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大上海1909 > 第73章 前往

第73章 前往

    (感谢:波林神尊打赏了100起币)

    秦连魁的办事效率很快,当第二天萧震雷打电话给他,请他过来处理与三井寿的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时,他就带来了萧震雷让他调查的资料。www.00Ks.com◎★◎★◎★◎★,¢.≠.c⊥om

    与三井寿的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得很顺利,为了能够得到振华公司的这笔订单,三井寿也算是下了大血本,只是三井寿为了防止萧震雷拿到钱之后变卦,因此收回了两张二十万日元的支票,要求在下一次召开投标会的前一天才能将那两张支票交给萧震雷。

    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完成之后,萧震雷和秦连魁送走了三井寿以及铃木二郎,两人才转身回到洋楼内,两人在沙发上重新坐下,秦连魁拿出一份调查报告递给萧震雷道:“萧先生,您要调查的事情已经搞清楚了,全部都在这里!”

    萧震雷接过报告也没看,问道:“这么快?”

    “时间就是金钱嘛!我找的私家侦探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这份调查报告我也看了,情况基本上属实!”

    “哦?”萧震雷着打开了牛皮纸文件袋抽出一叠纸,开始一页页认真看起来,不一会就看了,放下资料道:“这些人当中平福这个第二大股东已经死了,如果没有其他的意外,他的股份很快就会归于我的名下,而刚才第三大股东三井寿也把他拥有的百分之八的股权转让给我,我则拥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成了电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原本的第一大股东比利占有百分之四十二的股权,成了第二大股东,除了我们两个之外,还有四个股东占有百分之十三的股权,而其中三个人不再上海滩,只有一个名叫罗伯特的股东在上海滩,这个罗伯特的另一个身份则是地磅橡胶公司的老板,等等,地磅橡胶公司?橡胶公司?橡胶?哎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萧震雷着一拍大腿站了起来。

    尽管萧震雷对清末事情的历史不怎么熟悉,但是对于1909年至1910年发生的橡胶股灾还是知道的,这次股灾造成了一次巨大的金融风暴,就因为这次的橡胶股灾引发的金融风暴,抽干了清廷最后的血液,使得清政府到了破产的边缘。

    早在190年,英国人麦边即在上海开设了一家以经营橡胶园为主业的兰格志拓植公司,而到了年底时候,在东南亚开设橡胶公司的将会达到了一百多家,总部设在在上海滩上的近四十家,其中以兰格志、斯尼王、皮瑞克、卡鲁蒙篷等橡胶公司的实力要强一些,而地磅橡胶公司只是一家公司。

    秦连魁见萧震雷的神情有异,问道:“萧先生,你怎么啦?”

    “噢,没事,没事!”萧震雷反应过来,连忙道:“秦律师,你对股票熟悉吗?特别橡胶股票?”

    秦连魁不明白萧震雷为什么突然问起橡胶股票的事情了,不过他在来之前对地磅橡胶公司做过一些了解,毕竟调查资料上的罗伯特是地磅橡胶公司的老板,他道:“不瞒萧先生,我就是一个股民,平时除了在事务所里上班和在赌场里玩几把之外,我也没有其他别的爱好,最近听橡胶股票能挣钱,我就抱着试试的态度买了一些,没想到我买的橡胶股票竟然涨了,以前留学的时候我在国外也听人起过股票,做过一些了解,但到精通或者研究,我就完全是门外汉了,我想萧先生是想问地磅橡胶公司的情况吧?”

    萧震雷头道:“对!”

    秦连魁听了突然眼睛一亮,问道:“难道萧先生是想把罗伯特手上的电灯公司的百分之六的股权收购过来,从而达到对电灯公司绝对控股的目的?”

    “呃?”萧震雷一愣,随即笑起来:“哈哈哈……秦律师果然不愧是头脑灵活之人,我的谋划一下子就被你看穿了,是的,这就是我的目的!”

    “原来真是这样!”秦律师了头,随即起了地磅橡胶公司的情况:“在来之前我做过一些调查,罗伯特这个人今年三十九岁,是一个德国人,这人以前在远洋轮船上做大副,后来不做大副来了上海滩,将近两年时间在格兰志公司上班,这几年橡胶行业发展迅速,随着汽车行业的发展,世界各地对橡胶的需求也越来越大,罗伯特也是看到了这个前景才从兰格志公司出来自己单独做,去年六月,他向德华银行贷款100万马克,又向华俄道胜银行贷款不下于两百万卢布,在东南亚买了几个橡胶园,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就是地磅橡胶公司,公司开起来之后,他随即向外界发行股票以达到融资的目的,刚开始发行的股票面值为二十元(银元),现在的市值基本上翻了一倍还多,大约五十一两,尽管看起来股票的市值升值很大,可相比其他橡胶公司的股票升值的情况而言就相差太多了,现在已经快到了五月份,距离六月偿还银行贷款的期限只有一个多月,罗伯特新发行的股票还有很多没有卖出去,融资的金额还不足还清银行贷款,如果不能还清贷款,我估计他很快就会破产,现在他应该很心急,我想这对于萧先生来,应该是一个好消息和不错的机会!”

    萧震雷听了心这真是天助我也!只要罗伯特不想破产,只要他想把地磅公司发行的股票卖出去,他就必须要把电灯公司的百分之六的股权卖给自己,而自己则可以趁机进军橡胶股票市场,凭借着自己在未来对这次橡胶股票市场的先知先觉大捞一笔。

    思索了几秒钟,萧震雷问道:“秦律师,我对电灯公司志在必得,不知道秦律师现在有空吗?如果得空的话,陪我去一趟地磅公司如何?”

    萧震雷是老板,而秦连魁是员工,虽然这个员工的自由程度比较高,但老板发话了,员工还得听从,秦连魁笑道:“只要萧先生有任何吩咐,我随时都有时间!”

    萧震雷战起来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地磅橡胶公司会会罗伯特!”

    两人坐着马车很快赶到了地磅橡胶公司,地磅橡胶公司确实不是什么财大气粗的公司,罗伯特将从银行贷来的钱款绝大部分去东南亚购买了橡胶园了,而剩下的钱就只能在租界租下一栋两层的楼作为办公楼以及维持公司的日常运转。

    相比其他很多在上海滩挂牌的橡胶公司而言,罗伯特算是一个比较有良心,而且是一个对股民比较负责的公司老板,至少他在东南亚有几片自己的橡胶园。而这个时期把总部设在上海滩上的多家橡胶公司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在东南亚有成熟的橡胶园,一些洋行在门口高挂“代客买卖各种橡皮股份”的牌子,吸引各路人等前来炒作。这些公司鱼龙混杂,有的已在当地购买了橡胶园,只需等待出胶甚至已经开始出胶;有的刚刚购买土地,树苗还没种下去;也有的根本没去过东南亚,只是在地图上找了几个名字,就开始在上海滩招股。他们一般都是先取得驻上海滩上的外国银行的支持,然后在报纸上大做广告,极力宣传公司的美好前景,并声称它的股票可以在外国银行按票面价值押借现款,从而不仅赢得上海华商的信任,连在上海滩的洋人、洋行也大量卷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