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5章 豪赌

第35章 豪赌

    朱如三洗完牌之后便给萧震雷和松山一郎发牌,第一张底牌是暗牌,从第二张开始是明牌,萧震雷的第二张牌是红桃k,松山一郎的第二张牌是方块j,朱如三发完第二张牌便道:“萧先生的红桃k话!”

    萧震雷正要话,阿鬼拿着两盒雪茄走过来在他左手边的桌面上放上一盒,同时放上一个烟灰缸,又过去在把另外一盒放在松山一郎左手边,松山一郎拒绝了,阿鬼也不为己甚,取走了雪茄和烟灰缸。Www.00kS.cOm

    萧震雷打开雪茄盒拿出一支闻了闻赞道:“好,正宗的古巴上等雪茄,噢,对了,双,第一局来个开门红,丢十万两上去讨个好彩头!”

    “我滴个乖乖,一把就是十万两!”众人无不豁然色变,即使是朱如三、钟克城、卢绍堂这些喜欢豪赌的赌场常客也没有一次喊这么大的。

    “好咧!”马双答应一声,就数了一叠银票丢到了赌桌中间,他现在十分相信萧震雷的本事,绝不怀疑萧震雷在没有丝毫把握的情况下会乱撒钱。

    松山一郎皱着眉头看着萧震雷,过了三秒钟才拿起面前桌上两张牌,底牌在上,明牌在下,底牌是一个梅花4,这张牌了一,内心挣扎了一下,看向萧震雷的眼神中多了一些愤恨,他将底牌摊开摔在桌子上,嘴里吐出两个生硬的汉语:“不跟”

    其实梭哈不到最后一刻一张牌发出来,很难定输赢,毕竟有五张牌,大顺序比较为:同花顺>四条>富尔豪斯(三条加对子)>同花>顺子>三条>二对>单对>散牌。

    松山一郎之所以不跟,除了他的底牌太之外,主要是因为萧震雷第一把就玩这么大,一下子就将他的气势压下来了,使得他的心里没了底气。

    既然不跟,做荷官的朱如三就继续发牌,马双这时也已经将银票收走,只留下一千两的底金,松山二郎不得不又向赌台上丢了一千两底金。

    在此后的连续七局中,只要自己的牌面大,他都最少喊话十万两,最多的喊道了五十万两,将松山一郎压得死死的,连话的机会都没有。

    松山一郎作为一个赌博高手,当然明白气势在赌桌上的重要性,这东西一旦失去,想拉回来可不容易,谈知道不能再这样被萧震雷压制了,必须反击,必须要抬高自己的气势,将萧震雷的嚣张气焰打压下去。

    在第十局时,松山一郎终于得到了话的机会,为了谨慎起见,他看了一下自己的底牌,底牌是方块q,牌面是黑桃k,看了底牌之后他的底气更足了一些,朱如三看了看双方的牌面,道:“松山先生的黑桃k话!”

    松山一郎喊话道:“一万两!”

    萧震雷吐出一口烟雾,笑道:“跟,加十万两!”

    “你……”松山一郎闻言差气得吐血,好不容易有一次喊话的机会可以抬高自己的声势,可没想到竟然被萧震雷加注给打压了,怎么能不生气?

    萧震雷惊异道:“怎么,难道不许加注吗?”

    这是朱如三道:“当然可以,但只许加注一次,松山先生只能选择跟或者不跟,不能继续加注!”

    加注是防止喊话方在本身底牌很的情况使用诈术,一旦加注,喊话方就不得不面临跟或者不跟的局面,但不许无限制的加注,只能加注一次,否则一直加注下去,就没完没了了。

    这是规则,松山一郎虽然不愤,但也没办法,底牌不,他思索了一下选择了跟注,在他的示意下,松山二郎再次往赌台上丢了十万两银票。

    继续发牌,这次松山一郎得到了一张黑桃q,明牌就成了黑桃k、黑桃q,底牌则是方块q,而萧震雷的明牌是梅花10和方块a,底牌是什么不知道,他一直没有看底牌,就身后的马双和法斯特也不知道底牌是什么,现在轮到萧震雷话了。

    在朱如三的提示下,萧震雷道:“十万两!”

    马双立即丢了十万两银票上去,松山一郎萧震雷的牌面,又想起自己的底牌,现在是一对q加一张黑桃k,只要萧震雷的底牌不是a,现阶段他赢的局面要大一些,他权衡了一下,看着萧震雷道:“跟,加十万两!”

    加注可以争夺得牌权,即争夺下一轮的第一张牌的归属权,其实谁都不知道下一张牌的大,争的只是一个气势而已。

    萧震雷看了看松山一郎,抽了几口雪茄后向马双挥手:“跟十万两”,不跟就等于是弃权了,赌桌上的赌金自然全部归对方。

    银票都丢上赌桌之后,发牌继续,这次松山一郎得到了一张黑桃a,牌面成了黑桃a,黑桃k、黑桃q,底牌是方块q,这个派不能不好,也不能不好,不过有一可以肯定,他拿不到同花顺、四条、同花和顺子了。

    这次萧震雷拿到了一张梅花j,牌面变成了方块a、梅花j、梅花10,底牌不知道是什么,因为他自己也没有看过。

    “黑桃a话!”朱如三伸手指着松山一郎一方道。

    松山一郎发现萧震雷的牌有成为顺子的趋势,这是一种非常大的威胁,他自己知道自己的牌,最多只能拿到三条了,而顺子刚好比三条大,不过他明白萧震雷不知道他的底牌,而且他不相信萧震雷会那么巧拿到顺子,他还有文章可以做。

    思索一番之后,松山一郎喊话道:“一百万两!”

    萧震雷看了看自己的牌面,又看了看松山一郎的牌面,问道:“松山先生,你还有多少赌本?不如我们就在这一把定输赢好了,梭哈!”完向马双挥挥手,马双立即将所有的钱丢上了赌桌,不过这是不够的,因为松山一郎的赌本要比萧震雷多一倍。

    果然,只见松山一郎冷笑道:“梭哈?恐怕萧桑的赌本不够吧?我这里足足还有一百万二十万两!”

    萧震雷看向严老九,“严老大,你看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