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45章 入套

第45章 入套

    擂台下的观众将萧震雷与霍元甲之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顿时议论纷纷。Www.00kS.cOm如果是霍元甲对阵奥皮音,观众们的信心可能大一些,毕竟霍元甲的名声不是盖的,他于七八年前就在天津卫吓跑了当时到天津耀武扬威的俄国大力士斯其凡洛夫,因此而名震天下。可现在由萧震雷对阵奥皮音,实话,在场绝大多数观众都对萧震雷不报什么希望,尽管他的个子高,身形魁梧,可与奥皮音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再萧震雷很年轻,年轻就意味着搏斗经验不足,这才是让在场观众们心忧的原因,甚至不少人还为萧震雷惋惜不止,在他们心里已经认定萧震雷会败北,很可能也会和先前的马汉龙一样被奥皮音打得进医院。

    在刘振声离去之后,萧震雷站起声来面对奥皮音,此时霍元甲刚刚走到擂台左侧边缘与沃林和平福同列。

    萧震雷走到奥皮音面前道:“霍师傅是我国武术界的前辈,你想要与他对决,先要过我这一关,如果你能打赢我,明你就有资格与霍师傅交手,现在我与你打一场,你觉得怎么样?”

    奥皮音闻言耸耸肩膀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道:“对于我而言没什么关系,相比其他的清国人,你也只是强壮那么一,我打中你一拳,你照样也得躺下,如果你想和我对决,那么请你去交钱吧,我不介意耽误几分钟解决你!”

    萧震雷听了眼神中精光一闪而逝,竖起大拇指道:“很好,你够嚣张,我希望你躺在地上的时候会记得你过这番话,再想想自己的感受是什么!”

    奥皮音确实是一个大力士,这一萧震雷清楚得很,不过他知道奥皮音只是马戏团的一个职员而已,奥皮音身体极为强壮,力量远超常人,却不是什么搏斗名家,拥有的是一副好身板和一身的蛮力,会那么一拳击技巧,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尽管如此,一般的练武之人想要击倒奥皮音却难之又难,因为击打力度达不到一定的程度是无法给奥皮音造成伤害的,就比如马汉龙,此人轻功极好,身体敏捷、灵活性远超常人,攻击技巧也是繁多,但因为攻击力量不足,不能对皮糙肉厚的奥皮音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又被奥皮音抓住了破绽而一顿猛揍,别是马汉龙了,就萧震雷都自认为被奥皮音打中一拳也会吃不消。

    萧震雷走到擂台左边看着沃林问道:“你就是沃林先生吗?马戏团的老板?”

    沃林大吃一惊,心道这个东方人连这个都知道,那意味着此人肯定也知道马戏团的老板在租界不算什么大人物了?那么自己一直以来扮演的高贵的洋大人的角色就要被戳穿了?

    想到这里,沃林不由得有些心慌,不过他急忙稳住自己情绪,装作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傲然道:“我就是高贵的沃林先生,你这个清国黄皮猴子有什么事情?如果想跟我的大力士比试就请交钱吧,否则就滚下擂台给其他人让位置!”

    萧震雷气急而笑,“哈哈哈,一个的马戏团的老板也冒充洋大人?你以为你是英国贵族?算了,本大爷也不跟你废话,你们的规矩是如果要奥皮音比武就要先交五两银子,赢了可以拿一千两,对吧?”

    沃林挺着个大肚腩仰头望天,一副不理不睬地样子道:“当然,难道我尊贵的沃林先生会骗你不成?”

    “按照这样算的话,如果我交一千两银子,又恰好赢了奥皮音,那你岂不是要赔我二十万两?”

    “呃?”沃林听了萧震雷的话愣了一下,随即眼珠子溜溜乱转了几圈,;立即道:“当然,你的数学计算能力很不错,你算的是对的,如果你真的交一千两,又恰好赢了奥皮音,就可以拿到二十万两!”

    萧震雷一副不信地模样摇头道:“我知道你才从英国来上海滩两个月不到,而且在上海滩没有不动产,我凭什么相信你有这个能支付这笔钱?除非你能出示相关的文件证明你确实有这个能力支付这笔钱,或者请他人担保,我才会交一千两与奥皮音在擂台上对决,否则我只交五两”。

    一千两?这对于沃林这个马戏团的老板而言绝对不是一个数目,想想看,一个马戏团每个月要养活那么多职员和畜牲,能盈余多少钱?别沃林所拥有的这种名不见经传的马戏团,就算是英国级的马戏团一场表演能够赚到一千两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因此一千两对于沃林这种爱财如命的人来简直有着致命的诱.惑!

    为什么沃林这个人爱财如命?从沃林安排只是马戏团职员的奥皮音打擂台赚钱就可以看出来此人不仅缺钱而且爱财如命,如果奥皮音是一个职业拳击手的话,沃林安排就可以理解了,毕竟职业拳击手打擂台的赢面要大得多,而奥皮音只是一个马戏团的职员,萧震雷分析到了这一才会抛出一千两作为诱饵,不怕沃林不上钩。

    沃林果然上钩了,他禁不住那一千两的诱.惑,他眼神发亮,仿佛萧震雷的一千两已经到了他的手里一般,连忙道:“你等一下,等一下,我很快答复你!”着就将身边的公证人平福拉到了一边。

    沃林和平福在一边头碰头商议了好几分钟才达成一致意见,两人走了过来,沃林道:“这位是公证人平福先生,他是大上海电灯公司的经理,他可以为我担保!”

    萧震雷看向平福,平福适时头验证沃林所的话的真实性。

    萧震雷问道:“平福先生,你拿什么担保呢?如果我赢了,而这位沃林先生又拿不出二十万两,你拿什么为他填那二十万两的窟窿呢?”

    平福闻言脸上出现了犹豫之色,这时沃林用手不着痕迹地扯了扯他的袖子,平福才咬牙道:“我在华德路拥有一套别墅的产权,以现在的行情大约市值七万两,另外我拥有大上海电灯公司百分三十七的股份,算市值的话,应该足够抵得上十三万两!”

    萧震雷心中冷笑,终于上钩!他头道:“好,那么由来谁作为公证人呢?平福先生,你现在成为了沃林先生的担保人,不能做公证人了,我想我们需要一位律师!”

    就在萧震雷想找人去把秦连魁找来做公证律师的时候,突然从擂台下东边洋人群中传出一个声音:“如果各位需要律师的话,我想我可以作为你们双方之间的律师!”

    话音落下,一个身材矮壮、带着眼镜、留着七分头的三十四五岁的洋人提着一只黑色公文包分开人群走上了擂台。

    萧震雷打量了这个洋人一下行了一个绅士礼用汉语问道:“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又是哪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那洋人递过来一张卡片道:“先生你好,我是佑尼干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费信惇,也是佑尼干律师事务所的股东之一!”

    萧震雷接过被称之为名片的纸片一看,突然想起这个费信惇是何许人了,此人乃是历史上后来的公共租界工部局总董,190年入选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会,19年—199年任工部局总董,任内公共租界发生了五卅事件、北伐军占领上.海等许多重要事件。没想到此人现在还只是一个律师。

    萧震雷对费信惇日后是否依然会成为公共租界工部局总董不感兴趣,现在他需要的是一个能行事公证的律师,他收起名片问道:“费信惇先生是吗?据我所知你是美国人,尽管美国和英国是两个国家,可美国与英国向来是同根同源,我怎么相信你作为公证律师不会偏袒作为英国人的沃林先生和平福先生呢?”

    费信惇闻言脸色大变,怒道:“先生,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但你不能质疑我身为一名律师的职业操守!对于我来,我的委托人和当事人就是我的上帝,只要我收了他们支付的律师费,我就会尽我所能为他们服务,不论他们身为哪国人!”

    “呃?”萧震雷没想到费信惇的反应会这么大,连忙道歉:“对不起,费信惇先生,我不应该质疑你的职业操守,我向你道歉,好吧,我决定雇佣你做我的律师,对了,你需要多少律师费用?”

    费信惇想了想下定决心道:“如果先生您赢了,那么您要支付您这次所得的百分之五作为我的酬劳!”

    “百分之五?也就是一万两喽?”萧震雷着考虑了两秒,答应道:“好吧,我同意,现在交给你处理了,我希望您能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完您需要负责的事务,因为台下的观众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我狠揍这个大块头了!”

    费信惇行了一个绅士礼:“如您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