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8章 聘任

第68章 聘任

    晚上八,由狗蛋赶马车,奥皮音做保镖坐在他身边,萧震雷坐在马车内,三人一起到了礼查饭店门口。wWw.00ks.com******| ..

    礼查饭店现在的主楼一共有五层,采用砖木结构,如此高的建筑在这个时代的上海滩已经是高楼大厦了,但仍然难以与六层高的汇中饭店相媲美,因此礼查饭店又在前面新建一座六层高的豪华大楼,新楼采用钢筋混凝土加砖木混合结构,目前正在紧张施工当中。

    饭店的风格为新古典主义式样,拥有繁复的大弧形拱窗以及成排的爱奥尼立柱,灰色外墙,转角处屋上建有塔楼,拥有维多利亚时期的回廊式中庭,采用开放式的天窗进行上采光。礼查饭店的历任经理大都有过做船长的经历,所以该饭店的许多设施都仿照船上的式样,如饭店的走廊,油漆得好像客轮上通向睡舱的通道。饭店的设备十分完善,在寒冷的冬季,由最新供暖系统提供暖气;在炎热的夏季,则可用大量的电风扇来驱暑降温。

    5层窗旁建有大弧形拱圈,-4层之间贯以爱奥尼克式立柱。5层以上用凸线挑出横向的层次分割层,把整个建筑分成三种情调和风格不同的层次,设计师巧妙地将它们融入一体。

    大楼内的墙面上饰有欧洲刚开始流行的大玻璃镜。大楼在黄浦滩路与北苏.州路及东大.名路的转角处均呈半圆形,有门,楼上有一座塔楼。

    在这里每天的房费是六至十二块大洋,而此时中国人在上海滩开设的旅馆最高的房费也不过二百八十文钱。

    饭店外灯火辉煌、犹如白昼一般,陆陆续续有客人来到这里准备进餐。萧震雷穿着一身雪白的西装,打着黑色的领结,头发梳理得苍蝇都站不稳,手拿着一支燃的雪茄从马车上下来,走到酒店门口,就有两个门童鞠躬弯腰行礼,萧震雷带着奥皮音这个英国大力士保镖在门童惊异的目光中走进了酒店。

    酒店的大厅十分的宽敞,今晚这里有舞会,晚上九开始,现在还没有到时间,大厅内有酒店的服务生正在布置舞会会场。

    在酒店的一楼还有酒吧、子弹房和扑克室可以供客人娱乐和消遣,这些娱乐活动为酒店带来了生意、增加了人气。礼查饭店是首家在周六和周日举行“交际茶舞”的饭店,从此,交谊舞会在上海滩这个十里洋场开始盛行起来。

    刚刚走到酒店大厅中间,就有一个侍应生走过来弯腰行礼问道:“请问是萧震雷萧先生吗?”

    “对,我就是萧震雷!”

    “秦律师已经在层孔雀大厅恭候您多时了,进您随我来!”侍应生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在前面引路,三人坐着电梯上层。

    层孔雀大厅是一个大餐厅,极为豪华和富丽堂皇,可容纳500人举办盛宴,又可兼作舞厅和交际场,其氛围很适合客居的欧洲人的高层次享受。此外,餐厅部还增设了许多间分隔的雅座。

    在侍应生的带路下,萧震雷来到了孔雀大餐厅右侧的雅间,在这里可以远眺黄埔江上的越洋巨轮和帆影,也可近观苏.州河中如梭来往的船只。在夏日的傍晚,沐浴在落日的余辉之中,感受着拂面而来的夹带阵阵凉意的江风,更是一种独特的享受。

    看见秦连魁从雅间走出来迎接,萧震雷连忙拱手笑道:“哎呀,秦律师,不好意思,萧某来晚了,让你久等了!”

    “不晚不晚,时间刚刚好!里面请”秦连魁了拿在手上的怀表着,又侧身做了一个手势请萧震雷进入雅座,奥皮音这个英国大力士身穿一套黑色西装、白衬衣、蓝领带,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双手背在身后站在雅座门口,俨然一个门神,这副后现代的保镖形象在这里确实吸引了不少前来就餐的洋人们驻足观看,这让这些洋人们还以为有什么大人物在这里用餐。

    两人对面就座,服务生很快拿着菜谱走了过来,两人分别了一份牛排、萨拉、鱼子酱等西餐菜肴,秦连魁还要了一瓶红酒。

    两人了一会话,闲聊了最近上海滩上发生的一些新闻趣事,不一会儿工夫,侍应生就将他们好的西餐菜肴和红酒一一送了上来。

    倒上红酒,秦连魁举起酒杯道:“萧先生,上次你大战三个东洋赌术高手,实在精彩至极,听你后来又在章园击败了洋人大力士奥皮音,实在大涨我国人之志气,来来来,秦某人在这里敬你一杯,另外还要感谢你上次推荐我做公证人让我获得了不菲的律师劳务费,我先干为敬!”完边一饮而尽。

    萧震雷见状也将只得将酒杯中的红酒全部喝光,秦连魁又将在两支酒杯中倒入红酒,两人连喝了三杯之后,秦连魁的脸色又些发红,显然是喝酒就上脸的那种。

    在就餐时,萧震雷一边切着牛排一边道:“秦律师,今天我给你打电话原本时想请你吃饭来着,没想到却让你先请了!”

    秦连魁笑道:“萧先生,你这就不对了,本应该就是我请你才对啊!”

    到这里,秦连魁停了下来,他意识到萧震雷给他打电话肯定是有事要找他,连忙改口道:“对了,萧先生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萧震雷放下刀叉道:“对,秦律师知道我正准备在宝山开工厂的事情吗?”

    “当然,这几天的报纸每天都在报道这事,全上海滩的人都知道了,我怎么能不知道呢?萧先生所的这件事情难道与您开工厂的事情有关?”秦连魁也放下刀叉问道。

    一起正事,两人都开始正经起来,萧震雷头道:“对,你应该也知道,我这次投资建厂房开工厂的规模不会,我准备把那那五百亩的地皮建成一个工业区,以后可能要组成一个工业集团公司,这方方面面的事情肯定是不少,其他的我倒不担心,就是担心遇到与其他工厂、清廷、租界当局和洋人之间纠纷,特别是牵涉到法律反面的事情,秦律师你在我们中国人当中可以是最早的律师之一,而且论才能和声誉在政法界都是大名鼎鼎的,所以我想代表振华公司聘请你做我们公司的法律总顾问,另外我还会请一个洋人律师做你的助手,薪资待遇方面好商量,平常没事的时候你照常可以在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上班,只有遇到与法律有关的事情才请你出面,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秦连魁一听,这是好事啊,既可以在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正常上班,又可以多拿一份薪水,还有振华公司法律总顾问这个头衔,出去也是倍有面子的,他笑道:“有如此好事,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了,承蒙萧先生看得起,我秦某人必定尽心尽力!”

    萧震雷见秦连魁答应,也很高兴,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两人都干了,萧震雷放下酒杯又道:“既然秦律师同意了,那我们就抽个时间把聘任合约签一下,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请你帮忙!”

    秦连魁连忙道:“我随时都有时间,就看萧先生的安排了,另外萧先生有什么事情就直,我现在不是振华公司的法律总顾问了吗?也应该开始做事了!”

    “哈哈哈!”萧震雷大笑起来,随即扭头对雅座外喊了一句:“奥皮音,把东西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