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5章 招揽

第55章 招揽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萧震雷和宋世杰两人都在忙着重新找地皮建厂房的事情,可在整个上海滩以及周边地界,萧震雷就发现没有什么地方比宝山更为合适的,这可愁坏了二人。Www.00kS.cOm&&& {}.{}{}.{}

    这天宋世杰忙着去找地皮的事情,一大清早就赶着马车出去了。萧震雷想着躺在医院那二位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在医院打招呼的狗蛋也没空回来报个信,于是他在大街上一家名贵药材铺子里买了一些补品分成两份包好,招呼马双一声,两人提着补品招了一辆黄包车来到了医院。

    由于马汉龙的伤势较重,而且前几天萧震雷厉害的时候他还没有苏醒,因此萧震雷和马双先去看望了马汉龙,胡为上等几人病房门口坐着,看见萧震雷二人走来,胡为山连忙站起来,他的几个兄弟也都跟着站起来。

    “萧兄弟,你贵人事忙,不必在乎我们这些粗人,怎么还亲自过来了?”胡为山抱拳拱手,表现得十分客气和尊重,其他几人也都抱拳拱手行礼。

    萧震雷还礼后问道:“刚好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对了,马兄弟的伤势怎么样了?醒了没有,医生是怎么的?”

    胡为上一看马双手上提着的两大包补品都不是便宜货,就知道萧震雷并不是路过而是专程前来的,连忙道:“马大哥已经醒了,只是因为伤势过重,还不能话,医生让我们不要太过打扰他休息,还马大哥的伤势太严重,俗话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马大哥不止是伤筋动骨那么简单,这估计得在这里调养半年以上才能下地!”

    当初为马汉龙检查的时候,萧震雷就知道马汉龙不止是断了几根肋骨,内伤非常严重,内脏多处破裂,如果不是送来医院及时,恐怕性命不保,如果只是断了几根骨头,以马汉龙现在的年纪很快就可以长好,但内脏大面积受损却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治好的,伤好之后还要仔细调养,逐渐恢复功能才不会留下后遗症。

    萧震雷头:“人醒了就好,没事就好!对了,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他吗?”

    “可以的,只不过时间不能太久,萧兄弟请!”胡为山走到门口打开病房门让萧震雷进去。

    马汉龙全身都包裹着纱布,连脑袋也不例外,只露出一双眼睛、鼻孔和嘴在外面,萧震雷进来的时候他是醒着的,眼睛半睁半闭着,看见萧震雷来了,他挣扎了几下想坐起来,显然是看见萧震雷情绪有些激动。

    萧震雷急忙走过去道:“马兄别动,你现在有伤在身不能动,躺着就好了,我就是来看看你,见你醒了我也就放心了!”

    马汉龙听萧震雷这么就不动了,这时胡为山提着一张椅子进来放在萧震雷身后道:“萧兄弟你坐!”

    “好好,多谢胡大哥!”萧震雷着坐下,又跟马汉龙闲扯起来:“马兄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先把伤养好再,有胡兄他们在这里招呼着你就放心吧!”

    在病房里和马汉龙了十分钟的话就起身告辞了,走到病房门外,萧震雷正要离开却发现胡为山等人衣服脏兮兮的,几人都是满脸的胡子拉碴,有两个人的脸色蜡黄,就连胡为山看上去也精神不济,双眼无神,这个情况让萧震雷纳闷不已,要胡为山等人都是练武之人,身体都很好,怎么短短的几天不见就都一个个变成了这副模样?正要开口询问,这时一个穿白大褂的洋医生来了。

    那洋医生对胡为山等人用憋足的汉语问道:“你们几个是马汉龙的亲属吗?他的医疗费用已经欠了三天了!十分抱歉,我们这里不是慈善医院,虽然针对条件比较差的病人有一些减免,但并不是完全免费治疗,所以请你们明天这个时候之前去缴费,不然我们只能给病人停药了!”

    胡为山听了大急,连忙道:“医生,千万别停药啊,我大哥的伤势很重,如果现在停药肯定会死的,求您发发慈悲先给他用药,我们会想办法尽快去补交医疗费的!”

    那洋医生耸耸肩膀双手一摊,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道:“实在抱歉,医院有医院的制度,尽管我很同情你们,但我只是一个医生,并不是医院的老板,所以我帮不了你们,希望你们尽快缴费!”完转身就走。

    “等等!”萧震雷叫住那洋医生,他听了刚才的对话,就知道胡为山等人为什么短短的几天不见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了,他们带的钱肯定全部给马汉龙进行治疗了,而他们自己则在这几天没有吃饭,而且也是好几天没有洗漱。

    萧震雷问道:“医生,马汉龙的医疗费还欠多少?”

    那洋医生看了萧震雷一眼,见萧震雷穿着体面,气势不一般,就回答道:“欠六十六块!”

    七十六块银元,这笔钱的数目不少,不过对于马汉龙这种程度的伤势来,却算不上什么,因为伤势太严重,医生的手术费用也高,再加上医生用的一些药物都是贵重的西药,这几天加起来所有的费用也就高了。

    萧震雷将手伸进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马双:“双,你跟这位医生去交医疗费,剩下的就先押在那儿,之后的医药费就从这剩下的钱里扣除!”

    “好的,哥!”马双接过钱答应。

    萧震雷又对这洋医生道:“医生,从现在开始,马汉龙的所有医疗费都由我来承担,我希望你们医生给他用最好的药、最好的护理!”

    “当然,先生,请您放心!”洋医生微微弯腰答应了。

    等马双和洋医生走后,萧震雷又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塞在胡为山的手里,在胡为山本能地要推辞的时候阻止他道:“胡兄,我知道你们都是头天脚踩地响当当的好汉,不过俗话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出门在外没钱寸步难行,如果你把我萧震雷当朋友的话,这钱你就先拿着用,带弟兄们去澡堂子洗个澡,找个酒楼吃饱饭,再去成衣铺子里给兄弟们买两套新衣服换上,在医院里也要保持卫生,以免身上的晦气传染到马大哥身上!”

    胡为山听了眼圈微红,伸出颤抖的手接住了银票,道:“萧兄弟高义,我胡为山铭记在心,待马大哥伤势稳定了一些我就带几个兄弟去找事做,一定会尽快把这钱还上!”

    萧震雷闻言脸色一变,有些怒气道:“胡兄弟,你是看不起我萧震雷还是怎么着?区区一百两而已,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谈什么还不还的?你只管用,如果不够你就开口话,怎么我和胡兄弟你们都是天立地的好汉,一口唾沫一个钉,别学那些婆娘唧唧歪歪的!”

    胡为山听了萧震雷这番话先是一脸的惭愧,也许是想通了,然后变得豁达起来,抱拳笑道:“好,既然萧兄弟如此盛情,那我就代马大哥和兄弟们心领,萧兄弟这个朋友我们兄弟交定了!”

    “那就好,那就好!”萧震雷笑了,随后又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们刚才不是要去找事儿吗?如果胡兄你们不嫌弃就过来帮我,我现在正想开一家工厂做生意,工厂的规模不,到时候在工厂做事的工人会很多,而且在厂里有不少贵重的机器和原料以及生产出来的成品,所以这安全上就不得不跟上,我看几位兄弟都是身手高强之人,到时候可以帮我训练一下护厂队,作为护厂队的头领带领队员们保护工厂的安全,不知道你们意下如何?当然,工钱方面我是绝对不会亏待几位兄弟的!”

    胡为山等几兄弟都是在江湖上混的,别的本事也没有,也只会耍耍拳脚,动动刀枪,听了萧震雷的邀请,兄弟五人互相看了一眼,胡为山便抱拳道:“承蒙萧兄看得起我们兄弟,又在我们兄弟危难之时施以援手,可见萧兄弟义气高远、为人四海,我们无以为报,就跟萧兄干了,至于工钱什么的就算了,只要有口饭吃就行!”

    萧震雷当然不会不给他们工钱,只要他们答应就行了,至于工钱的事情到时候再,有了胡为山等几兄弟过来帮手,萧震雷也不会感觉孤立无援,毕竟这些人都是讲义气的江湖好汉,经常刀头添血的主儿,杀起人来绝对不会手软,有了这几人的加入,他干大事的信心更加坚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