这下糟了。方才分明摇出来了“1”大,如今自己竟然将赢钱的证据湮没,重摇了这一次。阿鬼怎敢保险缸里的数仍然是“1”,而不是“8”呢?这局摇出“1”,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揭晓的,阿鬼自知大错已经铸成,为了幸免于万一,他眼睛扫着四周的赌客,急急地问:“各位刚才都看到了的啊,我摇出来的是‘1’。”

    “是‘8’!”萧震雷抢在前面,斩钉截铁地。

    四周的赌客闷声不响,噤若寒蝉。有人存心想看赌场的好看,有人摸不清萧震雷的来路,这伙子莫非吃了老虎心、豹子胆,敢来啃严老九的边?以区区一名赌客,与堂堂一个赌场为敌,抓到毛病,便要硬吃,这个角色未免太狠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