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6章 电灯公司

第66章 电灯公司

    葛县令在萧震雷的陪同下在工地上逛了一圈,满足了一下好奇心,回到工地入口处的时候,他肥胖的躯体早已经累得满头大汗,萧震雷将他请到凉棚坐下休息,又让人沏上一壶上好的茶。wWw.00ks.com[][] ..COm

    “来来来,县令大人,这工地上简陋,条件有限,实在是招呼不周,恕罪恕罪!请喝茶,请喝茶!”

    “嗯!”葛县令拿着手绢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由着师爷拿着折扇给自己扇风,他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感觉这茶的味道还不错,于是多喝了两口才放下茶杯。

    心里琢磨了一下,葛县令才带着有些责怪的语气道:“萧贤侄啊,你采购机器就采购机器吧,干嘛要搞出这么一个招标的事情出来,你这不是给本县找麻烦吗?”

    萧震雷心中一惊,连忙道:“还请县令大人明言啊,侄确实不知道这事情怎么会给您带来麻烦?这不应该啊”。

    “怎么不会?师爷,你给萧贤侄这事!”葛县令吩咐了一句,自己又端起茶杯喝了起来。

    师爷当即将这几天葛县令的遭遇向萧震雷讲述了一遍,萧震雷听后一阵愕然,他确实没想到那帮洋人经理们会走葛县令的关系,企图通过葛县令让自己将订单交给他们其中一个洋行,还幸亏这些洋人经理基本上都是找葛县令了,如果只有一个人找葛县令,葛县令肯定会给他施加压力,让他不好处理这件事情,而现在这么多洋人大班都找了葛县令,那么葛县令肯定是谁都不敢得罪,才跑过来找自己商量。

    想到了这一层,萧震雷就知道自己该怎么了,他笑着道:“县令大人,其实您大可不必如此烦恼,这多洋人经理都去找您,对与您来是一件好事,只要您没收人家的钱和礼,您就一事儿都没有!”

    葛县令听了这话,急忙问道:“萧贤侄,这话怎么讲?”

    萧震雷替他分析道:“县令大人,您看,如果只有一家洋行经理找您帮忙的话,您迫于洋人的威势不得不帮这个忙,但是这么多洋人经理都找您帮忙,那您到底该帮谁呢?帮了谁都是得罪了其他人,那您这个县令的位置还能坐下去吗?所以您最好的办法就是谁都不帮,您回去之后,如果有哪个洋行大班再来找您,您就直接跟他,都有哪些洋行经理都来找过您,您帮了其中一个都不好向其他洋行经理交代,如此一来,当那些洋行的经理都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他们就不会再找您了,而是彼此之间互相敌视,他们会想另外的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事情就这么简单!”

    葛县令眉头挑了挑,有些犹豫道:“萧贤侄,这么做能行?”

    萧震雷将胸脯拍得砰砰响,“县令大人放心,绝对能行,如果不行,我会亲自去找他们一架架谈,绝对不会让他们再去找您的麻烦!”

    “那就好,那就好!”

    总算打发走了葛县令,萧震雷回到萧公馆的时候刚好中午时分,桃姐也已经把午饭也做好了,他洗漱一遍就一个人吃了午饭,桃姐、吴妈和花匠根叔三人在一边吃。

    此时宋世杰还在工地上招募工人为培养生产工人做准备,而胡为山带着吴世荣在工地上监工,王亚乔和马双去筹备秘密行动组的事情了,没在家,而法斯特被萧震雷派去寻找懂得机械生产的操作工人去了,萧公馆里只有周传东和奥皮音负责萧公馆的保卫工作,不过让萧震雷比较放心的是周传东的武艺很不错,是他们六兄弟当然最好的一个,他甚至可以击败奥皮音,只是他这个人不喜欢出风头,人很沉稳,而且在六兄弟当中也是年龄最的。

    对于奥皮音,萧震雷在没事的时候教他一些格斗的技巧,让他自己练习,萧震雷可不想养着他整天闲着无事可做,教他一些格斗技巧也可以让他在保护萧公馆的安全上出一份力气,以后不定还要让他在身边当贴身保镖。

    吃饭的时候,萧震雷想起这都过去这么些天了,怎么费信惇那边还没有消息?按理赔付工作早就完成了岸啊,那可是二十万两银子,不少了,要知道这个时期的上海滩上绝大多数工厂和公司的总资产都没有这么多,这笔钱无论如何不能放弃,一定要追讨过来。

    萧震雷吃完午饭之后就立即给费信惇打了一个电话,上次认识时,他收下了费信惇的名片,上面有费信惇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电话号码。

    电话打过去的时候,费信惇刚刚从外面吃完午餐回来,两人互相问候了几句,萧震雷就直接进入正题,询问追讨赔款的问题,费信惇在电话中因为平福这个担保人死了,所以在会审公廨方面的手续办理要麻烦一些,不过这不要紧,只是时间问题,他让萧震雷放心,最多一个星期的时间,会审公廨的判决就会下来,到时候平福在电灯公司拥有的百分之三十七的股份和在华德路的别墅产权就全部归萧震雷所有。

    萧震雷现在有了萧公馆了,对于别墅的喜好不是那么强烈,他在乎的是大上海电灯公司的那百分之三十七的股权,大上海电灯公司是一家外资公司,萧震雷只知道这家公司的股东都不是华人,公司地址在公共租界,它在上海滩以及周边地区拥有大量的电灯业务,占据着很大的市场,就连怡和洋行安装的第一盏电灯都是从这家电灯公司购买的。

    对于这家公司,萧震雷很是眼馋,在他得知平福有这家电灯公司百分之三十七的股权,并且打败奥皮音之后,他就决定要对这家电灯公司进行绝对控股,只有对这家公司绝对控股,他才能掌握公司的话语权。

    在得到费信惇的回复之后,萧震雷又问费信惇有关大上海电灯公司的股权情况,正好费信惇为了替萧震雷追讨那二十万,也对大上海电灯公司进行一番调查,他手上就有一份电灯公司的各持股人的资料,萧震雷想要的就是这份资料,他问费信惇可不可看看那份持股人的资料,费信惇当然没问题,当场就要亲自送到萧公馆,萧震雷怎么会让费信惇亲自送过来?他拒绝了费信惇的好意,让奥皮音去费信惇的律师事务所将那份资料拿回来。

    “先生,您要的东西拿回来了!”萧震雷正在后面花园里练拳的时候,奥皮音提着一个牛皮纸文件袋走了过来。

    萧震雷刚好练完一套拳,停下走到太阳伞下拿起躺椅背上的毛巾擦了一把汗水,丢下毛巾之后接过奥皮音手上的文件袋,奥皮音则走到一边练习萧震雷教他的搏击技巧去了。

    打开文件袋,萧震雷抽出里面一叠文件沿着游泳池一边走一遍看了起来,这几张文件他看了一半,突然惊异道:“咦?三井洋行竟然拥有电灯公司百分之八的股权?持股人还是三井寿?这倒是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