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54章 结识

第54章 结识

    (感谢:(稻草人)打赏了00起币)

    楼下的赌台上的气氛越来越热闹,只因赌客们跟着萧震雷下注都发了一笔财,有胆大之人下注多赢得多,胆之人下注少赢得少,而赌场技术顾问严宝亮输得浑身冒汗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www.00Ks.com\\\ .()().\

    赌场邵老板在楼上看着急得团团转,偏偏萧震雷现在上海滩上声名鹊起,又有严老九这个大佬结拜兄弟撑腰,一般人根本动不了他。

    “这、这可怎么办呐!”邵老板就差跳脚了,他见杜月升一直看着下面,神情没什么变化,还以为杜月升想到了什么办法,为了保住赌场不垮掉,他连忙道:“哎呀,杜兄弟,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这样吧,只要你能解决这件事情,我就把我在这家赌场的股份抽出给你,你看成不成?”

    赌场的一成股份?在场所有人听到邵老板这个承诺之后看向杜月升时都露出羡慕之色,要知道这家赌场可谓是日进斗金啊,而这家赌场的股东可不止一个,一成的股份所占的比例已经相当大了。

    杜月升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一直看着楼下赌台周围的情况,这可急坏了邵老板,他见杜月升不话,还以为杜月升嫌少,他内心挣扎一番,再次咬牙道:“一成五,杜兄弟,我给你一成五,你替我解决这件事情,保住这家赌场,你就拥有这家赌场一成五的股份,真的不能再多了!”

    杜月升这时才回过神来,听到邵老板这番话之后笑道:“邵老板言重了,杜某人下去看看!”

    邵老板大喜:“好好,那就拜托杜兄弟了!”

    一行人当即从下了楼向赌台这边走过来,围观参赌的一些赌客们被几个打手给拉开清理出一条路让杜月升和邵老板等人走到赌台边。

    此时刚好一把赌完,杜月升向萧震雷抱拳拱手道:“原来是最近斗败东瀛三大赌术高手、在擂台上当众把英国大力士奥皮音打伤进医院而名震上海滩的萧兄弟,在下杜月升!萧兄弟之壮举令杜某佩服万分。想不到萧兄弟竟然会关顾我们这家赌坊,实在是杜某和邵老板之荣幸啊,今日一见萧兄弟,果然是器宇轩昂,人中龙凤,幸会幸会!”

    赌台周围安静下来,邵老板也凑过来作揖打恭,陪着笑脸,着好话,萧震雷打量着邵老板和杜月升,拱手笑道:“原来这位就是公兴记的邵老板,这位就是黄公馆门下八大金刚之一的杜月升杜老大,久仰两位大名,幸会!萧某刚才经过这里,一时心痒难耐,就忍不住进来玩几把,二位不会不欢迎吧?”

    邵老板:“这……”。

    话还没有话,杜月升立即打断笑道:“欢迎,当然欢迎,萧兄弟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我和邵老板高兴都来不及,以后出去,别人都知道萧兄弟曾经在公兴记耍过几把,杜某人和邵老板都会感觉倍有面子!”

    这话的,表面上听着很中听,可实际上却暗藏他意,意思就是你萧震雷这么厉害的赌术高手却要在我们这种赌坊里捞钱,也不怕别人你欺负人么?(装比)

    萧震雷什么样人,如何会听不出这其中的意思,他尴尬地讪笑两声道:“哪里哪里,杜老大太抬举我萧某了!哈哈,杜老大和邵老板都是大忙人,我就不耽搁你们了。来来来,荷官,我们继续,继续!”

    严宝亮并没有继续摇宝,他被杜月升的眼神阻止了,杜月升大笑道:“哈哈哈,萧兄弟难得来我们赌坊一次,邵老板,你看萧兄弟能击败东瀛三大赌术高手,想必赌术是绝高强的,我们赌坊不是正缺这样的高手坐镇么?趁着萧兄弟在这儿,今天我们就请萧兄弟为我们公兴记赌场的技术总顾问,从我的股份分红中抽取一万两作为萧兄弟的月俸,您没意见吧?”

    一万两银子的月俸实在是高得离谱了,可以在这个时代,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月工资能超过一万两的,即便是英国首相、美国总统以及全世界最大规模公司的总经理的月工资也没有这么多钱,而杜月升的赌场股份每月分红能有一万两吗?只怕没有,但他就是这么了。

    “呃?”邵老板听得一愣,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连忙答应:“没意见,没问题,只要萧兄弟愿意,再高的薪水鄙人也愿意出!”

    话到这个份上,萧震雷哪里还好意思继续在赌桌上赌下去?再赖着不走就真的是给脸不要脸了,他站起来看着杜月升笑道:“哈哈哈,好,好啊,萧某时常听人杜月升杜老大为人四海,遇事担得起肩胛,各路江湖好汉无一不杜老大有孟尝之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竟然以一万两的巨额之高薪请我,从古至今,只怕没有任何人有这个资格拿一万两的薪金,我萧震雷也不例外,杜老大和邵老板的好意我心领了,今天过来只是想结识杜老大和邵老板一番,可惜又无人引荐,只好出此下策,手段卑劣了一些,还请杜老大和邵老板千万莫怪啊!”

    杜月升和邵老板听了互相对视一眼,各自明了对方的想法,杜月升连忙向萧震雷抱拳拱手道:“惭愧惭愧,杜某只不过是这十里洋场中的一闲人,而萧兄却斗败东瀛三大赌术高手、击败英国大力士奥皮音,狠杀了洋人之威风,大涨我国人之志气,使得洋人再也不敢如从前那样欺辱我国人,我杜月升敬佩不已,原本应该是我等前往拜会萧兄的,却没想到萧兄弟先来拜访我等,实在是令我杜某人汗颜呐!”

    萧震雷摆手笑道:“只要我等存了互相结交之心,谁先拜访谁都无关紧要,今天能与杜老大和邵老板相识,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以后我在这十里洋场也多了两个好朋友,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今日多有得罪,改日定登门致歉,告辞告辞!”

    杜月升连忙道:“等等,萧兄等等,萧兄这么着急走做什么?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喝杯茶、吃个便饭再走,让我等尽一下地主之谊吧?再了,萧兄刚才不是能与我们结识成为好朋友是人生一大快事吗?既然是人生一大快事,就应该痛饮三百杯!邵老板,还不快叫人准备酒宴?”

    “噢?对对对!”邵老板一拍脑袋,连忙道:“你看我这脑子!阿荣,快去得月楼定一桌最好的酒席,告诉他们老板,今天我和杜老大要宴请萧老大,给我用心整酒菜,如果得罪了客人,我就拆了他的得月楼!”

    “我马上去!”芮清荣答应一声转身就分开人群跑了。

    杜月升见状对萧震雷道:“萧兄,你看邵老板已经派人去准备酒宴了,你再要走就不合适了吧?新宝,把萧兄在赌桌上的赌资都归拢拿过来!”

    高新宝手脚很利索,三两下就将一大撂银票和一堆银锭归拢在一起,用一个布袋装好了交给杜月升。

    杜月升接过后塞进萧震雷的怀里道:“萧老大,这儿都没什么事了,我们还是去得月楼,咱们边吃边聊吧?”

    萧震雷看着怀中一大叠银票和银锭,摇头苦笑道:“杜老大,酒席我去吃,可这些银票和银子都是刚才闹着玩随便耍的,我不能拿走!”

    杜月升还没话,邵老板这次倒是反应很快,他急忙道:“萧老大,这你就不知道了,这些钱你无论如何都得拿,你不拿就是砸我们的招牌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开赌场的人黑了赌客的赌资,这话要是传出去,我这赌场就没人关顾了,所以为了我们赌场的声誉,萧老大,还是请您勉为其难地拿走吧!”

    杜月升也在一旁帮腔道:“是啊是啊,萧兄你不能断人财路啊!”

    萧震雷只能无奈地苦笑着吩咐宋世杰将钱收起来,并大声对赌场内赌客们请大家一起去得月楼吃酒,他请客!

    赌客们听了大声欢呼,有酒席吃,没人不愿意,不迟白不吃,反正不用他们自己出钱,有人请客。杜月升和邵老板都不得不佩服萧震雷这一手玩得漂亮。

    此时的杜月升原本只是赌场镇场子的人,每月领着三十块银元的薪水,没有任何的产业,可萧震雷的突然出现,却让他得了公兴记一成五的股份,他也是灵活之人,后来因此而发家并脱离黄精荣的门下单独出来开门立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