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55章 雇佣

第55章 雇佣

    萧震雷让胡为山等人留下照看马汉龙,等马汉龙的伤势稍好一些之后再跟他去做事,胡为山认为照看马汉龙不需要五个人,留下两个人就行了,其他三个人从现在起就跟随萧震雷做事,话这些江湖好汉尽管是一些刀头舔血的主儿,却是十分的豪迈,重情义、守信誉,这些都是萧震雷很看重这些人的重要原因。www.00Ks.com{+}..

    胡为山在其他四个人面前显得比较有威信,他吩咐一个叫伍四友和一个叫蔡威的兄弟在医院照看马汉龙,自己则带着另外两个分别叫周传东和吴世荣的两个兄弟跟着萧震雷,俨然以萧震雷的贴身保镖自居。

    离开马汉龙所在的病房之后,萧震雷准备去看看奥皮音这个洋鬼子,奥皮音虽然并不是真正的拳击搏斗家,但他身体强壮,有一把子蛮力,而且在上海滩摆擂台这么长时间,也很有一些名气了,萧震雷想将此人雇佣在旗下去吓吓那些大清的官儿,以免以后在办工厂干实业的时候,那些清朝的官员天天来吃拿卡要,有几个洋人在身边,那些赃官就不敢乱来了。

    想到这里,萧震雷止步回头对胡为山道:“胡兄弟,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不知……?”

    胡为山连忙拱手道:“萧……东家有事请吩咐!”

    胡为山显然也意识到现在再不能跟萧震雷称兄道弟了,毕竟他和几个兄弟现在都在跟着萧震雷做事,还是识趣一,把自己等兄弟的位置摆好,以免别人闲话。

    “胡兄不必如此,以后我们还是以兄弟相称!”萧震雷摆了摆手道:“是这样的,我看那洋人奥皮音有一把子力气,对付平常三五个大汗不在话下,而且他是个洋人,在这十里洋场上也算有名声,我准备把他收归旗下做事,镇一镇那些官老爷,如果有衙门中人来找我们的麻烦,可以让奥皮音出面打发,想必衙门中人看见有我们身边有洋人,也不至于太过刁难,当然我不会让他去欺负平常百姓,这一我可以保证,因此我想请你们见到奥皮音的时候不要再对他敌视,你看怎么样?”

    胡为山听了之后想了想头道:“好的,东家!只要他不再欺负普通老百姓,让他去欺负一下官老爷们,我们倒是很乐意!既然以后要一起做事,我和其他兄弟当然不会再敌视他,只是马大哥那里,我就不敢保证了!”

    萧震雷连忙道:“马兄那边我去跟他,诶,你怎么又叫我东家了?咱们以后还是以兄弟相称!”

    胡为山很识大体,他见萧震雷坚持要保持之前的称呼,而他自己又不想给人留下话柄,因此换了一个称呼,“那我还是称呼你为先生吧!这里的人不是都习惯这样称呼么?听洋人们也这样称呼”。

    萧震雷被弄得哭笑不得,担心再这样下去也不知道胡为山会怎么称呼自己,因此只得随便他怎么叫了。

    来到奥皮音住的病房,狗蛋正坐在病房门口的木制长椅上打盹,萧震雷拍了拍他的肩膀,狗蛋醒来见是萧震雷连忙擦了一下眼睛站起来道:“先生,您来了?”

    萧震雷头问道:“那洋人怎么样了?”

    狗蛋好像对照顾奥皮音特别不情愿,如果不是萧震雷让他在这里,估计打死他也不愿意伺候一个洋鬼子,他不满道:“进这间病房之后过了两天,这洋人就屁事没有了,直囔囔着要吃肉,照我,先生您当时就应该把他打得更狠一,让他几个月下不了地!”

    “别胡!”训斥了狗蛋一句,萧震雷就转身走到病房门口推门进去,其他人留下外面等待。

    奥皮音正半躺在病床上大口大口地吃着香蕉,桌子上还放着一大堆水果,这些东西显然是狗蛋买的,估计在上海滩也没有其他人会给奥皮音买这些东西了。

    看见萧震雷进来,奥皮音大吃一惊,急忙扔了吃了半截的香蕉从半躺的状态坐起,摆出一副拳击的架势,他还以为萧震雷是来找麻烦的,毕竟当初他在昏迷之前还与萧震雷在擂台上搏斗。

    萧震雷对奥皮音的反应视而不见,掏出一包烟抖出一支叼在嘴里,用火柴燃吸了几口:“嘿,伙计,别紧张,如果我要是对你不利,就不会把你送到医院来抢救,直接让你死在章园就行了,不是吗?”

    奥皮音一想也觉得有道理,慢慢放下了双拳,对萧震雷的警惕之心也随之放下,他不知道萧震雷救他是什么目的,道:“虽然我是被你打伤的,但是你也救了我,不管怎么我都要谢谢你,清国人!”

    萧震雷道:“这就是我们中国人和你们英国人的不同之处,在擂台上我们可以生死相博,但下了擂台就不同了,毕竟我们之间没有私仇!即便在擂台上,在知道对方已经无力反抗的情况下,我们一般都不会继续攻击,毕竟生命是最宝贵的!而你却在擂台上发狂将我的同胞打死打残,他们很多人明明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你为什么不停手还要继续攻击呢?难道你不认为你这种行为很野蛮吗?你们英国人不是自诩是文明国度的人吗?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极为野蛮的行径呢?”

    奥皮音听了萧震雷的话之后精神有些恍惚,但随即抱着脑袋痛哭地叫道:“噢,上帝啊,请饶恕我的罪过吧!我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为什么会经常性的发狂,特别是在擂台上搏斗之后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看见对方就会想要不顾一切地将他撕成碎片?”

    萧震雷听了一惊,心难道沃林给奥皮音吃了什么药物?他忙问:“最近一段时间?难道你来这里之前在英国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过吗?”

    “是的,先生!我在英国的时候好好的,可自从听了沃林那家伙的话上擂台与人搏斗之后就经常性的忍不住要发狂!”奥皮音到这里好像想起了什么,连忙停下,很快便急切地问:“对了,沃林呢?他在哪儿?他还欠我两个月薪水没给我呢!”

    果然是沃林搞的鬼,看来真是沃林在奥皮音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吃了什么药物让他在擂台上发狂,以至于打死打残许多上擂台比武的中国人。

    看着奥皮音的样子,萧震雷叹道:“我恐怕你要不回你那两个月薪水了,因为沃林已经跑了,你被我打败之后,他就欠了我二十万两银子,我找他要钱,他没有钱给我,只能逃走,但是平福却不让他逃跑,因为如果他跑了,平福就得赔给我二十万两,沃林急于逃走,情急之下开枪杀了平福,然后逃走了,租界巡捕们现在正在追捕他,不过依我看他们肯定是抓不到他的!”

    奥皮音听了萧震雷的述之后整个人都呆了,良久他才破口大骂:“噢,这个该死的家伙、被恶魔诅咒的吸血鬼,他怎么能这样?那可是我两个月的血汗钱啊!”

    萧震雷问道:“他欠你多少钱的薪水?”

    “两个月的薪水一共四英镑!”

    “可你现在欠我五十二两银子,大约五英镑的样子,这些钱都是你这些天在医院的花费,零头就算了,你还我五英就可以了?”萧震雷装作一副要钱的样子伸出手。

    奥皮音傻了,不好意思地露出一副讨好的模样讪笑道:“先生,您看我现在不名一文,真的没钱还给你,不知道可不可以等几天?等我伤好出院就找事做赚了钱就还给您,您看可以吗?”

    萧震雷想了想一拍大腿道:“你给别人干活,还不如给我干活抵债,你看你给沃林干活的月薪是两英镑,你只要给给我干两个半月就可以还清债务了,当然这段时间我会提供你的吃住,你看怎么样?你不会是想欠债不还吧?”

    奥皮音吓了一条,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是那种品行不良的人,我一定会还你钱的,噢,好吧好吧,我答应给你干活了,一个月两英镑的薪水,但是你不能像沃林一样强迫我上擂台比我,我实在是受够了!”

    萧震雷脸上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伸手握住奥皮音的手摇了摇笑道:“那我们就这么定了,我会让我的律师来找你签订雇佣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