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53章 公兴记(三)

第53章 公兴记(三)

    赌场邵老板离去之后,赌客们并没有离开赌场,而是一哄而散在赌场继续赌起来,有的玩牌九,有的打麻将,有的玩梭哈,有的玩俄罗斯轮盘,有的摇缸赌大。www.00ks.com[^^][].[][].[]

    萧震雷扭头问宋世杰:“宋先生,不想玩两把?”

    宋世杰摇头苦笑道:“先生就不要蛊惑我了,几年我因为赌博输光了家产,后来只能流落街头,差落到讨饭的地步,自那以后世杰便发誓不再沾赌!”

    萧震雷笑着头道:“既然宋先生戒赌了,我也就不勉强,我先玩几把!”着便找了一张赌桌开始玩骰子赌大。

    自萧震雷一上桌,他就大赢特赢,赌多少赢多少,一直没押输过,不到一个钟头,他就赢了一万六千两银子,这个情况很快便让镇场子的杜月升知道了。

    “升哥,升哥!”高新宝跑进赌场旁边一个间对正在里面坐着喝茶的杜月升道:“出事了,出大事了!一张赌台上连开了二十九把大,其中有一人连押了二十九把大,每把都中了!”

    “还有这种事?”杜月升听得一惊,不由自主地站起来,眉头一挑道:“难道有人出老千?可这也不太可能啊,摇骰子的是赌场的荷官,赌客怎么出千?”

    一张赌台上摇骰子可能会连出几把大或者,但绝对不可能一连摇出二十九把大,这显然不符合常理,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绝对是有人出老千。

    高新宝连忙道:“不管是不是有人出老千,你还是去看看吧,现在赌客们都开始跟着那人下注,再这么下去,赌场就不得不关门歇业了!”

    杜月升迈步向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道:“你们没有发现那人出老千吗?”

    高新宝跟在身边摇头道:“没有,自从他连续押中五把之后,我就带着一个兄弟在旁边盯着,可始终都没有发现他是怎么出老千的,这事儿起来也真时邪了门了!”

    “不是邪门了,是你们没有发现他的门道!即便我们知道他肯定出千了,可只要没有发现他是如何出千的,他赢再多的钱都是正途我们都没辙!”

    高新宝建议道:“升哥,要不我们把那子弄出去警告警告他,给他一厉害瞧瞧,让他不要再来公兴记了,不然的话,让他这么赢下去,公兴记就会垮掉,我们也会丢了饭碗!”

    杜月升听了立刻摇头否定:“不行,不能这么做,我们虽然是出来混了,在这里讨生活,但也要讲规矩,我们只是镇场子的,防止有人在这里捣乱,影响赌场正常做生意,而这种赌桌上的事情,我们却是不好插手,我们有我们的规矩,而赌界也有赌界的规矩,不能捞过界,在他出千之事没有被识破之前我们不能动他!你马上亲自追上去把邵老板请来,让他过来处理这种事情!”

    高新宝听了连忙答应:“好,我马上去!”

    话间两人已经走近赌台,高新宝离去之后,杜月升发现这赌台周边围了许多人,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挤到内圈找到赌场的技术顾问严宝亮,赌场技术顾问其实就是负责赌场的赌术方面的事务的人,如果发现有赌客的赌术很高或者有人出老千,一般都由赌场技术顾问出马,在赌术上击败对手,或者抓住出老千之人。

    “严兄,怎么样?”杜月升凑到严宝亮身边低声问道。

    严宝亮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穿着一身上等布料做的长袍,没有戴帽子,脑后辫子拖得长长的,他回头一看是杜月升,神情凛然低声道:“此人绝对是一个高手,我在这里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高手,我敢肯定他出千了,但我就没发现他是如何出千的,老板又不在……”。

    杜月升安稳道:“严兄且放宽心,我已经派人去请邵老板了,我看现在只有你亲自出马去做荷官才行,那位兄弟(现在的荷官)已经不住了!你慢慢来,不着急,即使不敌,我想老板也不会怪罪于你的!”

    严宝亮想了想,咬牙答应:“好,你快去催一催邵老板,让他尽快赶过来,我估计我也不了多久!”

    “放心,放心!”

    严宝亮上去之后,杜月升观察着正坐在赌桌边大赢特赢的萧震雷,感觉有些眼熟,他向跟在身边的芮清荣道:“阿荣,你去查查这人是什么来路,我怎么觉着他有些面熟啊!”

    “好的,我马上去查!”芮清荣答应就走了。

    一直过了半个多时,赌场邵老板才在高新宝的引路,在几个保镖的保护下来了赌场,此时萧震雷面前赌桌上银票和银锭已经堆成了山,而赌场技术总顾问严宝亮此时已经输得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杜月升领着邵老板在二楼观看赌桌上的情况,在二楼能够清楚地看到赌场内的一切,杜月升给邵老板介绍了一下情况,邵老板额头上的皱纹深深的皱了起来,摇骰子是他的人摇的,赌客们只是下注而已,这如何能是别人出老千?

    邵老板听后不甘道:“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发现他是如何出千的吗?”

    “没有!”包括杜月升在内,所有人都摇头。

    “老爷,如果让他这么赢下去,再过一会儿赌场就拿不出钱来赔付赌客们的赌资,赌场就不得不关门歇业了!”一个师爷模样的人提醒着邵老板。

    邵老板闻言咬牙道:“来人,下楼去宣布封台子,将那年轻抓过来给我严加审问,我倒要看看此人是如何出千的,赌场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看出来!”

    “是,老爷!”几个保镖答应一声转身就走。

    恰好此时奉杜月升之命去调查萧震雷底细的芮清荣回来了,他看见老板也在,连忙对杜月升道:“升哥,查出来,他就是前些天赌赢了东瀛三大赌术高手,并且打伤英国大力士奥皮音的萧震雷!”

    “什么?”杜月升听了恍然大悟,心我怎么觉得那年轻人那么眼熟了,他就是报纸上报道的那个萧震雷,他反应过来连忙叫住那几个刚走到门口的保镖:“你们等等!”

    几个保镖闻言都停了下来,杜月升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对邵老板道:“邵老板,刚才阿荣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个人不能动啊,且不我们动不动得了他,即便我们能动得了他,外界舆论怎么交代?以后我们走出去还不被上海滩上的民众戳着脊梁骨骂死?再者,这个人的结拜大哥严老九可不是好惹的,别我们黄老板,就连上面的老头子都得给他几分面子,而且我还听范老头子对此人极为欣赏,还专门发了请柬在寿辰那天请他赴宴!”

    邵老板一听,傻了,随后他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欲哭无泪道:“那怎么办?我这家赌场难道就这么让他给整垮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