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9章 声名鹊起

第39章 声名鹊起

    送走了秦连魁等人之后,严老九将赌场的事情交给阿鬼去处理,并邀请萧震雷前往他的宅邸做客,萧震雷也不推辞,带着法斯特和马双一起随严老九前往。wWw.00ks.com

    一辆豪华四轮马车载着严老九和萧震雷两人在大街上行驶,十几个打手保镖在两侧慢跑着护卫,后面马双和法斯特一人坐一辆黄包车跟随。

    汽车行业已经开始发展,不过现在才刚刚开始起步,时速缓慢不,故障还多,价格却也不便宜,所以此时的上海滩上汽车不多,能够接受汽车的上海滩大亨们也没几个,这个时期,上海滩的交通工具主要是黄包车、马车和有轨电车,而且这只是少部分人能够消费得起,大部分人都只能靠两条腿出行。

    “这件事情还多亏了萧老弟啊,如不嫌弃,我们结拜为异性兄弟,以后以兄弟相称,不知道萧兄弟意下如何?”喝完茶之后,严老九在花园里对萧震雷道。

    萧震雷笑道:“求之不得,我也不矫情了,严大哥乃性情中人,我喜欢!哈哈哈!”

    严老九闻言随之一愣,也跟着大笑起来,当即命人准备香案、香烛和三牲,两人就花园里斩雄鸡、喝血酒,歃血为盟!

    事毕,严老九叫来阿鬼等手下指着萧震雷吩咐他们:“我已经与萧兄弟结为异性兄弟,从今以后,你等见了我家兄弟就如同见了我一样,称呼他一声二老爷!”

    萧震雷一看阿鬼等人的年纪至少也有四十岁了,让他们叫自己为二老爷,还真有强人所难,连忙道:“大哥,这只怕不妥,咱们还是各叫各的吧?”

    “没什么不妥了,我可以就可以!”严老九摆摆手,对阿鬼等人道:“二老爷如果有什么事情吩咐你们,不可推辞,就如同我吩咐的事情一样要办得妥妥的,还不快叫二老爷?”

    阿鬼闻言一起称呼萧震雷:“二老爷好,如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我等!”

    萧震雷抱拳道:“得罪得罪!”

    待阿鬼等人走后,萧震雷和严老九又聊了起来,当严老九得知萧震雷是江北人,现在就是令人谈之色变的“鬼屋”别墅的新主人时大为惊讶。

    严老九吃惊道:“前几天我才听人起那栋鬼屋别墅被人买下了,人已经住进去,想不到那别墅的新主人竟然是老弟你啊?”

    萧震雷笑道:“正是弟,让大哥见笑了,弟手中拮据,又想住好一的房子,恰好听有那么一栋价格低廉又洋气的别墅,就买下来了,别人不敢买,弟我烂命一条怕什么?哈哈哈”。

    严老九凝重道:“那房子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那里阴气极重,老弟住在那儿难道真的一事儿都没有?”

    萧震雷抽了一口烟笑道:“别人住那儿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我住在那儿好像一切正常啊,也没有看见鬼怪之类的不吉利的东西!”

    “这不正常啊!”严老九喃喃自语:“这都被连续吓死了好几个,唯独老弟你没事,可能是你身上血气极为旺盛,鬼物不敢现身吧!”

    到这里,严老九话题一转,“咱不这种不吉利的事情了,对了,老弟,你现在在做什么行当?有用得着哥哥的尽管话,在公共租界这一亩三分地上,哥哥我还是有面子的,要钱要人你只管开口!”

    这绝对不是客气话,不是大话。严老九能在公共租界的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就连洋人都要给几分面子,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洋人们最在乎的是利益,谁有钱他们就和谁做生意、做朋友,因为他们能从这些人身上赚到钱,恰好严老九是个有钱人、土豪,他虽然有钱,但又不是别人想宰就能宰的肥羊,而且还颇有手腕,因此洋人们既想赚钱又不愿意多生事端,只能与严老九做好朋友、合作做生意。

    在道上,尽管严老九不明目张胆地占地盘、开码头,他却有自己的黑色势力、灰色生意,法租界和华界的帮会一般不会与他发生冲突,毕竟他的势力也不,大家斗起来谁都讨不了好处。

    萧震雷抱了抱拳笑道:“不怕哥哥笑话,我来上海滩这个十里洋场也有大半年了,此前一直都在码头做苦力扛包,如今我想在这租界拉起一帮兄弟‘开码头’混口饭吃,只怕以后叨扰哥哥的时候不少啊!”

    严老九将自己的胸脯拍得砰砰砰直响,连声道:“以老弟这身本事去码头扛包确实太浪费了,哥哥我刚才了,有用得着哥哥的地方,你尽管话!”

    到这里,他又皱起了眉头继续道:“只是,你杀死那八个英国大兵的事情千万不能泄露出去,如果让租界工部局的大佬们知道,只怕哥哥我话都不管用啊,我的手下我都不担心,他们不敢乱嚼舌根,我就担心今日在场的另外几个人,他们可不惧我严老九!”

    萧震雷摆手道:“老哥尽管放心,那几个人可都是人精,又有偌大的身家羁绊,这种事情他们怎么可能随便与人起?祸从口出的道理他们是懂的,再者他们没有证据怎么会轻易把这事泄露给洋人?”

    严老九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也就放心了。不久,下人来报酒席已经备好了,严老九当即请萧震雷前往一起上席吃酒,萧震雷也不推辞,与严老九推杯助盏,好不惬意。

    酒席过后,严老九命人拿来二百万两银票是给萧震雷召集人手、开码头之用,萧震雷虽然很想拿这笔钱,但他现在并不缺乏资金,也不想给严老九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因此极力婉拒,还为先前在赌场找茬的事情向严老九这个新结拜大哥赔礼道歉,坚持请严老九抽落赌场门闩,重新开张做生意。

    为了避免赌命的事情夜长梦多,萧震雷和严老九经过紧急相商,连夜派人去活动。第二天清早,十里洋场的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都刊登了中国赌王大胜日本三大赌术高手的事情,日本三大赌术高手因为拿命来赌而输掉了性命,当场被杀,尸体也被移交给日本有关方面处理。

    此事有诸多人证,而且还有双方在赌局开始之前签订的生死状作为物证,会审公廨方面的有关官员也被严老九派人送钱打过了,日本人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暗自将这口苦酒吞下去。

    上海滩民众得知此事,民众士气大涨,被洋人压制的一可怜的自信心又悄然回归,各大街巷、茶馆、酒肆、澡堂、烟馆、妓寨等场所都有人大声议论此事,议论者们一个个唾沫横飞,就如同那斗败三个日本赌术高手的是自己一般。

    此后,严老九对萧震雷极为推崇,在各处场所逢人便夸萧震雷为人“四海”,遇事担得起肩胛。而萧震雷经过此事,竟然在英法两租界声誉鹊起,平步青云,萧震雷三个字开始在十里洋场的黑白两道不胫而走,就连清廷上海道道台蔡乃煌也开始关注于他,他既然单枪匹马地和严老九扳过斤头,因此与严老九结拜为兄弟,又斗败了日本人,让日本人哑巴吃黄连有苦不出,实在是大快人心,现在他已经有资格和黄老板、严老九一辈人物相提并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