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47章 突变

第47章 突变

    擂台下现在已经围了几千人,密密麻麻几乎望不到边际,此时看着倒在擂台上一动也不动的奥皮音,没有一个人发出哪怕一丁声音,所有的中国人都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要知道奥皮音已经在这里摆擂台将近两个月了,从无敌手,而且身为洋人,即便有人能打赢他,只怕也不敢真的将他打倒,以免被洋人嫉恨上以后过来找麻烦,现在奥皮音却真真实实被萧震雷打倒在擂台上了,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www.00Ks.com

    萧震雷脸不红气不喘,拍了拍衣服,看向裁判脸色不善地道:“裁判先生,你好像忘了现在应该做什么事情了吧?”

    “呃?”裁判反应过来,看了看倒地不起的奥皮音,又看了看正坐在擂台左侧脸色极其难看的沃林一眼,在萧震雷凌厉的目光逼视下,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到擂台中间拉起萧震雷的手臂举起大声道:“现在我宣布,此次比武,中方萧震雷获胜!”

    “噢——胜了!胜了!胜了!”所有中国人都举起手臂跳起来大声欢呼起来。

    咔嚓、咔嚓、咔嚓,从四周冒出一连串的闪光,原来不知道时候章园内的几家照相馆都派人抬着笨重的照相机过来照相,将这经典的一刻永远留在胶片上了。

    “哈哈哈,恭喜恭喜,想不到萧兄弟有如此高强的身手,原本我还有些担心,现在却放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霍元甲带着刘振声和农劲荪走上擂台上来向萧震雷道喜。

    萧震雷抱拳笑道:“两手三脚猫的功夫,在霍师傅面前班门弄斧了,见笑见笑了!早就耳闻霍师傅身边有一好友曰农劲荪,还有一佳徒叫刘振声,想必就是这二位吧?幸会幸会!”

    “啊,萧兄弟太客气了,萧兄弟今天大杀洋人的威风,打压了洋人的嚣张气焰,为我们中国人争了一口气,实在是大快人心啊,在下农劲荪,这是刘振声师侄!”农劲荪抱拳还礼道。

    四人寒暄了几句,萧震雷想起沃林还没有给钱呢,立即与霍元甲等人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看向沃林,哪知此时沃林正准备偷偷溜走,萧震雷哪里会让他逃走,立即大喝一声:“沃林先生,按照约定,你应该赔给我二十万两银子,现在请你拿钱吧!”

    二十万两,这对于沃林这个只是二流马戏团老板的人来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他怎么拿得出来,他从西方来东方就是来淘金的,要不然怎么会让奥皮音这个只是马戏团职员的家伙去打擂台替他赚钱呢?

    沃林闻言,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变幻不定,良久才叫道:“二十万两?没有,别二十万两,就是二十两都没有,你能把我怎么样?”

    沃林仗着自己是洋人就以为萧震雷不敢把他怎么样,因此想强行赖掉这比账,萧震雷怎么会善罢甘休?他脸色一变欺近冷声道:“不拿出二十万两银子,今天你就别想走!”

    “怎么?你还想绑架大英帝国的子民不成?”沃林着突然从腰间掏出一把枪对准萧震雷恶狠狠道:“我告诉你,黄皮猴子,信不信我现在打死你,你也是白死?”

    看见沃林当场掏枪,除去萧震雷,擂台下和擂台上所有人都神情大变,擂台下的民众连连后退,唯恐枪响之后子弹打中自己,现场有陷入混乱的趋势。

    萧震雷脸色不变,扭头看了看周围身后擂台下的民众的情况,知道现在必须稳定形势,否则造成市民大乱必定会引发惨祸,他当即立断大喝道:“所有人不要乱,不要乱,他不敢开枪!”

    听了萧震雷的话之后,擂台下的民众逐渐稳定下来,这时轮到沃林慌张了,他脸色惨白,拿着对准萧震雷的手枪都不住的颤抖着。

    萧震雷头也不回地大声问道:“费信惇律师,我现在被人用枪指着,持枪人情绪极为激动,随时有可能开枪,我有自卫的权利吗?如果我自卫的话,击杀了持枪者是否有罪?”

    费信惇听的一愣,连忙高声道:“据我所知,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的法律都这么一条,当事人在生命受到极大威胁的情况下是可以进行自卫的,而且没有任何法律责任!”

    萧震雷脸色不善地盯着沃林道:“沃林先生,费信惇律师的话,想必你也听到了吧?我劝你不要激动,把枪收起来,当然你可以开枪,就算你杀了我,你以为这里这么多的中国人会放过你吗?我相信他们绝对会把你撕成碎片!来,放下枪,别做傻事!”

    沃林尽管已经被萧震雷的心慌意乱,心理防线几乎崩溃,但此时还保留着一丝清醒,他可不傻,只要他放下枪,等待他的绝对是把牢底坐穿,因为他根本没有那么多钱赔给萧震雷。

    “别动,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沃林颤抖着握着手枪指着萧震雷,阻止萧震雷逼近,又神情慌乱而又激动地大叫:“你别骗我了,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没有二十万两赔给你,你根本得不到那么多钱,我在东方也混不下去了,现在就走,如果你敢耍花样,我就开枪!退后,快退后!”

    萧震雷见他情绪激动,也不想再刺激他,连忙停下了脚步,沃林见状一边用枪指着萧震雷一边开始后退,而这时有一个人最不想他逃走。

    平福,这个大上海电灯公司的经理拦住了他,平福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神情焦急地叫道:“沃林,你不能走,如果你走了,我就得为了填那二十万两的窟窿!”

    沃林一脚将平福踹倒在地上,大骂:“滚开,滚开,你这个该死的肥猪,就凭你那副丑陋的面孔也想得到爱丽丝?做梦去吧!爱丽丝是我的,你修养得到她,至于我欠下的那二十万两就拜托你了,谁让你喜欢爱丽丝呢?”

    萧震雷看到这里就明白了为什么平福作为大上海电灯公司的经理怎么会愿意为沃林担保了,原来他爱上了一个爱丽丝的女人,而爱丽丝又是沃林的女人,沃林以爱丽丝要挟平福,平福才不得不为其担保。

    沃林完之后就想转身逃走,却不想倒在地上的平福突然不知道哪里的力气一把抱住了沃林的一条腿使得他逃脱不得,沃林用力抽动却始终脱不了身,记得满头大汗之时,情急之下对准平福就是一枪。

    “砰”的一声枪响,所有人都懵了。

    情况变化得太快了,沃林刚才还用枪对准萧震雷,所有人都以为沃林为了逃走或者不肯赔付二十万两只怕会对萧震雷开枪,现在中枪的却是为其担保的平福。

    平福倒在血泊中,子弹射中了他的额头,沃林脚下用力抽了出来,然后一脸仓惶地用枪不停地指着周围的人,并迅速离开擂台跑上附近一辆马车,打马逃走了。

    萧震雷看了看死去的平福,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奥皮音,走过去蹲下检查了一下奥皮音伤势,发现奥皮音虽然受伤颇重,但没有还生命危险,连忙对费信惇喊道:“费信惇律师,能不能麻烦你找辆马车过来?”

    周围之人闻言都知道萧震雷要把奥皮音送到医院去,都忍不住有些佩服萧震雷以德报怨的宽广胸怀,就连霍元甲也忍不住在心里称赞了一句,连忙道:“萧兄弟,外面就有我一辆马车,如不嫌弃就用我的马车吧!”

    萧震雷哪里会嫌弃,连忙道:“不嫌弃,不嫌弃,多谢霍师傅!”

    霍元甲立即扭头对刘振声道:“振声,快去把马车赶过来!”

    “不必,我扛他过去就行了!”萧震雷着用力将接近三百多斤奥拼音扛在肩膀上走下了擂台,霍元甲、农劲荪、费信惇等人立即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