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67章 扑空

第67章 扑空

    (感谢:赏花品玉打赏了100起币)

    看完手上这份资料之后,萧震雷得知大上海电灯公司一共有七个股东控股,其中平福持有百分之三十七的股权,是这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是一个名叫比利的英国老头,是电灯公司的大班,相当于总经理,此人拥有百分之四十二的股权,而三井洋行的三井寿拥有百分之八的股权位列第三大股东,另外四个人一起有百分之十三的股权,他们每个人拥有的股权相比前三大股东来都太少,在公司中没有什么话语权,也没有在公司中任职,只是每年召开股东大会和股份分红的时候来一下。www.00ks.com-- WWW..

    萧震雷琢磨了一下,想要达到绝对控股的目的,所拥有的股权就必须达到或超过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而即便他得到了死鬼平福的百分之三十七的股权,也距离百分之五十一还差百分之十四的股权,要再获取百分之十四的股权,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啊,萧震雷看着这份资料摸着下巴在心里不停的琢磨着如何得到那百分之十四。

    想了半天没有什么头绪,萧震雷决定还是找人调查一下这些股东的身份情况,可现在他身边能办这件事情的人只有宋世杰,可宋世杰在工地上招工,没有时间,有谁能做这事呢?他想了一下,突然一个人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秦连魁!

    由于上次在赌场赌斗三个日本赌术高手,萧震雷与秦连魁这个大状已经不陌生了,于是他立即走到书房拿起电话翻找到秦连魁的律师事务所的电话号码,拨通之后,对面传来的秦连魁的声音:“你好,我是秦连魁律师,您哪位?”

    萧震雷对着话筒笑道:“秦大状啊,我是萧震雷啊,您还有印象吗?”

    太有印象了,秦连魁心里,他的声音从话筒中传过来:“当然,我就是忘了我妻子姓什么,也不会忘了萧先生啊,上次还是托你的福让我赚了五十万两的律师酬劳费,我想着忙完这两天就去府上拜访表示一下谢意呢!想不到萧先生先给我打电话了,秦某人真是受宠若惊,对了萧先生,你晚上有时间吗?”

    “晚上?”萧震雷想了想道:“晚上应该有时间吧,怎么秦大状有事?”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请萧先生喝一杯酒,这么着吧,晚上八,我在礼查饭店层餐厅订上一桌,静候萧先生大驾光临,还请萧先生一定要赏脸啊?”

    礼查饭店可以是上海滩上最早的现代化饭店,当时初建之时,上海滩才开埠只有三年时间。它在此时的远东地区是设备最现代化的豪华饭店之一,客房4时供应热水、每间客房一部电话、具有中国最早的电梯之一、具有上海最早放映半有声电影(1908年),再早安装首批电灯、最早使用煤气,最早使用自来水,而且它的装修也相当豪华,因此在礼查饭店宴请客人在此时的上海滩可以相当高规格的招待了。礼查饭店是这个时代世界名人来上海滩时所钟爱的下榻地,这其中最著名的就有英国爱丁堡公爵和美国南北战争中的五星上将、第十八任总统格兰特将军。

    除了礼查饭店之外,在上海滩上历史最悠久,最为豪华的酒店还有汇中饭店,在190年以前,汇中饭店的前身叫中央饭店,1906年推倒旧楼重建新楼,于1908年完工,是这个时期上海滩上最高的建筑,其建筑规模和饭店设施在当时均属一流,也是第一幢安装电梯的建筑。

    萧震雷听了秦连魁的话之后心如果你真心想跟我交朋友的话还不如请我去你家里吃顿便饭。因为在萧震雷看来,能请到家里吃顿便饭的朋友才是真心的朋友,请客吃饭喝酒去饭店或酒店、酒楼的基本上属于交际和应酬,至少萧震雷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毕竟刚刚认识,虽因为一单业务认识的,但毕竟不是很熟悉,萧震雷也不好厚着脸皮要去秦连魁的家里吃饭,于是答应道:“好的,那我八准时赴约!”

    却各大洋行的大班和经理都先后去求见了葛县令,这个情况让很快让三井洋行和三菱洋行知道了,三井寿得到秘书报告之后感觉事情麻烦了,必须要想办法获得振华公司的订单。

    三井寿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正心烦之极,却听秘书来报告三菱洋行的经理铃木二郎求见!

    三井寿对于铃木二郎来见自己有些纳闷,现在哪家洋行不是在为争取振华公司的订单而努力,这个铃木二郎怎么会有空来见自己?想了想,他还是决定见一见铃木二郎。

    待秘书把铃木二郎领进来,两人一交谈,三井寿便明白了原来铃木二郎也知道了其他各大洋行向葛县令施加压力的事情,铃木二郎下午便去拜访了葛县令,可葛县令回去后按照萧震雷出的子应付了铃木二郎,这让铃木二郎发现想要获得振华公司的订单这件事情只怕走葛县令那条路走不通了,他思前想后决定前来三井洋行与三井寿进行合作,两家联手拿下这个订单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得手之后订单上的采购项目一分为二,一家占一半。

    当铃木二郎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三井寿之后,三井寿想了想也觉得两家联手毕竟实力更大,获得订单的可能性也要大一些,而且两家公司都是东洋公司,即便利润均分也是肥水没流外人田,只是三井寿还没有想出获得订单的最佳办法,这几天他已经把竞标书都做好了。

    可不走一下关系,他心里总是不放心。

    “铃木君,你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在竞标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吗?”

    铃木二郎笑道:“三井君,据我调查振华公司是一家股份制公司,现在为止只有两个股东,一个是萧震雷,另外一个英国人法斯特,法斯特这个人我查过,他是从前是一个包打听,消息很灵通,同时也做中间人,可谓是穷困潦倒,我敢保证,这股份制其实只是萧震雷的一个障眼法,他真正的目的只是利用法斯特这个洋人的身份来抵挡清廷官员的压榨,也就是振华公司完全是萧震雷一个人,也是他一个人了算!招标这件事情,其实是他不想让自己吃亏而已,我觉得,既然其他洋行的经理们都去找葛县令了,那我们倒不如去找萧震雷本人,如果我们保证支持他,他就不用怕清廷的官僚的压榨,我想他应该很乐意的!”

    三井寿将铃木二郎的话思索了一番,了头道:“不错,在想不到其他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去直接找萧震雷,成功的可能性要大一些,毕竟振华公司是他的,他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只是我们就这么去行吗?要不要带钱?”

    铃木二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道:“我已经准备好了二十万日元,如果你这边再拿出二十万日元,就有四十万日元,萧震雷虽然有钱,但他在既能买到机器的情况下又能拿回这么多钱,我想他只要不是傻子就一定会把订单交给我们的!”

    要三井寿拿出二十万日元,还真让他有些肉疼,“拿出四十万日元拿到第一期的订单是不是多了一些?可如果想拿到整个全部工程的机器采购订单又太少了!”

    铃木二郎阴笑道:“三井君,四十万日元不多,只要他把第一期的采购订单交给我们,难道他以后还能脱离我们而选择其他的洋行吗?”

    三井寿仿佛想到了什么,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很好,就按照铃木君的办法来,现在刚过晚饭时间,我想我们现在去应该可以在萧公馆见到他!”

    “那还等什么,走!”

    两人随即坐着马车赶往萧公馆,可当他们抵达萧公馆的时候,萧震雷已经坐着马车前往礼查饭店去赴秦连魁的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