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65章 葛县令的烦恼

第65章 葛县令的烦恼

    正如三井寿的秘书所预料的那样,怡和洋行经理威廉·凯萨克决定利用自己是英国人,而且怡和洋行是英国在上海滩上的老牌洋行的影响力向宝山县葛县令施加压力,让葛县令对振华公司施加压力,促使振华集团将这笔庞大的订单交给怡和洋行。Www.00kS.cOm——— .{}{}{}{}].

    威廉·凯萨克这么做也是不得已为之,因为振华公司的招标会让他的怡和洋行没有任何的优势,英国人也不可能把最尖端的工业生产机器设备卖给振华公司,而其他洋行则不同,除去德国,起码美国、法国、意大利、俄国这些国家就没有这个顾虑,他们的技术相对于英国和德国来都要差那么的一,他们的工业生产机器设备所含的技术先进程度不及英国人的,因此可以放心大胆的卖,这样一来,他的怡和洋行在这次竞标中就没有任何的竞标优势了,因此不得不动用怡和洋行的影响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仅仅过了一天,威廉就去拜访了宝山葛县令,葛县令是从内地调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他对洋人害怕之极,威廉的造访让他心惊胆颤。

    “威廉先生光临寒舍,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葛某人倍感荣耀,不知道威廉先生此次来寒舍有何指教呢?”请威廉坐下、上茶之后,葛县令心陪着笑脸问道。

    威廉也不遮掩,直截了当地放下茶杯问道:“葛县令,振华公司的萧震雷,你认识吧?”

    葛县令听了这话心肝儿都差吓出来了,他以为萧震雷又惹怒了洋人,连忙道:“我认识他,只是不熟悉,怎么?难道萧震雷得罪了威廉先生?”

    “不不不!”威廉否认,停顿了一下道:“他没得罪我,我想他的振华公司正在向各大洋行招标采购工业生产机器设备的事情,您应该听了吧?我就是为这件事情来请葛县令帮忙的!”

    “帮忙?我能帮上什么忙呢?”葛县令听得一头雾水。

    威廉拿起烟斗吸了两口笑道:“县令大人,振华公司不是在您的治下吗?用你们大清的话,您是这里的父母官,我想您对振华公司也是有着一定影响力的吧?因此我想请您找振华公司的萧先生谈一谈,让他把采购工业生产机器设备的订单交给我们怡和洋行,当然,我们怡和洋行是不会让您白帮忙的!”

    原来是这件事情,葛县令心里松了一口气,心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只要给萧震雷打声招呼,想必萧震雷应该不会驳了自己的面子,而自己也能得到怡和洋行的好处,更不用得罪洋人,想到这里,他正要开口答应,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守门的衙役走到他身边俯身附耳低声禀报:“大人,门外有沙逊洋行的经理沙逊先生求见!”

    看来聪明人不止威廉一个,也不止他一个人想到要利用葛县令对振华公司施压力,其他洋行的经理或大班也有人想到这个办法企图暗箱操作竞标结果,这不,沙逊洋行的老板维克多·沙逊也想到这个办法。

    刚准备答应拍胸脯答应威廉·凯萨克的葛县令听了衙役的禀报之后心里一惊,他好歹是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的老油子,立即想到沙逊此来恐怕也为了振华公司采购工业生产机器设备的订单的事情,看来只怕不能立即答应眼前这个洋鬼子了。

    想到这里,葛县令吩咐那衙役将沙逊引到后堂安置,待衙役离开之后又堆起笑脸对威廉道:“威廉先生,振华公司确实是在本县的治下,可他那公司并不是官督商办的公司,本县对那家公司的决策并没有话语权,不过威廉先生的事情就是本县的事情,本县一定将萧震雷找来好好谈谈,至于萧震雷会不会买本县一个面子把订单交给怡和洋行,本县也不敢保证,但本县一定会尽力!”

    威廉看见来了一个衙役在葛县令的耳边嘀咕几句之后,葛县令的脸色就变了几变,猜想只怕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不过葛县令都已经把话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能再什么,因此站起来道:“好,那就谢谢县令大人了,我看县令大人公务繁忙,就不多打扰,就先走了!”

    葛县令正愁不知道怎么送走威廉,现在威廉自己提出要求了,他假装客气了几句,才要送威廉到县衙门口,威廉也没有在意,直到两人走到县衙门口才转身向葛县令行了一个绅士礼,随即告辞离去。

    葛县令这才得空转身进县衙内去见沙逊,果然不出他所料,沙逊也是为了振华公司的采购订单来的,这就让葛县令为难了,怡和洋行的经理威廉刚走,这沙逊也是为了订单的事情,这怎么不能让他为难呢?答应了沙逊,他又怕威廉那边找他的麻烦,如果答应了威廉,他又怕沙逊找他的麻烦,这两边都惹不起啊,这可怎么办才好?

    想不到办法的情况下,葛县令也只能暂时应付沙逊,最后也不把话满,只是答应就这件事情找萧震雷谈谈,至于最后能谈得怎么样,他实在不敢保证,沙逊也是在生意场上混了很多年的人,见葛县令这么也只能暂时告辞。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陆陆续续每天都有上海滩上的洋行经理来求见葛县令,而且每一个洋行大班都是他不敢得罪的,这让他每日在县衙里如坐针毡,唯恐又有洋行大班因为振华公司订单的事情来找他。

    最后葛县令一看这样下去不行,为了应付那些洋行大班,他什么事情都干不了,因此他只能避而不见,最后被逼得没办法了只好离开县衙外出躲避。

    从县衙出来后,葛县令心情好多了,坐在轿子上由着轿夫把他摇晃,心情果然好了很多,他突然一下,整件事情都是萧震雷惹出来的,如果不是萧震雷搞出一个什么招标会,他至于被这些洋人搞得这么狼狈么?他一想,这样躲下去也不行,总不能一直不回县衙处理公务吧?既然萧震雷是罪魁祸首,那不如去找萧震雷商量一下对策?他萧震雷搞出来的麻烦,总不能让自己这个县老爷来处理吧?想到这里,葛县令当即让轿夫去振华公司的工地上,想必这个时候萧震雷应该在工地上忙着吧?

    葛县令的运气不错,到达工地的时候,萧震雷正好在那,当得知县老爷来到工地之后,他立即赶到了工地入口处。

    “哎呀,这工地上到处是稀泥,也不**全,县令大人不辞辛劳前来视察、指导我们的工作,侄真是铭感五内啊,大人辛苦了!还请大人去那边凉棚用茶!”萧震雷看见葛县令走下轿子之后连忙堆起笑脸走过去笑着拍着马匹。

    “嗯!”葛县令答应一声,又看了看远处工地上的情况,摆手拒绝萧震雷的提议道:“喝茶先不忙,你陪本县去工地上看看,本县想看看这工厂是如何建造的!”

    萧震雷也不勉强,连忙答应:“好的好的,正要请县令大人来指一二呢,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县令大人请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