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3章 出手

第43章 出手

    其实霍元甲早与奥皮音相约在明年春天比试高低,而且霍元甲还请人用英汉两种文字在《苏报》上刊登广告声称:“世讥我国为病夫国,我即病大国中一病夫,愿与天下健者较!”“专收外国大力士,虽铜筋铁骨,无所惴焉!”

    谁知奥皮音根本没把与霍元甲比武的事情放在心上,依然我行我素在章园摆设擂台,以至于今天才有会这么多人前来观看,也有如此之多身怀武艺之人因为气愤不过到来这里想杀杀奥皮音的嚣张气焰。www.00ks.com

    只见那山东马汉龙一个纵身跳上两米高的擂台,让萧震雷看到眼睛一亮,他情不自禁喝彩道:“好轻功!”

    萧震雷可谓清楚得很,在后世一个世界级尖跳高运动员想要原地起跳跳过两米高几乎是痴人梦,可这个马汉龙却跳得如此之轻松,这不由地让萧震雷想要与之结交一番。

    马汉龙一身短装打扮,标准的武师练功服,两只袖口上的卯着铆钉,腿上打着绑带,他跳上擂台之后就要对奥皮音动手,却被公证人一声叫住,平福用蹩脚的汉语高声道:“嘿,清国勇士,想要与奥皮音大力士比试,就要想交五两银子,到这边来交钱”着指了指旁边一个收钱的年轻英国人。

    马汉龙哼了一声,在他看来,五两银子算什么?只要能打败奥皮音为中国人出一口恶气就什么都值了,对于那一千两的赔偿他根本不在乎。

    马汉龙走到那年轻的英国人面前,从怀里摸出一枚五两的银锭拍在桌子上,交了钱之后,平福让先前的那个二鬼子拿着一张生死状过来给他签名和按手印,马汉龙用毛笔签下自己的名字,又按了手印,生死状就算签了。

    这一系列的程序完成之后,从擂台右边走过来一个身穿高大、穿着白色衬衣打着黑色领结的绅士,他走到擂台中间对马汉龙道:“你好,马先生,我是此次擂台赛的裁判,现在我宣布擂台赛的规则,由于中国的搏斗中有许多手脚并用的招式,而奥皮音却不会这样的攻击方式,为了公平起见,规定参赛者在比武过程中不得使用指戳、脚勾等中国武术技法,而且不能攻击下阴,比赛没有时间限制,直到有一方主动认输或者倒地不起为止,由于搏斗的激烈性,而且双方都签署了生死状,所以如果在比斗中出现了伤亡了,后果自负,与他人无关,你听明白了吗?”

    “我知道!可以开始了吗?”马汉龙瓮声瓮气地了一句,并且摆出了攻击的姿态。

    裁判挥动双手示意马汉龙和奥皮音向他靠拢,直到两人都距离他很近了,他举起右臂向下一挥:“开始!”

    “啪”裁判刚刚喊完开始,马汉龙就一拳击打在奥皮音的胸膛上,拳头击打在奥皮音的胸部发出一声闷响,奥皮音屁事没有,而马汉龙却被反震之力震得接连退了五步才停下。

    奥皮音看着马汉龙后退的一副狼狈的模样,脸上流露出非常得意的笑容,他用鄙视的神情看着马汉龙,举起自己硕大的双拳捶打着自己隆起的胸大肌大笑道:“哈哈哈,孱弱的清国猴子,你早上没吃早餐吗?你用力啊!就你那力气连给我瘙痒都不够!哈哈哈——”

    台下中国人听了奥皮音这嚣张至极的话,都气得脸色发绿,群情四起,惹来一片大骂声,可奥皮音却充耳不闻,完全不放在眼里,依然迈动脚步向马汉龙逼近,双拳不时地捶打着自己的胸部大声是戏谑:“来啊,你来打啊,你这个胆鬼,瘦弱的清国猴子!”

    由于之前有多了诸多的江湖好汉都是因为受不了奥皮音在言语上的刺激而丧失理智,在比斗中方寸大乱,进而被奥皮音打败的事情,所以马汉龙听了奥皮音的挑衅之言之后生生克制了自己的愤怒,他脸色极为难看,但却没有着急进攻,而是围着奥皮音转圈寻找战机,而且不停地试探奥皮音的虚实。

    时间久了,奥皮音也有些不耐烦,他不可能一直跟马汉龙在擂台上耗着,他开始追着马汉龙打,而马汉龙因为找不到机会攻击奥皮音身体上的薄弱之处,只能不停地与之周全,他轻功好,身体灵活,攻击方式众多,唯一缺就是力量不足以攻破奥皮音的肉身防御,他每次击打在奥皮音身体上的力量都如石沉大海,不能给奥皮音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擂台只有这么大,马汉龙再怎么躲避,周旋的余地也只有这么大,被奥皮音追逐的时间长了之后他开始心慌意乱,出现了破绽,立即被奥皮音抓住,奥皮音将他逼在了擂台的西南角上,使得他不得不孤注一掷地全力攻击。

    奥皮音任他攻击,一把抓住他一只手臂,另一只手对准他的面部就是一拳。这一拳的力量对于马汉龙来太大了,而且被攻击的部位是面部这种最为脆弱的地方,马汉龙被这一拳打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眩。

    还不等马汉龙头脑清醒过来,奥皮音的另一拳又到了,马汉龙的面部再次挨了一拳,就这样一拳接一拳,马汉龙的脑袋已经被打得当机状态,台下的观众都雅雀无声了,许多人都忍不住用袖子掩住面孔不忍再看下去,还有一些人唉声叹气,在他们看来,这马汉龙今天不死也要残。

    “啊——”奥皮音连续几拳将马汉龙打得面目全非,头脑当机之后,他大叫着双手将马汉龙举起摔在擂台上。

    “砰——”的一声,马汉龙的身体摔在擂台上发出一声巨响,擂台上的红色地毯都掀起一阵灰尘。

    也许是马汉龙被这么摔了一下,头脑清醒了一些,晃悠悠开始爬了起来,可还没等他爬起来,奥皮音已经大踏步走过来,双拳连续击打在他的胸腹部,一拳拳下去,马汉龙口中不停地喷出鲜血,眼看着就要被打死。

    萧震雷知道再不出手的话,马汉龙就会被打死,他正准备上台阻止,这时突然从西边传来一声大喝:“奥皮音,住手!”

    喊声落下,道路上飞驰过来一辆马车,马车还没停下,就从马车内窜出一道影子,那影子以极快的速度飞身上台飞起一脚踢向奥皮音,奥皮音后背受到威胁,闻声不得不停止对马汉龙的攻击,闪身避开了攻击。

    待奥皮音看清来人的长相之时,不由大怒道:“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中国武人是最看不起背后偷袭的吧?你对此有什么解释?”

    原来阻止奥皮音的就是早已经与奥皮音约定明年春比武的津门大侠霍元甲,霍元甲一脸怒容地看着奥皮音道:“奥皮音,你我之间既然已经约定了明年春比武,你为何现在还要在这里摆设擂台侮辱我国人?”

    台下的中国人都大声起哄,是啊,既然已经约定了明年春比武,你这个洋鬼子为什么不遵守约定,还在这里搅风搅雨?

    场面一度有些混乱,台下的观众都愤愤不平,逐渐有暴乱的趋势,这时坐在左侧的马戏团老板沃林站出来趾高气扬地大声道:“没错,当初你和奥皮音之间约定明天春比武,可没有规定在这之前他就不能摆擂台!距离明年比武还有将近一年的时间,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等着把存款吃光吗?好了,霍,我希望你遵守约定,不要在这里捣乱了,否则我会到领事馆告你!”

    “你!”霍元甲气得不出话来。

    萧震雷看到这里,对身边的宋世杰和马双道:“走,我们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