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72章 互坑

第72章 互坑

    萧震雷静静地听完三井寿完,这中途他没有打断或者插话,他虽然事先料到两人来这里的目的,但知道他们亲口出来,他的心里才笑了起来。Www.00kS.cOm③③③③,↗.■.c⊥om

    这是你们自动上钩了,我可没逼着你们自己钻进来,萧震雷心里嘀咕着,面无表情了头,问道:“所以呢?”

    三井寿站起来鞠躬行礼道:“请萧君把这份订单交给我和铃木君做吧,我们一定不会让您吃亏和失望的!”

    萧震雷拿过雪茄盒打开做了一个手势,三井寿和铃木两人同时道了一声谢谢,依次拿了一支,剪去头部之后燃,三人开始了吞云吐雾。

    萧震雷吸了两口后道:“三井先生、铃木先生,我了解过你们两家洋行,从实力上来,如果你们两家洋行真的联合起来确实有能力接下这笔订单,不过我凭什么把这笔订单给你们呢?你们又怎么保证给我弄来的工业生产机器设备是现今最先进的呢?”

    这次铃木二郎接过话题,道:“萧先生,我敢以人格担保,其他洋行绝对不会把他们本国最先进的机器卖给您,原因是他们要凭借那些最先进的机器让他们本国保持世界领先地位,而我们却可以将我国最先进的机器卖给您,因为相对于他们本国的机器,我们的机器在科学技术的先进程度上稍有不如,可比他们能卖给您的又要先进一些!他们担心技术泄密,而我们不同担心技术泄密。另外,我们来这里是有着很大诚意的,这是我和三井君一的意思!”着从口袋里拿出两张支票放在桌子上推过去。

    一张二十万,两张四十万,日元!萧震雷看着桌子上的两张支票有些傻眼,心这两个东洋鬼子到底唱的哪一出啊?他们为了获得订单竟然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收买我?我擦,这两个家伙的脑子秀逗了吗?我是老板啊,我会收受别人的贿赂来坑我自己吗?

    心中极为愤怒,刚想起身将两人轰出去,但萧震雷很快改变了这个想法,他心想既然这两个东洋鬼子送钱给他用,他何不收起来呢?对于这种想在中国捞好处的东洋鬼子,能坑一把是一把,而且还要坑得狠一。≧≧≧≧,+.︽.c↗om

    萧震雷在此之前也派人打听过三井寿和铃木二郎这两个人,他们都是来上海滩不久,对这边的情况还不是特别的了解,与他们打交道的大多是清廷的官员,很显然他们是把他当成了清廷官员一样的人来对待了,想用钱来收买他,可他们忘了他不是清廷的官员,而是一个私营老板,怎么可能收别人的钱来自己坑自己?

    萧震雷脑子里一转,很快便有了主意,他笑着摇头道:“想不到两位的诚意这么大,只是我不能收这笔钱,你们应该知道,在我们这里可跟其他地方不同,我们这里很多事情都是父母官了算,也就是葛县令,如果他不同意我把订单交给你们做,我也没办法,因为我不可能得罪他,否则的话,我的工厂就开不下去,他一句话就随时可以让我的工厂关闭,你们我怎么能够把订单给你们呢?”

    听了萧震雷的话,铃木和三井寿相视一笑,铃木二郎立即道:“萧先生大可以放心,只要你同意把订单给我们,我们就会去求见大日本帝国驻沪领事宫本先生,宫本先生与我们三井洋行和三菱洋行的关系匪浅,有了他的支持,您根本不用怕葛县令,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如果萧先生愿意的,我们可以对您进行实质性的支持,我们三井洋行和三菱洋行可以入股您的振华公司,这样一来,清国的官员就更加不敢对付您了,您还可以借助我们的渠道将你工厂生产的机器卖出去,我想一定会很有市场的”。

    三井寿也在一旁帮腔道:“是的是的,萧君,如果有我们大日本帝国做您的后盾,谁都不敢把你怎么样,有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支持,您的公司很快就会发展壮大,生意会越做越大,您就等着数钱吧!我举一个很成功的例子,您知道裕盛纺织厂吧?这家纺织厂的老板是程裕盛,当初他的作坊只有几台纺织机,女工只有三两个,短短几年的时间发展到几百台纺织机,进千纺织女工,这都离不开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支持啊,今年棉布、棉纱都不紧俏,而程裕盛却收购了大量的棉花做原料,可生产出来的棉纱都没人要,大量囤积在仓库里卖不出去,如果不是我们三井洋行帮忙处理了一大批的话,他的裕盛纺织厂就因为周转不灵而倒闭了!听到现在为止他还欠着纺织厂里几百女工的工钱没给呢!”

    三井寿的前面的那些话他没听见去,却是裕盛纺织厂的事情让他上了心,这家工厂竟然是日本人扶持起来的?难道日本人在其中占有股份?

    萧震雷抽着雪茄思索了一番,没有动桌子上的两张支票,瞟了一眼之后慢慢道:“把订单给两位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钱还不够,我还有一个条件,如果二位如果能答应这个条件的话,我不仅把第一期的订单给你们,以后的三期订单都给你们,不知道二位意下如何?”

    三井寿和铃木二郎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眼中巨大的喜悦,两人连忙同声问道:“不知道萧先生还有什么条件?请您尽管!”

    萧震雷抽了一口雪茄吐出烟雾问道:“三井先生,我听你拥有大上海电灯公司的百分之八的股权?”

    三井寿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头道:“是的,萧先生!我持有这家公司百分之八的股权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萧先生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难道您的意思是?”

    “没错!”萧震雷笑道:“我就是想要这百分之八的股权,我已经找人算过了,以现在大上海电灯公司的市值,您占有的那百分之八的股权价值还不到三万两,这笔钱比这桌上两张支票的零头都少,不知道三井先生舍不舍得割爱?”

    “这……”三井寿犹豫了,他不是舍不得这钱,只是那百分之八的股权是他私人持有,与三井洋行并无关系,而且他很看好那家电灯公司的前景,他认为日后电灯的普及率会越来越高,会有越来越多的家庭使用电灯,要大规模普及,那么那家电灯公司就具有非常大潜力,所以他只是舍不得那百分之八的股份。

    铃木二郎见状急忙伸手扯了扯三井寿的西服燕尾,示意他马上答应,可三井寿始终犹豫不决,铃木二郎只能对萧震雷道:“萧先生,我需要跟三井先生沟通一下,您能给我们一时间吗?最多十分钟,可以吗?”

    萧震雷笑道:“当然可以!”罢便起身出去。

    也不知道铃木二郎怎么服了三井寿,或者他们两个之间又达成了什么协议,反正萧震雷再进来的时候,三井寿终于还是答应将那百分之八的股权转让给萧震雷,只不过这是送的,不要钱。

    当然为了防止萧震雷收了钱之后变卦,三井寿提出,由他和铃木二郎先收回两支支票,不过为了表示诚意,他可以先把电灯公司的百分之八的股权先转让给萧震雷,萧震雷考虑了一番便答应下来,三人约定明天就找律师来签股权转让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