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1章 上门

第71章 上门

    (感谢:神圣之亡打赏了1888起币)

    马车在萧公馆门口停下,狗蛋跳下马车去拉响门口的门铃,奥皮音下车四处张望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www.00Ks.com没过一会儿工夫就见周传东过来打开了大铁门,狗蛋驾着马车进了别墅内。

    “咦,怎么是这里?”程碧瑶通过撩起的门帘看见眼前这栋洋楼惊异地了一句。

    萧震雷闻言问道:“程姐以来来过这里?”

    “没,没有!”程碧瑶连忙否认,脸色有些不自然。

    马车在洋楼门口停下,这次周传东也锁好大铁门走了过来,佣人吴妈也从洋楼内走出来站在了大门口迎接,萧震雷从马车上跳下来将两个女孩子扶下马车给他们介绍了一下,然后对吴妈道:“吴妈,这是王姐和程姐,她们俩今晚在这里过夜,你给她们收拾两间干净一的房间!”

    吴妈答应:“好的,先生!”

    夜半,王亚男刚刚洗漱了一番准备睡觉,这时有人在外面敲门,王亚男吓了一下,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她以为是萧震雷,既希望是他又有些害怕,轻轻走到门口问道:“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慌乱的女声:“是我!”

    原来门外的是程碧瑶,王亚男连忙打开房门,就见程碧瑶一脸害怕的模样从外面钻进来,等她进了房间,关上房门反锁住,王亚男松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转身问道:“碧瑶,你怎么啦,一脸的慌张的模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程碧瑶拉着王亚男坐在床沿神情有些惊惧地道:“亚男,你知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刚才在外面大门口的时候我连续给你打眼色你怎么没看见呢?”

    王亚男一头雾水:“怎么啦?这里难道有什么奇怪的吗?”

    “这栋别墅可不简单,我跟你…….”程碧瑶三言两语就将萧公馆以前发生神秘死亡事件的经过从头到尾了一遍。

    王亚男听后笑道:“碧瑶,我觉得你太紧张了,而且也太迷信了一些,你要知道我们是新时代的女性,怎么能相信这些无稽之谈的东西呢?就算你的是真的,可萧先生他们在这里已经住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也没见发生什么闹鬼的事情呀,我看你是自己吓自己,别信那些报纸上的!”

    程碧瑶还是有些害怕,她道:“好吧,不过亚男,我能不能跟你睡?”

    王亚男见她这副样子,不禁有些好笑:“行,但你不许挠我的痒痒!”

    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女孩很早就起来了,早饭都不吃就来向萧震雷告辞,萧震雷正在草坪上练武,周传东和奥皮音两人也在,三人进行对练。

    “两位姐这么早就起来了啊?”看见两个女孩走过来,萧震雷停下打招呼。

    王亚男笑着道:“是啊,萧大哥,你们不是更早吗?对了,还没有吃早餐吧,稍等一下,桃姐应该把早餐做好了”。

    王亚男连忙道:“萧大哥,我们不吃早餐了,我们是来向你告辞的,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要赶到学校去上课,如果吃早餐的话,我担心上课会迟到!”

    “这样啊!”萧震雷想了想道:“可早上不吃东西也不行啊,我让桃姐给你们包一些心,你们在路上吃!”

    “真的不用了,时间不够了,谢谢你,萧大哥,我们走了!”王亚男着也不让萧震雷继续下去了,而是直接拉着程碧瑶转身就走。

    萧震雷见两个女孩执意现在就走,于是只得对周传东:“传东,你快去让狗蛋准备马车,送王姐和程姐去学校!”

    “好的,先生!”

    萧公馆外远远来了两辆马车在门口停下,三井洋行经理三井寿和三菱洋行的铃木二郎同时从各自的马车上下来,铃木二郎看着公馆内道:“三井君,我们今天来这么早,我想我们应该能够见到萧震雷吧?”

    “希望吧!”三井寿了头向大铁门走去,“走,过去拉门铃!”

    两人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拉门铃,就见大门从里面打开了,一辆马车从公馆内出来,两人急忙让路,马车经过身边时,三井寿通过马车的车窗看见了两个女孩坐在马车内,靠车窗的女孩,他竟然认识。

    “这个女孩这么早怎么从萧公馆出来?难道她和另外一个女孩昨晚就在萧公馆过夜?”看着马车逐渐远去,三井寿忍不住嘀咕起来。

    铃木二郎有些诧异,“怎么?三井君认识车内的女孩?”

    三井寿道:“我只认识靠窗户的那个,她叫程碧瑶,是裕盛纺织厂老板程裕盛的女儿,听她在震旦学院读书,裕盛纺织厂与我们三井洋行有生意往来,一次去他们家作客时见过一面!”

    “哦?原来是这样!”铃木二郎了头,若有所思道:“那么她与萧震雷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们还是先去见见萧震雷吧!”

    后院草坪上正在练武的萧震雷听见周传东走过来道:“先生,外面来了三井洋行的经理三井寿和三菱洋行的铃木二郎,他们昨天晚上就来过,只不过那时您已经去了礼查饭店,您和两位姐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因此我就没有告诉您这件事情,没想到他们今天这么早又来了,您要见见他们吗?”

    “三井寿?”萧震雷听了之后心中一动,思索一番后道:“你把他们带到客厅就座,让吴妈送上茶水,我吃完早餐就过来!”

    “好的,先生!”

    萧震雷用毛巾将身上的汗水擦干,又跳进游泳池里游了几个来回,这才爬起来进了洋楼,吃了早餐之后已经过去了半个时,正当三井寿和铃木二郎两人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才出现在客厅的门口。

    “哈哈哈,是三井先生和铃木先生吗?鄙人耽搁了一会,让两位先生久等了,恕罪恕罪!”萧震雷的人还没有出现,声音就传了过来。

    两人听见声音,再扭头一看,见萧震雷走了过去连忙站起来鞠躬行礼道:“没关系,没关系,这么早过来打扰萧先生,是我们唐突了!”

    “呵呵,两位先生请坐!”萧震雷做了一个手势,待两人坐下之后他才坐下问道:“两位先生都不是闲得无聊的人,这么早过来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两人闻言互相看了一眼。三井寿开口道:“确实,萧先生,我们有很很重要的事情想和您谈,不知道这里是否有隐秘之处?”

    萧震雷心中冷笑,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头道:“好吧,我希望对我而言是好消息,请跟我来!”

    两人跟着萧震雷来到了书房,萧震雷吩咐吴妈重新送来三倍茶水,然后吩咐周传东在外面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他反锁住房门走到铃木和三井寿对面坐下道:“好的,两位先生可以了!”

    还是由三井寿先开口,他道:“萧先生,想必您也知道,由于您召开了招标会,让各大洋行的经理们都有些坐不住了,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除了我和铃木君已经把您所需要的招标书做好了之外,其他洋行没有一家打算做竞标书,他们都企图通过其他的办法获得您的采购订单,这些天他们一个个都往葛县令家里跑,我想萧先生肯定不会没有得到消息!我们知道萧先生您才是振华公司的老板,只有您的话才算数,对于您的工厂所需要工业机器生产设备,我和铃木的公司都无法单独全部以最优厚的条件给您搞到手,但是我们两家却可以联手接下这份订单,而且我敢保证我们给的价格是其他所有洋行都不能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