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60章 邂逅

第60章 邂逅

    (感谢:游龙戏凤abc打赏了588起币)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个声音简直就是与一个洋人的洋话没什么两样,话音落下后,奥皮音手一松,那少爷便掉下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一摔也摔得他不轻,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哎哟!”

    奥皮音转身对着萧震雷弯腰鞠躬行了一个礼之后退到了一边,这让周围的人都不由有些震惊,让一个洋人做一个中国人的手下在这个时代是极为罕见的。www.00ks.com

    萧震雷夹着雪茄走过来皱着眉头看着地上已经吓得尿湿了裤裆的纨绔,指着那两个跟班厮道:“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废物带走?马上滚蛋!”

    “是是是,谢谢先生,我们立马滚蛋,马上滚!”那两个厮立即爬起来架住那少爷就往外面跑,很快上了门口一辆马车离去。

    刚刚被这场闹剧搞得舞会都不得不停下来,过来看热闹的名流们和洋人们都很快散去,音乐又再次响起,舞会也重新开了起来。

    王亚男打量着萧震雷,却被身后的陈碧瑶拉扯了一把,王亚男顿时有些脸红,她反应也很快,连忙对萧震雷道:“这位先生,刚才真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那位洋下人,我们就要被那恶棍侮辱了,谢谢啊!”

    “谢什么谢,就算不认识,遇到这种事情也应该站出来阻止的!”萧震雷笑着摆了摆手,又道:“对了,你们是哪家学校的学生?怎么会来这里?”

    “我们是震旦学院的学生!”王亚男还没有话,程碧瑶就率先了出来,这惹得王亚男翻了一阵白眼。

    “震旦学院?原来你们是震旦学院的学生,好像是在罗家湾吧?距离这里可不近,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礼查饭店在上海滩的地理位置在这个时期比较偏僻,又是在苏、州河与黄埔江交汇口的北面,而租界的闹市区是在公共租界的中区和法租界一带,萧震雷这么问也是有道理的。

    王亚男扭扭捏捏道:“我、我们路过这里!”

    萧震雷闻言笑了笑,也没有戳破王亚男的谎言,“既然来了,就进去玩一下,我请两位姐喝一杯酒,不知道两位姐可否赏脸呢?”

    “啊?喝酒啊?喝酒我们可不会!”程碧瑶连忙摇晃着脑袋,两根麻花辫子甩得煞是好看。

    萧震雷又道:“既然不会喝酒那就不喝,我请两位姐进去跳上一曲,这总可以吧?”

    程碧瑶看向王亚男,显然在她们两个中间,一向是以王亚男最有主意,王亚男微红着脸,看了看萧震雷,居然有些羞涩地了头。

    萧震雷见状侧身将手一伸:“两位姐,请!”

    三人在舞厅旁边酒吧要了一个雅座,就在舞池的边上,奥皮音则背着双手站在三人身后,大厅里播放舞曲,灯光有些暗淡,奥皮音也把墨镜给摘了。

    两个女孩不喝酒,萧震雷就让侍应生给她们每人送来一杯果汁,尽管这个时代没有榨汁机,但厨师们还是有办法从水果中把果汁给弄出来。

    三人了一会儿话,也彼此知道了对方的名字,也知道对方是哪里人士,虽然两个女人都没有想起萧震雷是何许人也,但还是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下一首舞曲响起时,萧震雷站起来邀请王亚男跳舞:“王姐,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平时大大咧咧的王亚男这次显得很是羞涩,扭扭捏捏声道:“我、不会跳,我怕踩着你的脚!”

    “没关系,我教你,没有谁是生下来就会跳舞的,来!”萧震雷着也不容王亚男反对,直接拉起她的手将她拉入了舞池内。

    伴随着舞曲的节奏,萧震雷教王亚男跳着,刚开始王亚男总是踩着萧震雷的脚,不过她人很聪明,反应也很快,很快就熟悉起来,踩萧震雷的脚的次数也渐渐少了,虽然到这首舞曲的最后她还是有时会乱了步调,但已经学得很不错了。

    两人下来之后,王亚男脸色通红,额头上还有些汗珠,显然是刚才跳舞时急的,不过她的精神很好,有些兴奋,她鼓动着程碧瑶也去场上跳一跳,也有一两个男士过来请程碧瑶,不过她都拒绝了,后来王亚男让萧震雷请程碧瑶去跳,程碧瑶才勉强答应。

    从舞池中出来的时候,程碧瑶也是一身大汗,她看着奥皮音突然想起来奥皮音就是前段时间在章园摆擂台拳打中国人的英国大力士,立即惊叫起来:“你、你是那个英国大力士奥皮音?”

    由于她的是中文,奥皮音也听不懂,一脸的茫然,萧震雷回头看了一眼,笑着对两个女人道:“没错啊,他就是在章园摆擂的英国大力士奥皮音,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早就认出来了!”

    “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程碧瑶着,突然又指着萧震雷道:“对了,你的名字叫萧震雷,难道你就是那个打败奥皮音的英雄?”

    这话也让王亚男顿时睁得大大的,看向萧震雷的目光中也充满疑问、惊讶和欣喜。

    萧震雷摸了摸鼻子笑道:“英雄算不上,比我厉害的人多了去了,我也只是恰逢其会罢了,比如原来与奥皮音约好了明年春比武的津门大侠霍元甲霍师傅,他就很厉害,别一个奥皮音,就是十个奥皮音也是菜一碟!”

    这话让程碧瑶极为兴奋,她高兴得跳起来,活像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原来还真是你啊,太好了,如果我们的同学知道我和亚男认识你,她们一定会羡慕死我们的!”

    萧震雷心原来我在这十里洋场还有不少粉丝,这还真是有荣幸!

    三人休息了一会聊了一会儿天,萧震雷又陪两个女孩分别跳了几曲,两个人女孩的悟性都不错,很快都学会了跳这种交谊舞。

    交谊舞会散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大约深夜十一多,萧震雷:“两外姐,这么晚了,你们怎么办?要不我给你们在楼上开一间房?只要你们晚上不随便开门,我们想这里应该很安全,如果你们要回学校的话,我送你们去,反正也是顺路!”

    王亚男低着头声道:“住饭店还是不要了吧?我可从来不在饭店过夜!”

    “那我们还是回学校吧?”程碧瑶道,但又想起现在时间太晚了,连忙摇头:“不行不行,现在学校早关门了,如果我们现在回去,被韩老头(韩绍康,教会法国籍教士,震旦学院校长)知道了肯定会拉着我们去唠叨一番,我最受不了他了!”

    萧震雷笑道:“既然你们不肯住饭店,又回不了学校,不如去我家过夜吧?”

    两个女孩闻言大羞:“啊——”

    萧震雷连忙道:“别误会,别误会,我家里可不止我一个人,还有花匠、厨娘、佣人、护院,房间很多,两位姐想住哪间就住哪间!再了,我也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不是?”

    两个女孩互相看了一眼,犹豫了良久才答应去萧震雷的家里过夜,但严重警告他不许把这件事情出去。

    (求三江票啊,弟兄们,下午两到第二天下午两是领取三江票和投票的时间,别让弟我垫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