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83章 纵论天下

第83章 纵论天下

    待萧震雷从门口回转之后,立即就有大佬笑问:“萧贤侄,老夫倒是很好奇,你是如何让她们两人之间不心生醋意的呢?要知道让两个女人和平共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老夫在这种事情上一直是束手无策,大伤脑筋啊”。www.00Ks.com

    旁边立即有人大笑起来,萧震雷笑道:“倒不是我有什么办法,我也不知道她们两个之间会相处得这么好,实话,今天还是我跟她们见第二次面呢!”

    再坐的不少商界闻人都喜欢和萧震雷亲近,也想着和他拉近关系,不为别的,只为他正在筹建振华公司,要知道这第一期工程投入达到三百万两,这可是一笔庞大的投资,尽管再坐这些人都是上海滩的商界名人们,但他们当中家底达到三百万两的少之又少,此时的上海滩上真正有钱的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而是做烟土、军火生意的土财主们,那些土财主躲在暗地里闷声发大财,例如走私烟土的卢家胜就是这样的土财主,黑白两道都有生意的严老九就是这种土财主。

    在坐的这些商界大佬闻人们想要跟萧震雷做生意,因此就必须跟他拉近关系,建造工厂需要用到很多建筑材料,例如砖瓦和水泥,在这些人当中,水泥厂老板刘鸿生就像从萧震雷这里接到订单,有五金生意的朱保三也想从萧震雷这里拿到一些订单,从事火油行业的丁钦业、徐文翁也想从萧震雷拿到订单,其他如:从事铁业、械器业的祝兰舫、项如松,做木材厂的曹予翁等人都想从萧震雷手里拿到订单。

    在这个房间的上海滩大佬中,唯有陈琪美的年纪最,在商界中,他的名声不显,论资历他与这些人相比都太浅,辈分也低,可他才是这里的主事人,虞恰卿、王一廷、沈曼云等人都是他介绍加入同盟会的,而他又通过这些人认识、结交了李评书、朱保三等商界闻人、社会名流,推动他们赞助革命,想要逐步掌握商会、商团武装等,使同盟会在上海有比较扎实的社会基础。

    陈琪美拉着萧震雷了一大堆话,无非就是套近乎,想将两人的关系拉近,经过一番畅谈,萧震雷也察觉到了陈琪美的意图,可能是想要吸纳他进同盟会,这段时间陈琪美可是干了很多事情的,他一方面帮助霍元甲筹备精武会,另一方面也在从多方面了解萧震雷,他甚至还派人去萧震雷的老家了解情况。

    果然了,待两人了大约半个时,陈琪美便道:“萧贤弟嫉恶如仇,不满洋人欺压我中国之人,我是很清楚的,这一从贤弟赌斗东洋三赌术高手,击败西洋大力士几件事情就可以看出来,从这些事情可以看出贤弟是心系家国之人,不知萧贤弟对各地革命党人发动起义的事情怎么看?对现如今清廷残酷压迫、盘剥百姓怎么看?”

    萧震雷抽了一口烟道:“清廷统治我中国已经二百余年,到了如今已经是病入膏肓,这不仅仅是清廷内部出了问题,还有我们中国整个社会都出了问题,至于这些年革命党人在各地发动的起义,以我的看法是勇气可嘉,不过他们屡次失败也是正常的!”

    听了萧震雷的这番论调,陈琪美有些不高兴,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问道:“愚兄有不明白,何解?”

    房间里这十几二十多个上海滩的诸位商界闻人、大佬们见萧震雷出这番话,又竖起耳朵,看着他,想听他如何下去。

    萧震雷继续道:“随着西洋人出现在我们中国人的视野中,我国人的思想也在慢慢发生着变化,思想活跃的一批人开始不甘被清廷继续进行愚昧的统治,这些人就是革命党人,例如同盟会、中兴会、光复会等等这些组织,这些人又影响着许许多多人,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开始觉醒,他们开始不甘被满清统治,为什么不甘继续被满清统治?因为他们看到了现如今的老百姓吃不饱、穿不暖,他们想要改变这种现状,我们中国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主要是因为我们中国存在着几个主要矛盾,第一是朝廷和地方之间的矛盾,表现在地方权力过大,朝廷已经渐渐失去了地方的控制力;第二是人民和封建统治阶层之间的矛盾,体现在农民和地主、官僚、士大夫之间的矛盾以及工人和工厂主之间的矛盾,土地、财富等生产资料被极少数人占有大部分,绝大数百姓没有田地、没有财富,贫富差距太大;第三是百姓和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帝国主义通过对清廷施压来剥夺百姓的利益,这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二个矛盾,百姓和统治阶层的矛盾才是重中之重,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土地兼并严重,社会财富被大量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老百姓没饭吃、没衣服穿就要造反,只要解决了这几个主要社会矛盾,我们中国就会强盛起来!”

    萧震雷到这里停了一下,朱葆三拍掌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茅塞顿开,茅塞顿开啊,听萧贤侄这番话,犹如黑暗中人看到了黎明的一丝曙光!”

    李评书等人看向萧震雷的眼光都不一样了,他们没想到萧震雷年纪轻轻竟然有这等见识,能有这种见识之人绝对是有大智慧之人。

    萧震雷喝了一口茶之后继续道:“洋人打败了清廷,要清廷割地赔款,清廷没办法,想要继续保持统治地位就不能得罪洋人,割地好解决,反正地多得是,可赔款就成了问题,清廷那些官老爷们当然是不想自己掏腰包了,只能把巨额的赔款平摊到每一个百姓身上,于是各种苛捐杂税就多了起来,朝廷找地方摊派,地方找百姓摊派,这就是如今的现状,百姓比从前更苦了”。

    众人听得连连头,陈琪美不置可否,问道:“那贤弟对各地革命党人发动起义的事情怎么看呢?为什么值得同情,而他们失败又是必然的呢?”

    萧震雷抽着烟,一阵吞云吐雾之后道:“孙先生是革命的先行者,他长期在国外,看到了列强的强盛,看到了生活在列强国家百姓们的自由,他领导的革命运动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清廷脆弱的统治,要知道每一次起义都必然伴随着无数革命志士的牺牲,伴随着无数人抛头颅洒热血,也许这当中有些人是抱着投机的心态,但是绝大部分革命党人都是抱着一颗为民请命之心的,否则的话,谁愿意整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难道这些人的举动不值得同情吗?然而他们这些年的起义都失败了,这又是必然的,上天并不因为他们值得同情就让他们成功,我分析过他们失败的一些原因:第一,革命党人的组织太过松散、不严密,容易泄密被清廷密探抓捕;第二,革命党人当中成员太过复杂,良莠不齐,而且不少人是抱着投机的心态加入的,这些人没有坚定的革命之心,如何能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满清的走狗干战?第三,武器装备奇缺,清廷密谈、走狗、军队都是洋枪大炮,而起义军呢?大刀长矛,怎么打?第四,革命党没有自己的武装、没有经过统一训练的富有作战能力的军队、没有坚决服从领导的军队,如何打得过清廷?就凭以上四,就足以他们是必败的,清廷虽然摇摇欲坠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豺狼都知道临死反扑呢,更何况是不愿意失去统治权的满清朝廷?”

    萧震雷完之后,房间里鸦雀无声,过了良久,李书平、虞恰卿、朱保三等人才回过神拍手鼓起掌来。