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6章 赌命

第36章 赌命

    (感谢:神圣之亡打赏了1000起币、反对的话打赏了1588起币)

    严老九心里也没底,毕竟这次的赌注金额实在太大,他不是舍不得这钱,而是对第一次认识的萧震雷的赌技有些不放心,不过他也明白,现在是双方都是骑虎难下,如果萧震雷因为赌本不够而不得不弃权认输的话,输得可是他严老九的面子,输的是中国人的脸面,以后他严老九还怎么在上海滩混?

    咬了咬牙,严老九扭头吩咐阿鬼再去拿两百万两过来,钱很快被送过来了,赌局继续,朱如三开始发第五张牌。Www.00kS.cOm

    松山一郎的第五张牌是红桃q,这下遂了他的心愿,拿到了梦想中的最大的一张牌,这样一来,他就是三条q、黑桃a和黑桃k。

    但让松山一郎担心的是萧震雷拿到的是一张梅花k,这样一来,萧震雷的牌面就变成了方块a、梅花k、梅花j、梅花10,如果他的底牌是梅花q的话,就是顺子,松山一郎就输了。

    朱如三道:“萧先生梅花k话!”

    “还剩下八十万两吧?梭哈算了!”萧震雷看了一下自己的底牌之后向马双挥了挥手,然后对松山一郎道:“不知道松山先生还有没有赌本?”

    这时松山一郎等人在发现自己等人竟然没有赌本了,三兄弟脸色一下子全变了,沉默了一阵之后,松山二郎取下自己腰间的武士刀道:“我们三兄弟把随身武器押上!”

    岂知朱如三拿过这把五十刀看了看之后摇头笑道:“虽然松山二郎先生的这柄武士刀很锋利,可三柄加起来也不值八十万两银子,即便这三柄武士刀全部都是用黄金制作而成也不值这么多钱,松山先生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吧,如果实在是没赌本了,那我只能宣布你们输了!”

    整个赌场里鸦雀无声,萧震雷微笑着吸着烟,看着松山三兄弟脸色不断的变化,甚至听到他们的喘着粗气的声音。

    过了十几秒钟,松山一郎才脸色阴冷地站起来看着萧震雷道:“既然萧先生要梭哈,那我松山一郎也不能不奉陪到底了,我们身上已经没有钱了,但我还有一条命,我跟你赌命!”

    “大哥,不行啊,不能赌命啊!”剩下松山两兄弟听松山一郎要赌命,这可把他们吓得不轻。

    “赌命?”萧震雷闻言故意大吃一惊,连忙道:“松山一郎先生,何必这样呢?咱们只是切磋而已,犯不着提着脑袋来玩啊,要不咱们还是算了,属于你的赌本你拿走,如何?”

    松山一郎阴沉着脸看着萧震雷道:“怎么?萧先生不敢赌?难道清国人一个个都是病夫、孬种?”

    萧震雷闻言脸色一变,不待其他人反应,便道:“好吧,既然松山先生把话到这个份上了,那我就当你的命值八十万两银子,啧啧,松山先生,你们日本人的命真是金贵啊,一条命值八十万两银子,你看看我们大清国的百姓,大街上头插着草标卖身的数都数不清,一个成年人的价码只要二十两银子就能领走,一个漂亮的女孩而更是只要十两,伙子只需要五两,好了咱们言归正传,如果这局我萧某人输了,这上面所有的钱都归你松山一郎了,可如果你输了,这赌桌上所有的钱都属于严老大,你还得自己结果自己的性命,这很公平吧?”

    “凭什么?”松山三郎站出来大叫道:“凭什么我大哥输了就得自己结果自己,而你输了却没事?这不公平!”

    “不公平?”萧震雷大笑道:“这很公平,因为我还有赌本,而你大哥没有赌本了,因此他只能把自己的命押上去,这还得是我同意的情况下,否则你以为你大哥的性命真的值八十万两银子?你问问荷官朱先生,这是否公平?”

    朱如三当即道:“自古以来,赌桌上有拿钱赌的,有拿物品做赌注的,有输得倾家荡产的,也有把老婆孩子输掉的,我朱某人也算是赌场老手了,可就是从来没见过拿命来赌的,松山先生算让我第一次开了眼界,既然他愿意拿自己的命做赌注,而萧先生也同意他的命作价八十万两赌注,那么这就很公平了,松山一郎先生,你同意用你的命作价八十万两吗?”

    松山三郎和松山二郎当即大急道:“大哥,不要!”

    谁知道松山一郎不理睬他们,头严肃地郑重道:“同意!”

    “等等!”松山三郎见劝不住自己的哥哥,立即叫道:“既然可以赌命,那我也把我的命押上,萧先生如果不敢把自己的命也押上的话,就请你认输好了!朱先生,是不是这样?”

    朱如三看了看松山三郎,又看了看萧震雷,思索片刻摇头道:“不可以,因为参与赌局的是松山一郎先生,而不是你,生命是属于个人的,松山一郎先生无权把你的命押上赌桌,除非在你自愿把自己的命作为赌注交给松山一郎先生处理,并且松山一郎先生接受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条件不满足都不可以!”

    松山三郎立即对松山一郎道:“哥哥,我相信你,我把自己的命作为赌注交给你处理,你跟他赌了,我相信哥哥一定会赢的!”

    松山一郎反对:“不行,我不能拿你的命来赌!”

    “我可以就可以!”松山三郎大声道:“是我自愿给你的,你跟他赌了,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死在你面前,我不想我们大日本帝国输给这个支那猪”着就要拔刀自刎。

    松山一郎大惊失色,连忙答应,他不能不答应,和萧震雷赌的话,还有一半赢的机会,而如果不答应,马上就要失去这个三弟。

    萧震雷听了松山三兄弟的对话,心里已经震惊得无以复加,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民族啊,拿自己的命来赌不,几个兄弟还同时拿自己的命来赌,好吧好吧,既然你们自己想死,那老子就成全你们,不如你们三兄弟全部死在这里好了,免得你们去祸害其他中国人。

    想到这里,萧震雷冷笑道:“嘿嘿,两位,你们已经打算好了,可你们还没问过我有没有同意呢!松山三郎先生,你想让我跟你赌命?你以为你的命和我的命等值吗?我告诉你,我不同意,除非你和松山二郎先生都把自己的命赌上,我才和你们赌,否则算你们输!”

    这时松山三兄弟和其他所有人都看向荷官加裁判朱如三,朱如三头道:“理论上是这样的,我刚才已经了,生命是属于自己的,不经过本人同意,任何人都无权拿别人的命做赌注,松山一郎先生愿意用自己的命作价八十万两银子,而萧先生也同意,现在松山三郎先生愿意把自己的命作赌注交给松山一郎先生处理,而松山一郎先生也同意,但还得看萧先生是否愿意把自己的命赌上,因为萧先生刚才已经梭哈了,而松山一郎先生也同意梭哈,所以不能加注,除非萧先生同意松山先生加注,萧先生提出自己的条件,除非松山二郎先生也把自己的命赌上,他才同意用自己的命赌松山二郎和三郎先生的命,现在就看松山二郎先生的选择了,如果他不同意,那么我将判定松山一郎先生输!”

    松山三郎立即对松山二郎道:“二哥,你也同意吧,我们赢定了,真的,不信你问大哥!”

    在松山三郎的苦劝之下,原本还有些犹豫的松山二郎不得不答应将自己的命作为赌注交给松山一郎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