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38章 当场击杀

第38章 当场击杀

    (感谢:huntungg打赏了100起币、逍遥西西打赏了100起币、李神官打赏了1000起币)

    朱如三正要回答,这时松山三郎大声叫道:“等等,你无权处置我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并非赌局的真正赢家,赢家是严桑,按照你们支那人的法,你只是一个替他‘挑土’的!赌桌上所有的钱和我们三兄弟的性命都属于严桑!”

    众人闻言这才想起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而且是萧震雷亲口提议让他来为严老九‘挑土’,既然是挑土,当然不能拥有所有的赌资。wWw.00ks.com

    松山三郎见众人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话有了效果,便有些得意洋洋,而且还面向严老九道:“严桑,你会如何处置我们呢?你要知道我们是大日本帝国驻沪领事介绍来的,如果我们出了什么事情,你如何向大日本帝国驻沪领事交代呢?我希望严桑能够慎重地考虑清楚,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赤0裸0裸的威胁,严老九的颜色变得有些难看,但松山三郎的话确实起到了作用,严老九犹豫了,作为公共租界有数的大佬之一,他很清楚清廷对日本人和洋人的畏惧程度,他连清廷都不敢得罪,更何况是日本人?

    萧震雷一看严老九的神色,知道严老九心神动摇了,立即开口道:“严老大,赌资和他们的性命的所有权的确属于你,但我好歹也给你挑土了这么长时间,你不能不给我一吃红吧?相比这赌桌上的数百万两银子,这松山三兄弟的性命实在不值一提,不如你就把他们三个的性命当做我的吃红送给我吧?再则了,日本人都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你以为你不把他们怎么样,他们就会放过你?你也是混了大半辈子江湖的人了,应该知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吧,我认为为了不给自己留下麻烦,还是一劳永逸的好,以免日后追悔莫及!”

    “严桑,不要听他蛊惑,立刻放我们走,我担保不会找你的麻烦,而且还会大大的报答你的!”松山一郎沉声道。

    严老九始终犹豫不定,既不表态要放了松山三兄弟,也没答应将松山三兄弟的性命送给萧震雷,这让萧震雷有些着急,这次得罪了这三个家伙,恐怕他们安全之后会立刻展开报复,同时严老九的犹豫也让松山三兄弟更加着急,因为性命操控在别人手上的感觉实在太不好受了。

    松山三郎最先忍不住,他“唰”的一下抽出武士刀对准萧震雷和严老九等人狂笑起来:“哈哈哈,你想要我们的命,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东瀛剑道的厉害,杀——”。

    萧震雷眼神一凝,迅速从腰间抽出左轮手枪对准松山三兄弟连开三枪,“砰砰砰”,三枪全部命中松山三兄弟的额头,三人不可置信地一起倒在了地上。

    “好了,诸位,现在什么麻烦都没有了!”萧震雷吹了吹枪口冒出的青烟,手腕一抖挽了一个枪花将左轮手枪插在了腰间拉下西装下摆,

    看了看地上松山三兄弟的尸体,众人面面相觑,看向萧震雷的眼神中带着有些惊惧,特别是几个不相干的人。

    “唉,事已至此,多无益!不管怎么,老夫还是得多谢萧兄弟伸出援手替老夫解围,老夫感激不尽!”严老九一脸心忧地向萧震雷拱手行礼。

    萧震雷还礼笑道:“严老大言重了,同为华夏一脉,在外人面前自当团结一心,否则岂不是让外人看了笑话?此事的后续处理就麻烦严老大了!”

    经过刚才这么一段时间的同仇敌忾,严老九已然不再把萧震雷当做敌人,而是当做一个经历过生死的朋友一样,他头道:“这是当然,只是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日本人只怕会给租界当局施加压力,又或者给朝廷施加压力,到时候老夫和萧兄弟只怕都要上会审公廨走上一遭啊!”

    萧震雷闻言脸色一变,冷冷道:“哼,我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把这件事情传出去?如果真有人有这个胆子,在下敢担保他会和前些日子被杀的那八个英国大兵以及这三个东洋人一样的下场!”完用他那死人一般的眼神在在场众人的脸上扫来扫去。

    在场众人听到萧震雷的话都心中又惊又惧,敢情上个月杀死八个英国大兵、大闹英租界的人就是眼前这位!

    众人看向萧震雷的眼神有些躲躲闪闪了,尽管这些当众多数都是租界的富贵人物,但他们自问没人敢对洋人动手,而萧震雷不但敢将洋人收为手下,还敢杀洋人,一次杀八个,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翻遍整个大清国除了眼前这位,恐怕就再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萧震雷也不惧这些人敢泄露杀死之前八个英国大兵和这三个东洋人的人就是他,这里人数有限,如果有人泄露消息,是经不起查的,而这些人也确实没有人想要去告发萧震雷,因为他们真的不敢,这年头不怕当官的,他们有钱可以斡旋,但却不能不怕萧震雷这种谈笑间就杀人灭口的狠人。

    阿鬼吩咐手下将赌桌上的银票整理完毕,吩咐其中的一成交到严老九手里,严老九接过走到秦连魁面前递过去道:“秦律师,按照事先的约定,这是你的律师酬劳费用,手下吧!”

    这笔钱可不是一个数目,赌桌上一共接近五百万两,一成就有近五十万两,秦连魁虽然身为律师,也还没有拿到过如此之多的法律咨询酬劳,此时见严老九亲手将这五十万两的银票交到自己的手上,差就激动得双手发抖,好在他自制力很强,连忙稳住自己的情绪笑道:“那就多谢严老大和萧先生了!”

    这时萧震雷走过来对二人道:“严老大、秦律师,刚才我想了想,这三个日本人已经死了,他们来这里的事情肯定是有人知道的,至少日本驻沪领事就知道,过几天日本领事馆方面肯定追查他们失踪的消息,只怕会查到这里来,与其到时候我们陷入被动,还不如现在就将事情公开,这三个东洋人是赌命的时候赌输了,死得应该,有双方签订的生死契约为证,我们只要让会审公廨方面保持公正,日本人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严老九有些担心事情公开之后东洋人会找麻烦,这也是他毫不犹豫地将属于秦连魁的那份酬劳一文不少地支付的原因,现在萧震雷建议干脆把事情公开,让日本人抓不到把柄,他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于是问道:“萧兄弟,这事具体要怎么操作呢?”

    萧震雷指着秦连魁笑道:“秦大状是处理这种事情的行家,我相信他应该有好的建议!”

    众人闻言都看向秦连魁,秦连魁见众人的目光都注视自己,心下也有几分得意,他扶了扶眼镜框架子道:“处理此事不难,一方面你们首先要去会审公廨备案,将生死状交到会审公廨让会审官和外方陪审官审阅,会审公廨肯定会因为此事牵涉到东洋人而谨慎行事,而这个时候你们必须保证会审官和陪审官们不帮东洋人,所以该打的还是要打,这钱不能省,另外一方面,你们要通过报社将此事公之于众,让外界所有人都知道此事的真相,争取民心的支持给会审公廨施加压力,让他们在有心要帮东洋人的时候心有顾忌,如果日本人不甘心而将此事对簿公堂,那你们也不用怕,因为此事无论是哪方面都对你们有利的,诸位请放心,我秦某人既然拿了你们的律师费用,就会用尽全部的本事帮你们!”

    萧震雷和严老九等人连忙道:“那一切就拜托秦大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